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一章:悲鸣
    忍者都有他们各自独特的特色。

    忍村同样也有。

    作为忍村中最凸出的五个流氓,木叶给人的印象是协力以及……内耗。

    协力很好理解,毕竟木叶忍者的配合还是很是那么一回事的。从上往下数大大小小几十个家族,大家至少目前一直都是一致对外的。

    其中代表便是宇智波一族,他们宁肯背叛带来最高辉煌荣耀的斑爷,也要紧密的团结在木叶核心领导下。

    内耗的话,这点卡卡西有绝对发言权,当然了团藏萨玛一样不甘于后。

    砂忍则是苦逼以及……脑洞。

    苦逼自不必说,自古风沙多磨砺,从一战打到三战,吖就没赢过。

    脑洞的话,初代风影要资源,二代风影减军备,三代……这就是个悲剧,死都不能安息的大悲剧一个。至于原著中的四代风影,除了儿女众多之外,其他也只能报以呵呵了。

    雾忍的高压及残酷,云忍的彪悍跟蛮横,这些都是各大忍村的特色标签。

    至于岩忍,值得一提的除了抗揍之外,首屈一指的当然是团结。

    上万忍军跟最强雷影打了三天三夜,硬生生蚁多咬死象,如果不够团结,三代雷影还真不那么好杀。

    团结自然是很好的一种品质。

    只是这世上好心办坏事的时候多了去了。

    好比现在,岩忍因为他们的团结,损失惨重,并且还将随时的更加惨重。

    大炮洗地一样的轰鸣过去,树冠崩裂,古木倾倒,支离破碎的尸体遍布八方,血像浆糊一样,将狼藉全都变了颜色。

    葱绿便殷红,刺的眼睛发疼,心腔爆裂。

    惨不忍睹已经不能概括岩忍此刻的凄惨。

    将近上千人的军团,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以前所未有的愤慨之情冲进了陷阱之中。

    连生命力足够强大的千手一族嫡系血脉,千手绳树都能炸的五脏不全一命呜呼,起爆符的威力单独算起来不怎么厉害,可一旦形成数量优势,威力自然非常可观。

    “呃呃~啊啊啊……”

    扼住了喉咙一般的吼叫,仿佛已经如同野兽一般只知道嘶吼,完全没有办法表达一种完整的情绪。

    在残缺树木的掩映下,破碎的尸体到处都是,血与硝烟成了目光中的主角,血腥与殷红将理智撕裂。

    爆炸来的那么突然那么猛烈,即使有人最后关头发现了苗头发出凄厉的警醒,换来的却只有眼前这一幕凄惨。

    除了少数人听从了警示,紧急使用了忍术庇护躲过一劫,硝烟未散的爆炸过去,上千岩忍还能完好无缺站着的,放眼望去寥寥无几。

    前一刻大家还在同仇敌忾,往昔的音容笑貌恍惚在眼前闪过。

    如今一切都在硝烟中归于寂静,只剩下大片分不清,拼不起来的碎肉。

    “咕嘟……”

    加速逃离途中,爆炸过后情不自禁的回头观望,然后就只剩下干涩的吞咽声。

    山中三天的脸有点发白。

    “岩忍至少死了三百人,基本上个个都带伤。”

    几只虫子从弥漫的硝烟中飞来,落在油女牟田的耳边,然后他难得用激昂慷慨的声调说了话。

    “我们是不是……回头?”

    心有余悸的瞪眼,岩忍被这波爆炸轰的一时之间没有了方寸,整个队伍似乎都被炸懵,带土小心翼翼的提出了一个看似有机可乘的建议。

    然后就看见卡卡西很不给面子的再次加速,带着琳居然开始用雷遁强化了。

    “不要回头,快走,过桥!这里全部交给队长,我们去桥那边接应队长就可以了!”

    奈良盐水一脸凝重,断然否决了带土的提议,脚下本来已经很快的速度愈发迅捷,好像身后受到重创的根本就不是岩忍。

    人在变成野兽的时候,才是最危险的。

    比人变的野兽更危险的是,他还受伤了。

    被七人冲阵激怒的岩忍是野兽,此时此刻的岩忍是重创之后疯狂的野兽。

    这个时候看似可以回头捡便宜,实际上真冲上去,唯一的下场只会是被疯狂的岩忍撕成碎片。

    “杀杀杀~杀掉木叶的混蛋!”

    “岩里?政男!不—我要报仇,报仇!”

    “畜生,畜生,杀掉,统统杀掉!”

    凶戾充满暴虐的疯狂吼叫从无到有,从弱小到澎湃只在片刻之间。

    当头一棒的打击遭受巨创,团结有爱为精神核心的岩忍血迷了眼睛,不管不顾向前发动了亡命冲锋。

    “大家冷静,不要冲动!”

    “不要再冲进去了,是陷阱,陷阱啊!”

    “用忍术,快用忍术,把这片地方全部翻过来!”

    终于还是有冷静的岩忍想到了紧急应对的办法,在死亡与鲜血迷了神智冲锋的岩忍身旁,一道道土龙开始护卫着他们,向着前方快速延伸。

    “轰……轰轰……”

    未散的硝烟开始延绵,忍术隆起了大地,掀翻了树木,深藏其中的起爆符一个两个被出动,爆炸再次延绵出去。

    只是这次,再没有让岩忍悲愤欲狂的死伤。

    找到了前进的方法,走上报复之路的岩忍没有发现,在已经奔逃到了桥梁的木叶众人更前方,密密麻麻如潮水的蛛网丝线在急速回缩。

    随着回缩的蛛网丝线,一眼数不过来的起爆符从地下,从树上被揭了下来,一路向着桥梁对面飞去。

    犬冢獠故意撤掉了这一段地方的陷阱。

    爆炸声开始变得稀落起来,裂开丛林的土龙蔓延了出来,形成道道相夹的通途,直到峡谷边沿。

    当木叶众人跑过桥梁,岩忍带着凶戾的身影冲出丛林,带着一往无回的凶悍,直扑向前。

    “小心桥上有陷阱!”

    冲出丛林,依然还有理智的岩忍在大声警醒,但已经被愤怒填满身躯,嘶吼咆哮着冲在最前方的岩忍却不管不顾。

    “造桥,我们自己造桥,快,不要走原来的桥!”

    集体的智慧总是很强力,紧急情况下,还是找到了办法。

    延伸到了峡谷前的土龙再次涌动起来,互相交缠着拧成一股,横空从峡谷上方探像对岸,更有直接的土龙直接装上了原有的桥梁,蛇一般扭曲着绞缠了上去。

    “轰隆——”

    一声巨响,澎湃的火光轰然炸响,整个峡谷都抖动起来,原有的桥梁在火焰中顷刻就成了碎片,连岩忍自造的土桥都收到眼中波及。

    前进的道路被岩忍自己毁掉,却有一口大气从心里重重吐出。

    “阴险奸诈的木叶鬼畜!”

    愤然叱骂,有一丝得意。

    “绝不放过你们!”

    咬牙切齿的冲着峡谷对面咆哮,横空交织的土龙速度愈发快捷起来,不过片刻,在众志成城的团结协作下,新的桥梁通途已经搭建。

    “我们上,报仇!”

    以上忍为首,造桥的短暂休整过后,群情激奋已经无需多言,一呼百应再度踏上了追杀。

    绝对不会放过木叶的混蛋!

    “所以,好好看着吧各位。任何时候都不要失去冷静,战斗比的就是谁先头脑发热。”

    排头的岩忍已经跨过了峡谷,一脚踏上对岸大地,屹立在丛林边沿,犬冢獠的头发在飞,凝声向部下训诫,然后发动攻击。

    “咻—”

    细密的啸音响起,天突然变烟。

    仿佛箭雨遮蔽了光明。

    “我要宰了你啊啊啊啊啊——”

    神智崩断的绝望悲鸣,像已经自投罗网的野兽。

    如箭矢坠落的长发,带着数之不尽的起爆符,目标是已经挤满了人的峡谷桥梁。

    自以为得计,却又再度陷入了死局,先前的努力,都成了笑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