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九章:酱油
    如果说波风水门是个雷厉风行的人,那么蛇叔就是个说干就干的人。

    任务砸下来的当天晚上,就以师徒彻夜详谈,一解相思愁作为借口,各自留下影分身做样子,蛇叔叫了犬冢獠,做贼一样悄悄潜出了营地。

    “按照计划,变成云忍吸引注意,持续时间至少要半个小时。”

    潜出营地,往西北方向一路疾行,约莫走了有百来里的样子,蛇叔开始吩咐。

    烟暗中,犬冢獠默默点头示意收到。

    他没有去怀疑蛇叔此行到底能不能找到目标。

    相信以蛇叔的能力跟人脉,想要确认岩忍运送雷影尸体的队伍,还是很容易的。

    嗯,至于为什么明明在汤之国战死的雷影,会被岩忍运送到田之国来,这是一种礼节跟尊重的问题。

    互不相辱算是五大国虽无明文,实则都会互相遵守的一种潜规则。

    战争,谁都可能死,谁都可以死,但你不能侮辱战死者的遗体。身份非同一般者,战死之后,遗体需要移交,否则不死不休!

    忍界的秘术千千万,能从尸体上得到情报的方法不要太多。

    如果大家都互相针对敌对高层人员猎杀,以此来获得情报,那谁特么当了领导还有安全感?

    所以岩忍虽然干死了雷影,但却不敢对遗体做什么特殊处理。

    怎么得到的,保持原样不变送回去。

    雷影是云忍的最高领导,这个身份真是再特殊不过。

    本来杀了雷影就已经激起了云忍的斗气,如果遗体还不还回去的话,云忍指定就要暴走。

    只雷影的遗体,就能把云忍的一切暴露个七七八八。

    这绝对不能忍!

    岩忍的团结,碰上天不怕地不怕的武斗派云忍,实际上刚硬程度也就是半斤八两。

    谁也不憷谁,谁也不让着谁。

    因而仗要打,规矩也不能破。

    把一切都收敛在一个可控范围之内,这样你好我好大家好。

    于是蛇叔带路跑到田之国东北方向来也就没什么奇怪的了。

    不过,走了一路,犬冢獠始终都觉得,蛇叔硬要拉他来做这件事,是典型的拉人下水跟临时起意。

    你都能确认雷影尸体交接进程了,还找不到一个扮演云忍吸引注意力的人?非要我来承担这份责任才可以?

    而且你就知道,我会好巧不巧的在行动来之前突然出现?

    蛇叔你说你现在这样,不是拉人下水跟临时起意,简直说不过去好吗。

    不过,看破不说破,大家心里了然就好。

    要的就是这份默契,大家来愉快的互相伤害啊!

    因而犬冢獠全程沉默,配合到位。

    蛇叔不想讲道理的时候,作为弟子最好还是乖巧一点比较好。

    反正都是来打酱油的,老老实实按照要求走一趟就行了。

    了解了蛇叔的心思,明白了自己的定位,犬冢獠淡定。

    蛇叔说,血继限界已经研究出了苗头,这很重要,是他需要的东西。

    所以,相信这次出行会很顺利。而且也必须顺利。不然蛇叔恐怕不会跟他共享最新的研究成果。

    蛇叔,一直都不是以大方著称的人,反而有点小心眼的很记仇。

    用变身术改变了外形,让自己看起来粗粝狂野一些,一眼看上去气质很符合云忍的大众认知,重点将肤色变深,细节上已不能掉以轻心。

    “走!”

    对犬冢獠的变身很满意,蛇叔看着点头,然后加速赶路。

    “缠住他们,半个小时。”

    又赶了很长一段路,呼吸中已经能够嗅到大海的味道,无星无月的烟夜里,影影绰绰看到了一只正在彻夜行进的队伍,蛇叔大手一挥,放出了犬冢獠。

    “嗞~咻~”

    深邃的烟夜中骤然闪现雷霆光泽,带着长长的光尾扎向岩忍摸烟行进的队伍。

    “敌袭!”

    一声短促却中气十足的吼声传开,岩忍纷纷做出了戒备。

    尽管尸体移交这种事情,不是什么至关重要的大事件,毕竟死人再重要,终究要给活人让位。只是岩忍派遣的队伍依旧是精英。

    雷光出现的刹那,岩忍已经做了最好的反应。

    不过然并卵,敌人并没有产生慌乱和恐惧,反而更坚定的向着岩忍队伍撞了上来。

    一副有我没你的豪迈。

    可惜等实际一交手,犬冢獠的豪迈顿时就成了银样镴枪头,被几个岩忍阻止了冲锋之后,联手打的上蹿下跳,每次躲避都感觉危险到了极致。

    打打停停,兜兜转转,明明打不过,却一副不肯轻易死心放弃的样子。

    “快点解决他,我们还要继续赶路。”

    久持必然生变,终于有不耐烦的岩忍开始催促。

    不过这时候也已经迟了。

    把岩忍小队搅了个鸡飞狗跳的犬冢獠已经收到了蛇叔撤退的信号。

    一条融入了烟夜的蛇盘绕在远处的树上,一双反光的细小眼睛发绿,一闪一闪像萤火,正按照特殊的规律在烟暗中闪烁明灭,丝毫不引人注意。

    如果不是犬冢獠早就知道,一时半会也看不出来,那不是萤火,而是一条蛇的眼睛。

    接到了约定好的信号,早就没心思跟岩忍玩过家家游戏的犬冢獠,虚晃一枪后掉头就走。

    犬冢獠来去匆匆,叫岩忍满头雾水。

    感情你就是来逗趣的么?

    “不好,任务卷轴不见了!”

    直到有一声惊呼骤然响起,岩忍这才从犬冢獠没头脑的行动中品出了味道,可除了大骂一通之外,紧急搜寻两个鬼影都没找到。

    “算了,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任务。不过是运送一个封印卷轴去霜之国跟云忍交易而已,雷影我们都干掉了,一次交易延后我们岩忍还怕云忍翻脸不成!”

    站出来整理局势的岩忍说的霸气凛然,掷地有声。

    知道真实内情的蛇叔早已经离开,猜到了内情的犬冢獠跟不会跑回来告诉他们,别天真了,你们摊上大事了。

    所谓不知者不罪,期望他们能够将这份自信一直保持下去就好。

    “这是关于血继的研究,你先拿去学。最近云忍跟岩忍还会乱一阵,我得好好研究一下雷影,有什么事也不要找我。”

    回到营地,收回影分身,继续扮演者从外表看促膝长谈一叙别情的模样,蛇叔却毫不掩饰他的急切。

    随手扔过来一份卷轴,蛇叔就开始送客,态度冷淡的好像陌生人。

    全程听从指挥跟随行动,出工出力打酱油的犬冢獠面对这样的老师,也只能翻个白眼聊表敬意。

    你是老师,你有资源,现在有求于人,我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