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四章:写轮眼
    森然杀机的汪洋中,席卷而来的排天浪涛冷的冻结目光。

    天地已经一片寂静,整个人都被凝固在原地,连目光都在迟滞。

    劈风破浪而来的长镰直取脑袋,敌人的强大在爆发后直入云霄。

    没想过居然会有这样一个身份不明的敌人突然出现,现在连思绪都运转不动了。

    好像除了死亡,感觉已经只剩下绝望。

    完全无力反抗,看不到一点生机。

    这就要死了?

    虽然是疑问,却生不出不甘。

    好像死亡是理所当然。敌人的强大,仅仅不过是杀气而已,就摧毁了他们求生的意念。

    如渊如狱,深不可测的杀机浩瀚中,忽然投下来一抹温暖,如阳光的色彩,有熟悉的味道。

    “螺旋丸!”

    “嘭~”

    黄色的闪光千钧一发之际出现,如台风旋转的查克拉球迎上了飞临的长镰,将之打飞。

    再下个瞬间,波风水门已经出现在神秘人面前,手上抓着一个崭新的螺旋丸,照着人家脸上就糊了上去,一点也不含糊。

    他可就三个弟子,刚才差点就有两个直接交代在这人手上,波风水门能有好心情就怪了。

    而这个时候,被打飞的长镰还没有落地。

    一切都是一瞬间的事情。

    那边一身浴血,狼狈不堪,狰狞可怖的冥土还在对着空气砍砍砍,这边波风水门已经跟神秘人第二次交上了手。

    “很有趣的忍术。”

    面对波风水门迅猛又绝强的攻杀,神秘人还有心情好整以暇的称赞了一声,这才似慢实快的一偏头,然后闪电般出手,一把将波风水门伸过来的手臂抓住。

    “飞雷神之术,这下你就用不成了吧!”

    螺旋丸的吸力掀开了神秘人的兜帽,从脸庞前垂下的灰白头发也被吹开,老树皮般的脸上,漏出了一双森冷的猩红眼睛。

    神秘人看着波风水门,面无表情,目光中有凶悍的憎恨闪亮起来。

    “写轮眼?!”

    波风水门的眼神蓦然一跳,神秘人的面貌并不认识,但那双正在转动的眼睛,却是再大名鼎鼎不过。

    这一惊非同小可,惊的他一时都忘了对方举手投足就避开了他的攻杀,兼且还破了他的飞雷神。

    被敌人抓住的话,就无法恣意的使用这种空间忍术了。

    “你是谁?”

    疑惑而严厉的质问脱口而出,波风水门忽然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

    以为是个帮助岩忍的高手,却居然会有一双成熟的写轮眼,宇智波一族都在木叶的情况下,眼前的敌人,到底是怎么回事?

    “一个行将就木的等死之人罢了。那个孩子是你的弟子吧,老夫很喜欢他的眼睛,把他让……”

    眼中凶悍的憎恨在跃动,神秘人却用绝强的理智压制着心中的冲动,可说出来的话却霸道又无礼的蛮横。

    一副商量的口吻说着不容商量的事情。

    “不可能!”

    波风水门断然喝止了神秘人的妄想,身影一晃拉着他同时消失。

    这个家伙虽然垂垂老矣,嘴上也说着即将垂死这样的话,可只是单单存在就已经是巨大的危险。

    同样是影级的人物,只是短暂的两个回合交手,波风水门就已经对他的危险有了足够的判断。

    一个不逊色自己的人物。

    而且,言语之间还透露出来,他知道非常多的隐秘。

    至少飞雷神之术,除了二代火影之外,就只有他自己一个人会。而知道他会飞雷神的人很多,但活着的基本没有。

    自从学会飞雷神之术,今天是第一次被人直接抓住。

    如果不是因为改良了飞雷神,恐怕已经不可能再跟他继续战斗下去。

    因为已经被抓住了。

    “啪~”

    黄色闪光再出现时,已经跟神秘人分开。

    波风水门带着他直接飞到了峡谷的另一边,甩手扔出大把苦无,凭借飞雷神之术化身闪光,跟神秘人打成了一团。

    “居然是更厉害的飞雷神之术。你很不错,年轻人。”

    哪怕是赤手空拳,神秘人面对波风水门施展到了极致的飞雷神之术,看上去依旧游刃有余的样子。

    应对层出不穷,雨打芭蕉般的绵密迅猛攻击的同时,神秘人甚至还有空暇称赞。

    从出现开始,无往不利的飞雷神之术第一次受到了阻碍。

    “卡卡西……刚才那个……是写轮眼?”

    终于回过神来,挣脱了神秘人杀机笼罩找回自我的带土,看着峡谷对岸跟老师战的不分上下的神秘人,艰难又迟疑不定的小心翼翼。

    感觉世界有些错乱了。

    从来都不认识的人,居然会有一双已经成长完整的写轮眼。

    简直颠覆了带土一直以来的认知。

    写轮眼不是只有宇智波才有,而宇智波不是只存在于木叶吗?

    那为什么那个人会有写轮眼?如果他也是宇智波的话,为什么又要杀我?

    而且,他想要我的眼睛干什么?明明我并没有写轮眼……

    等等……

    写轮眼?!

    终于后知后觉的意识到,似乎身上发生了什么了不起的变化,带土闪过紧张与窃喜。

    “卡卡西,我的眼睛……眼睛……是不是……我开眼了,是吗?”

    殷切的目光看过去,带土情不自禁的举起自己的手摸向了眼睛。

    刚才那种浑身充满了力量的感觉,不会错的……

    一定……一定的……一定是写轮眼,没错的……

    “白痴,区区写轮眼,不想死就赶紧干掉这些敌人!”

    额头的冷汗还没干,卡卡西攥着短刀一矮身再度冲着岩忍杀了过去,气势汹汹的样子,看上去要比之前更凶猛。

    他被刚才的事情狠狠的刺激了一番。

    先是犬冢獠,再是刚才那个神秘人,卡卡西在连翻冲击之下,那点晋升为上忍的骄傲早已经消失的彻彻底底,剩下的只有羞耻之后的奋勇。

    他是木叶白牙的儿子,他的老师是赫赫有名的黄色闪光。他绝对不会输给任何人,任何人!

    “什么叫区区写轮眼?这可是写轮眼,是写轮眼啊!区区死鱼眼卡卡西,你一定是在妒忌我!“

    ”看着吧,我马上就干掉岩忍,带领你们取得胜利,然后升任上忍!你等着卡卡西!”

    带土像是被踩了尾巴一样跳着脚叫了起来,说道最后,他摸着眼睛痴痴的笑了起来,看上去十足傻小子一个。

    作为宇智波一族,写轮眼就是鉴定他们成败的关键。

    作为一个不服输的人,哪怕是吊车尾,带土也一直在努力,从来没有自哀自怨。

    只是迟迟未曾开启的写轮眼,别说比肩同族的宇智波止水,即使是其他几个同龄的孩子,也是差之甚远。

    写轮眼,成了带土的死穴跟心伤。

    明明都是宇智波,为什么偏偏只有我没有?

    有过疑惑,有过不甘,有过愤怒,有过黯然。直到再也不去想这个问题。

    但今天,一切都有了转变。

    写轮眼出现了,独属于他宇智波带土的写轮眼。

    尽管不知道是怎么出现的,但这确实是写轮眼。

    不说卡卡西不情不愿的承认,就是现在跟老师打的难分难解的那个家伙,他就是明显冲着带土大爷的写轮眼来的!

    “岩忍的家伙们,带土大爷来了!琳,我来帮你啦!”

    脑回路清奇的带土自证了自己的写轮眼,感受着全然不同的力量,兴奋的嚎叫,气势昂扬的冲向了已经乱成一团的岩忍。

    去他么的为什么不让投降,去特么的悍不畏死,去特么的死战不退,宇智波带土大爷重新闪亮登场了,岩忍的家伙们,你们都等着收尸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