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六章:跑路
    土之国的景色很单调。

    荒凉岩土地上,延绵无穷的岩山,无处不在的透露着贫乏。

    进入土之国后,犬冢獠并没有急着赶路,反倒是寻了个比较满意的地方停了下来。

    他在休整,同时也在等待。

    对于草之国行程,犬冢獠十分满意。

    事件从开始到结束,基本全部都在掌握之中,就连斑爷的出现也早有预料,而结果无疑是再满意不过。

    这是多年来,少有的计划实施顺利。

    整件事情,从开始到结束,一切都在按照设计好的剧本进行,没有出现任何需要大改计划的变故。

    第一次明目张胆的尝试主动改变甚是扭转原著剧情,意外的很成功。

    宇智波带土是个非常关键的人物。尽管在犬冢獠看来,斑爷走的这一步完全就是臭棋。

    不过是需要复活罢了,弄那么复杂做什么呢,写轮眼直接催眠长门用轮回天生不就得了。

    哪怕长门不好掌握,适合移植培育轮回眼的又不是只有长门一个。漩涡一族的破落户多了,不可能只有长门跟香磷两个,至少香磷妈就是一个。

    更不要说,以斑爷的能力,多找几个旋涡遗民也不是什么难事。

    用旋涡一族培养轮回眼,长门最合适,却不好控制的话,多找几个来,用数量补质量行不行。总不会每个旋涡破落户都跟长门一样难搞吧。

    如果旋涡破落户个个都跟长门一样难搞,涡之国还会崩灭?搞笑呢!

    便这样也不行的话,斑爷当初直接出面收留长门三人不也是可以的?

    狂霸拽酷叼阴险老爷爷,抓了三个萝太囚禁起来,天天玩密室养成不也挺有乐趣的咩?中间何必要插个带土进去?

    只是需要长门做土壤,催化轮回眼而已,居然放任自流还莫名其妙加个监督。

    反正斑爷的一系列为了复活跟野心的操作,在犬冢獠看来完全就是脱了裤子放屁。

    无论是从行事风格还是个人秉性上来说,都特么不合适好吗。

    斑爷是什么人物?

    为了梦想,生死看淡,不服就干的纯爷们好吗!

    只因为信念不同,一言不合就抛家弃族,跟一辈子好基友以命相搏,虽死不悔的真汉子。

    明明是个直来直去,善用拳头少用脑子的暴力流,怎么就忽然脑残要挖坑布局,玩起了嘴炮流了。

    简直毁人设好不好。

    至于说收集尾兽,谁认为在三战前后复活的斑爷有人可以阻挡?

    单人灭国的斑爷,三战前后这种五大国互相打出狗脑子来的时间段,等尾兽都收集的差不多了,估计联合会议都还没开起来。

    忍界联军在三战,想想就是搞笑,一点契机跟孕育的土壤都木有。

    斑爷死前这一串眼花缭乱的放屁动作,如果没有烟绝在里面搞风搞雨,犬冢獠是不信的。

    所以,对于改变关节节点剧情,犬冢獠事前有些紧张,事后反倒看得很开,就是想的有点多。

    毕竟斑爷只是表象,核心烟手还是烟绝,人家可是火影史上最毅力,最成功的阴谋家。

    以这样一个人物为对手,多想多琢磨无可厚非。

    不过奈何烟绝到最后也是个悲剧收场,神通不敌天数,阴谋不及挂逼么。

    作为位面之子的敌人,烟绝死得其所。

    “就是不知道,没了带土,你会准备什么样一个替代的角色给斑爷。”

    细心调养过身上的创伤,犬冢獠意味深长的笑起来。

    他很开心。

    立志插手六道伦理剧,十几年过去了,到今天才感觉一切付出都有了回报。

    不过也就是开心开心罢了,以犬冢獠目前的实力,也就敲敲边鼓,于大局上并不能改变太对。

    这点自知之明他还不缺。

    “话说,带土不用死,卡卡西不堕落,水门成为火影是不是也就不用死了?这样一来,感觉变化就有点大了。”

    思绪一转,犬冢獠想到了因带土而起,对木叶可能带来的相关变化。

    “本来还想推蛇叔上位的,啧……作茧自缚还是鱼与熊掌不可兼得?嘛,走一步看……呵,还真来了啊。”

    正想着未来开能出现的变化,犬冢獠神色一正,站了起来。

    手上结印,一缕头发就开始生长,矛一样刺进了地面,连上了早前已经布下的蛛网。

    “东边一个,南边一个,嘿,北边还有一个。一下来了三个,有点出乎预料啊。不知道是不是有意的,偏偏就留下西边往岩忍村的方向给我。”

    通过蛛网收集到震动来判断情况,犬冢獠略感意外。虽然是在等人没错,但来的人数有些不对。

    “我等的只是烟木,另外两个人,如果一个是追着跟过来的角都的话,还有一个是谁?锅王的人?啧……也是脑残了,瞎猜啥,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切断了与蛛网的联系,犬冢獠分出了影分身,分别向三个方向探寻了过去。

    一阵之后,犬冢獠呲牙。

    “趴地上走路,身子比猪还大却长着个人脑袋。好好的傀儡不做,小蝎子你来凑什么热闹?你快上天吧。”

    影分身不出预料统统被打爆,而且基本都没有什么还手之力。不过需要的情报还是传了回来,犬冢獠有些吸冷气。

    打东边追过来,基本算得上是尾随的不出预料是上木,北边来的那个是角都,也在情理之中。唯独南边来的敌人,叫犬冢獠很意外。

    作为引发三战的导火索之一,闻名在外的叛忍,赤砂之蝎不老老实实的躲起来炮制他的代表作三代风影,突然跑来目的明确的找他的麻烦,实在感觉有些诡异。

    我们……应该是无冤无仇的吧?

    莫非……你是来替你奶奶报仇的?

    你会这么孝顺吗?

    原谅我觉得你不是。

    “影分身之术。”

    牙疼并不妨碍犬冢獠行动。影分身再次施展,这次直接就是最大数量,直接破了两位数。

    “走!”

    混在分身中的本尊一声令下,十几个一毛一样的犬冢獠或独行或成双,同时向四面八方狂奔。

    犬冢獠不准备再去什么岩忍村盗墓了,他准备直接跑路。

    赤砂之蝎目前什么实力不确定,但人家能弄死号称最强风影的三代,哪怕是出其不意的偷袭恐怕也非庸手。

    上木曾经交过手,实力也是清清楚楚,何况人家身上还带着外挂,打起来先不说能不能赢,反正一时半会是停不下来。

    一旦等三个人都追过来,犬冢獠可不敢保证,角都第一目标会是上木。

    互相之间都是敌对关系,搂草打兔子这种心思犬冢獠可不奢望只有自己才有。

    所以别想那么多了,干脆点先跑要紧。

    至于说狩的尸体弄不到,白费了蛇叔送来的细致情报,犬冢獠相信师酱会理解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