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七章:我倔强的骄傲不允许
    “轰~”

    一颗合抱的树倒了。

    “轰~”

    又一颗合抱的树倒了。

    举着两个丧心病狂八宝瓮金锤的傀儡嘎啦嘎啦炮弹一样飞过来,横冲直撞,一击就是一个足够一家人用的深坑。

    上木被引到了角都面前,两个人当时就相爱相杀,上木想逃,角都抵死纠缠,不到地老天荒誓不罢休。

    从头到尾上木都没来得及跟犬冢獠说上话。

    唯独赤砂之蝎就是不依不挠的追着不放,每次犬冢獠千辛万苦的甩掉他,不出两天突然就又杀了出来。

    简直跟牛皮糖一样,怎么都甩不掉,而且一路上都是面无表情又一副抵死不放的架势。

    简直神经病。

    去岩忍盗墓的上进目标这下是彻底黄了。

    “赤砂之蝎你是不是有病?有病你特么不会吃药啊!老追着我干什么?跟你什么仇什么怨?”

    蝎的傀儡很暴力,追上来不管不顾就是轰轰轰,犬冢獠简直烦不胜烦。

    偏向于技巧流,走的是速度派,对上这种一力降十会,关键还是不怕死的傀儡,犬冢獠也是够了。

    打起来没好处,跑又跑不掉,最讨厌的是,十几天了,吖纠缠不清却十棍子打不出一个屁来,到现在都没告诉犬冢獠为毛要追着他不依不挠。

    “轰~”

    作为蝎的回答,丧心病狂的八宝瓮金锤又毁了一颗老树,连带着撞碎了老大一块岩忍,然后什么事都没有,身上的残渣都不用抖,跳起来又像炮弹一样撞上去。

    “我真是个去。杀头还给吃顿饱饭呢,你特么说句话是不是能死?告诉我为毛追着我不放?再不说话,信不信大爷扭头带你跑去砂忍村!”

    战斗方式被克制,打不过。追踪与反追踪纠缠来纠缠去,狗皮膏药一样甩不掉,犬冢獠也是真无奈,真烦躁,不惜用上了威胁。

    “拿出你的真本事来,跟我打一场。最强傀儡师,有我一个就够了。”

    犬冢獠的威胁终于起到了作用,绯流琥难得启用了他沧桑的嗓音。

    但犬冢獠懵逼了。

    你以为我一直没拿出真本事?是,我确实是没拿出真本事。

    虽然不知道你认为的真本事是啥,但我的真本事真不是你以为的那种真本事好不!

    最强傀儡师有你一个就够了?明明小正太一个,没想到你吖居然跟角都那倒货一个调调也是够了。

    你怎么不出海去当山贼王啊你!最强傀儡师你找我?当你奶奶还有你舅爷都是死人是不是?

    哥哥我玩的是闪电,瘦成一道闪电的那个闪电,打雷劈死人的闪电,超危险超威猛超华丽的闪电你懂?

    我们两个八竿子打不着的好吗?哥什么时候成傀儡师了……

    秋豆麻袋~

    说起来,应该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了,感觉上。

    那还是很傻很甜的年岁,在河之国对雾忍造下的孽。

    勘九郎,我爱罗,多么熟悉又陌生的名字啊……

    卤蛋,河豚……现在想想还有点怀念呢。

    话说回来,我的雷刀貌似丢在星忍村还没找回呢。

    不过算了,暂时也用不上,已经找到替代品了不是。

    不对,我怀念个鬼啊,现在不是忆往昔的时刻好不好……团藏萨玛,你个破锅,大爷我要锤烂你啊魂淡!

    不需要再问了,也不需要小蝎子再多说。犬冢獠脑子转了一圈,发散思维的同时顺便就已经搞明白了。

    麻痹,河之国造的孽,雾忍没理由说出去,木叶内部知道的人也不多,无非是自来也的报告上去能看的那几位罢了,这里面当然包括锅王。

    小蝎子的情报来源要说不是锅王,犬冢獠选择直接狗带。

    瞧小蝎子现在这架势,锅王一定对当初的事情做了艺术加工,不然小蝎子不可能这么深信不疑,一副一山不容二虎,不是你死就是你死的架势。

    也是服了锅王萨玛,居然连这点犬冢獠自己当初头脑风暴出来,基本都快要忘光光的小细节都利用上了。

    该说不愧是无孔不入志村团藏吗!?

    更佩服的还是小蝎子,你特么居然还就信了,信了还深信不疑,深信不疑就算了,你还行动力爆表纠缠不休了。

    真是败给你们了,人渣配逗比,绝了你俩。

    “我说,小蝎子,你四不四傻?”

    贯通了内里的关系,犬冢獠直翻白眼,对小蝎子愈发没好气了。

    “轰~”

    八宝瓮金锤在肆虐。

    “我那个最强傀儡师就是个嘴炮,根本就是用来骗傻子的好不好!”

    “轰~”

    “我不知道你从哪听来的不靠谱消息,我只能说叛忍里面,也就你这个小破孩好哄了。”

    “轰~”

    “我犬冢獠什么名号,还最强傀儡师?你特么来之前就不知道打听打听?你冒失不?连目标能力都搞不清楚,跑过来就是轰轰轰,轰你娘啊!”

    “轰轰轰~”

    “我说你够了啊!看在我们往日无怨近日无仇的份上,我不跟你计较,小破孩你别得寸进尺啊!”

    “轰轰轰轰……”

    “马丹泥垢了啊!好话说尽,你丫脑仁里长蛆还是根本就没有?傻乎乎给人当枪使,你是不是傻?“

    “咻咻咻~”

    ”乖乖躲山沟里玩你的木偶戏不好啊,我一木叶忍者说一句我是最强傀儡师你就信了,我现在说我是你爷爷你是不是要跪下磕头啊!”

    犬冢獠越说越气,小蝎子誓不罢休。

    “轰轰轰,咻咻咻,噗嗤噗嗤~”

    丧心病狂八宝瓮金锤,各式各样见过没见过的暗器毒药统统都招呼了出来,显然犬冢獠的解释更像挑衅的话,让小蝎子越来越恼。

    小蝎子是谁啊,砂忍村少见的s级叛忍。

    小小年纪就干死了一个影的人物,这等成就,那能是一般人吗?

    别看人家从小父母双亡,仅有的亲人奶奶跟舅爷还整天忙着打打杀杀,为村子呕心沥血出工出力的掏心掏肺,根本没时间管他,基本就是放养。

    但俗话说的好,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死亡。

    幼年孤苦,亲情缺失的冷漠让小蝎子孤僻孤独,可他就是选择了一鸣惊人的爆发,一举怼死了三代风影,引爆了世界大战。

    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成绩?一己之力改变世界的成绩!

    是问,这世上,有谁能在十五六岁的年龄取得如此哄传于世,注定名垂不朽的成就?

    哪怕是传说中的忍者之神跟忍界修罗也不行!

    所以,小蝎子哪怕不说,但小蝎子骄傲。

    所以,他还没来得及变成木偶的脑袋能判断犬冢獠言语的真假。

    所以,他就算知道自己一时经验不足,头脑发热被人当枪使,也死不悔改。

    我是谁?我是赤砂之蝎,战绩彪炳,注定永垂不朽的传奇!

    所以,先宰了你这个臭嘴的小鬼,再去宰了那个耍我的混蛋!

    小蝎子是倔强的,他有今日的成就多源于这份倔强。

    所以,小蝎子根本没打算善罢甘休,准备将错就错一错到底。

    只因为,我倔强的骄傲不允许。

    “死小鬼,真以为大爷怕你啊?老虎不发猫你当我病危是不是!”

    好话坏话说尽,一点正面效果都没有,反而催发了更大的负面效果,小蝎子越发坚定了起来,犬冢獠这就真的恼了。

    原本是念在无冤无仇,小蝎子有什么不顺心的憋屈,发泄目标最多的都是他自家出身的砂忍村,先宰三代,再抓五代,简直是叛忍中的楷模。

    不过,你有你倔强的骄傲,犬冢獠大爷就没有了?

    广大的穿越者与老子同在。

    “吔屎啦雷!”

    “吱~咻—”

    雷光暴烈,如极光贯穿天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