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八章:好消息
    极盛的璀璨过后,自然是一片狼藉。

    老树虬扎的丛林里开出了一道通途,所过之处,化为齑粉的尘埃纷纷扬扬如雨如絮。

    漆烟的炽痕笔直向前,延伸出了目光所及,原本茂盛的丛林硬生生被打出来一条沟渠,炽痕正面所过,连根树墩子都没留下。

    郁郁葱葱的森林像一块蛋糕,生生被人从中间挖掉了一块,看上去突兀的像狗啃了一样。

    “叮铃当啷……”

    几块破碎的木头片片掉落,其中夹着一些散碎不成样子的金属。

    一对八宝瓮金锤只剩下两节弯曲的金属棍子,看上去应该是把柄。

    小蝎子惊疑不定的停了下来,伸在胸前操纵傀儡的手扎在空中,看上去异常尴尬。

    犬冢獠说爆发就爆发的一击,让小蝎子震惊。

    这种直接改变地形的忍术,总感觉有些犯规。

    根本就是影级的招数好不好,你一个还没我大的臭嘴小鬼说用就用了,欺负人是不是?

    好在犬冢獠无力垂落还在颤抖,漆烟一片看上去基本报废的左臂让小蝎子狠狠跳了一下的心削未的落了下来。

    原来你也就是个快枪手,撑死一炮……不,是两炮的能量。

    看穿了,就不没什么可怕了。

    震惊过后,小蝎子默默的拿出了装着傀儡的卷轴。

    八宝瓮金锤虽然是目前制作好的傀儡中最强的一个,不过毁了也无所谓了,早就有更好的了。

    只要干掉对面那个少白头的小鬼,一切损失都可以当做是合理付出。

    他的嘴巴太丑了,所以必须死。

    “再过来,信不信下一发直接打爆你的**!”

    犬冢獠咧着嘴喘息,头发生长凝结,在胸前形成一把莹白带着毫光的苦无,一把攥在还完好的右手上,遥遥对准了小蝎子的脑袋。

    “滋滋~”

    雷光开始在手臂上环绕,脚下的土地受到影响,浮起缕缕烟沙,缎带一样绕着犬冢獠平直的右臂旋转。

    绯流琥打开卷轴的动作一顿,似乎是在权衡利弊,片刻之后手上的动作继续。

    犬冢獠这招威力直上影级的招数,虽然叫人忌惮,可小蝎子多骄傲啊,他有信心,所以不怕。

    “以为躲在那个破傀儡里面我就不知道了?真不怕你就试试!”

    犬冢獠咧着嘴眉头一挑,手上的雷霆跟烟沙开始汇聚。

    “看看你的龟壳比较硬,或者是你比雷电还快!”

    犬冢獠是个好人,善于传道解惑,虽然小蝎子不死心打算一在再冒犯,他还是很耐心的跟人家把利弊掰扯的很清楚。

    于是小蝎子的动作第二次停顿。

    犬冢獠对他的了解之深有点出乎意料。

    小蝎子突然感觉一切都是阴谋。

    自信干掉三代风影叛逃后,已经大变样的秘密从来没有跟任何人说过,对面那个嘴臭的少白头是怎么知道的?

    这……不能不叫人多想啊。

    “不怕死你就再追上来。”

    小蝎子的一举一动都看在眼里,犬冢獠恶狠狠的留下威胁,头也不回的转身而去。

    “马德简直智障。偏激的家伙惹不起,偏激的小鬼更惹不起。大爷算是倒了血霉。”

    威慑起到了效果,小蝎子最终没有追过来。犬冢獠却骂骂咧咧的有些郁闷,一边行进一边治疗着重伤的左臂。

    没有白丸在身边,电磁炮就是他压箱底的绝招,只是还不纯熟的招数,虽然威力巨大,却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

    就算有过硬的医疗忍术打底,这招也不是一天两次,而是伤好之后才能再次使用,而伤势的恢复,全看自己努力。

    也许是十天半个月,也许就是三五个月不等。

    除非拼死一搏,不然犬冢獠不敢一次直接就是两连发。

    副作用这么大,用一次就废掉一根胳膊,又不是鬼童丸那只蜘蛛,少了两个胳膊还是比正常人多一倍。

    忍界正直三战高峰,出门在外,自废一双胳膊,无异于自寻死路。

    “真是蛋疼。威力是够大了,可总感觉怎么比太子的螺旋丸手里剑还难搞?莫非只有仙术才能解决副作用问题?但非亲非故的,你让大爷上哪学仙术去?”

    “纲手那婆娘现在见了我恨不得直接锤死。蛇叔那里到是可以试试,但我们现在都还没有彻底接受对方好不,压箱底的招数,人会给我?”

    越想越蛋疼,副作用感觉也变得难以抑制,犬冢獠只能埋头赶路,争取早点到达目的地。

    他现在这种半残的状态,实在是心里没有多少底。

    已经接近云忍跟木叶的战场,相邻的另一个国家,云忍跟岩忍正打的热火朝天,附近随时都有可能遇到敌人。

    “大爷我还就不信了。没有仙术就解决不了后遗症的问题。白丸,我想你了!”

    越想越悲催,心里还有点惴惴不安,犬冢獠最后也是咬牙发狠。

    只是感觉,自从身边没了白丸,好像干什么都不是太顺,除了草之国坑了岩忍,感觉一直都在跑路,简直mmp。

    好在这次虽然依旧有点怂,最终却是有惊无险。

    胳膊好的差不多的时候,终于赶到了田之国木叶对云忍的前线大营。

    一路上除了遇到一些梭巡的岩忍云忍,到是很平安。

    表明身份,走完程序,很顺利的就进了营地,犬冢獠顿时安下了心来,不用再提心吊胆的防备锅王冷不丁的又有什么后手杀出来,打他一个措手不及。

    放下心来,犬冢獠第一时间找上了老师。

    “雷影死了。”

    两师徒久别重逢的刚一见面,不等犬冢獠汇报盗墓任务失败,蛇叔就先送上了一分天大的好消息,让他坐下来都还有点愕然。

    虽然知道雷影会挂,可没想到,还没什么心理准备,事情突兀的就这么发生并定性结束了。

    至于说,雷影死了为什么是好消息,自然是因为,云忍是敌人啊,尽管以前两家的关系还不错,不过这会不是打起来了么。

    “血继限界的研究,已经有眉目了。”

    正在消化雷影挂掉的消息,头脑风暴后续可能产生的各种形式变化,蛇叔冷不丁的又丢出一个好消息砸了过来。

    犬冢獠这次可是真有点惊了。

    要不要这么给力啊蛇叔!你是快枪手吗师酱!

    一年多不到两年前的时间才给你的概论,期间你还负责一方战线,怼爆了砂忍,结束后续受降任务,又马不停蹄的被调来支援田之国战场,一直在忙东忙西的您老人家,到底是怎么研究的,这特么就有眉目了?

    我这水里来火里去,几近险死还生才堪堪把磁力研究出来一点干货,你丫三心二意打打杀杀就把更难解决的血继限界迷锁解开了?

    还要不要人活了啊!别这么打击人行不行!

    “恭喜师酱!”

    一愕之后,心里疯狂吐槽,犬冢獠还是由衷的送上了真诚的祝福。

    没什么好说的,蛇叔,第一科学家的名号对您老人家来说,简直是三指捏田螺,十拿九稳。

    “关于你去岩忍回收血继限界的任务我都知道了。暂时先放一下,先把雷影的尸体弄回来。”

    好消息说了两个,简直惊喜不断,蛇叔端坐在主位,忽然轻描淡写的就砸了个任务过来。

    犬冢獠的真诚顿时就垮了。

    对于不按条理出牌的蛇叔,犬冢獠能说什么?

    简直mmp!

    师酱你老实承认吧,你就是有恋尸癖!

    是不是!是不是!是不是!是不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