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二章:歼灭
    箭雨落下。

    爆炸声响起,夹杂在其中的惊呼与惨叫在坠落,终于到完全听不见。

    忍术搭建起来的桥梁崩塌了,哪怕有见机的岩忍奋力抵抗,奈何密集的箭雨跟起爆符真的太多,而且箭雨的本质是犬冢獠的头发,它们是活的,可以随主人心意**控,并不那么好对付。

    所以岩忍再次被算计。

    他们的团结这次没有带来胜利,有的只是鲜血和死亡,还有摇摇欲坠的愤怒和已经崩溃的理智。

    “卡卡西,他交给你。”

    领头的岩忍上忍咆哮到五官扭曲,疯了一样扑了过来,犬冢獠冷淡的闪身,一击将他逼向已经跃跃欲试的卡卡西。

    “嗞~”

    雷霆再现,犬冢獠攻向失魂落魄,狼狈蹿过了峡谷的岩忍。

    他们只不过是一群合格意义之上的炮灰,没有人是雷霆的一合之敌,更加上接连的遭遇已经击破了心气,在攻击来临之时,居然还有人呆若木鸡不知道反抗。

    眼睁睁看着自己的朋友,同僚,队友,一次又一次被爆炸摧残,运气好还能落个全尸,运气稍微差一点,找回来都拼不回去。

    满怀愤怒悲怆,用尽了全力终于追上了凶手,眼看就能得偿所愿,却原来到头只不过是人家的圈套。

    从七人冲阵的愤怒,到追之不急的羞恼,再到丛林爆炸的打击,直至此刻,用尽心思与力气,争取来的,只是眼睁睁看着同伴在爆炸中绝望的悲鸣,手舞足蹈的挣扎,徒劳无力的坠入深渊。

    心态起伏变化太频繁,理智撕裂之后,迎来了毁灭。

    连翻打击到现在,连愤怒也都保持不住了。

    尽管数量占据绝对优势,哪怕桥梁被毁,但同时建造的并不是只有一条道路,每一条道路冲过来三五个人,合计起来就有二三十号人。

    可惜,心智破灭,心气被夺,纵然有人亡命反击,也都是徒惹悲哀。

    岩忍的高手真的很贫乏。

    除了那个被卡卡西缠住的家伙,踏上对岸的岩忍就再没有一个上忍。

    雷霆闪烁一阵,索性就收敛了起来,面对已经理智崩坏的对手,犬冢獠懒得浪费力气。

    烟沙形成的云卷,懒洋洋应付着已经毫无章法,完全只剩下本能搏命的岩忍。

    心态全毁的人,连神智也都没有了,剩下的只是仇恨与不甘驱使的生物本能。

    还保有着最后一点理性的岩忍上忍,在卡卡西的纠缠下嘶声裂肺的吼叫,疯狂的冲击,想要冲到犬冢獠身前,想要去救助自己的伙伴。

    然而悲愤只给他带了更多绝望,有伤在身的卡卡西就像铜墙铁壁,不给他丝毫机会。

    心神上的创伤,远比身体的伤痛更厉害。

    徒劳无功的看着犬冢獠闲庭信步,操纵着烟云卷过,一个一个,像杀鸡一样将跨过峡谷的同伴斩杀。

    除了像末路的野兽,撕心裂肺的发出绝望悲怆的吼叫,给予不了任何一点帮助。

    “啊,啊,啊啊啊~”

    “宰了你,宰了你,绝对宰了你——”

    除了像野兽般发出意义不明的绝望吼叫,唯一能做的就只剩下泣血的赌咒发誓。

    团结让对岸的岩忍,宁肯看着犬冢獠残杀同伴,也要把这股仇恨刻骨铭心的记住,有人咬破了嘴唇,有人咬碎了钢牙,却没人后退半步。

    犬冢獠用杀戮散播残忍,岩忍用悲痛彰显坚韧。

    “绝对……不会……放过你……不,绝不!”

    方寸已乱的岩忍上忍,终究是没有抵挡的主卡卡西的攻势。

    攥着千鸟的手臂贯穿了他的胸膛,血污杂着破碎的内脏从口中涌出,他用最后的愤恨目光盯着猫戏老鼠般杀戮的犬冢獠,留下怨戾遗言。

    至死他都确信,一定会有同伴为他们复仇。这是岩忍团结的信念给予他的信心。

    仿佛是为了应证这个岩忍上忍死不瞑目的怨戾誓言,峡谷对岸的丛林中冲出一队足有上百人的队伍,气势熊健,威风凌然。

    “发生了什么?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突然加速脱离联系?野田呢?出来,告诉我为什么不按照计划行事!”

    新来的百人队伍中的首领,一个粗狂的高大男人,他阴沉着脸,一眼扫过之后,几乎是在咆哮。

    “冥土大人,是冥土大人!”

    “冥土大人,请给我们报仇啊!”

    “报仇,报仇啊冥土大人……太惨了,真的太惨了!”

    “死了,都死了!野田大人死了,山藤大人也死了,全都死了啊~”

    新援到来,精神一震,短暂的摆脱了悲愤,残留在峡谷对岸绝望的岩忍开始七嘴八舌的哭诉,痛苦稚弱的像暴雨摧残过的离家小孩。

    冥土阴沉的能滴下水来。

    他不是瞎子,现场的情况已经一目了然。

    “混账!”

    他破口大骂,暴露了心中的愤怒,瞪大的凶眼扫过,不知道是在骂擅自行动,致使自家遭受重创的部下,还是在骂一切的始作俑者。

    “土遁—岩土奔流!”

    突然就发动了声势浩大的忍术,将地面搅动的翻腾向前,浪潮般掩盖过峡谷,冥土的决断利落且带着暴躁。

    他直接用忍术填平了一大段峡谷,让天堑变通途。

    “全军出击—宰了他们!”

    大手一挥,冥土一马当先冲向了对岸。

    “咻咻咻—”

    突然有大量苦无从身后的丛林中射出,飞蝗一样落了下来,打了再度振奋起来的岩忍一个措手不及。

    伴着这阵突如其来的苦无攒射,有一道黄色闪光凭空出现,切入。

    “嘶嘶~”

    如风般的响声从低到高,骤然爆发。

    血在喷溅,弥漫成红色的雾气。

    只不过是一瞬间的事情,连惨叫声都不曾发出,躲避苦无攒射的动作就僵硬了。

    瞪大的弥留目光中,只看到一抹黄色光芒闪过,耀眼的如同太阳。

    这是真正的迅捷,如电光石火,看到的除了残影,就只有尸横遍野。

    上百人在这瞬间就已经失去了性命,而直到死亡,他们都不知道自己经历了什么。

    木叶的黄色闪光,犬冢獠第一次正面目睹。

    这是一种极致到让人感到绝望的速度。

    死亡也追不上太阳一般闪过的光。

    只是着出现的瞬间闪烁,跟随冥土的百人队伍就倒下了一半。

    “吼—”

    冲锋的冥土发出雄狮一般的咆哮,须发皆张着转身扑向那道光芒。

    以忍军为前驱展开迷惑,带领着众多高手组成绝强的团队隐踪埋伏在后,本是为了算计敌人做出的部署,却不料黄雀在后。

    阳光闪过,死亡淹没一切。

    波风水门的出现真是恰到好处,然后给岩忍带来多番苦难的雷霆也再度闪耀。

    “最后一个命令,杀光对面的岩忍!”

    跨越天际的雷霆刺痛神经,冷酷的声音凌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