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八章:对千军
    说实话,犬冢獠很不理解草之国的地形。

    明明是个草原,偏偏靠近西方却有连绵的山脉跟丛林。

    草之国西方是那些国家呢?最出名的莫过于岩石雨的土之国跟风沙荒原的风之国了。

    恶劣环境到了草之国边界戛然而止也就罢了,突兀的变到草原已经很叫人惊奇,却在荒僻与草原之间,一点过度都没有,硬生生夹出来一片山脉跟丛林。

    真不知道是什么样的自然玄奇才能施画的鬼斧神工。

    站在丛林边缘的树上,一眼望去,无穷尽的山岩伫立,延绵远去,塞满了天地,森林的繁荣跟荒凉的岩土之间,半点过度色彩都没有。

    犬冢獠作为队长,又是实力最强的一个,自然是一马当先走在队伍最前方。

    岩忍作为先锋侦查的部队,已经被浇灭殆尽。

    不是他们不够精锐,能够作为忍军前侦的岩忍,自然不会太过疲软,毕竟是关乎生死的事情,于情于理都不可能太好对付。

    可作为熟练最多的一部分,被犬冢獠一网打尽,用来做情报来源。人少的精锐也叫波风水门拔掉。

    剩下那些高不成低不就的家伙,自然也没逃过灭亡命运。

    跃出丛林,跨过毫无过度的林木与岩土之间,在犬冢獠的带领下,队伍向着荒凉的岩土深处突进。

    身上还带着绝杀岩忍残留的血腥味道,没有人问为什么要放弃起爆符遍布,适合游斗,有优势地形的丛林地带,反倒要一头扎进岩忍主场,放弃适合自己的便利场所。

    在队长的命令没有危机性命的时候,队员或者部下不可以质疑或拒绝执行。

    这是忍者规章上有明文规定的事情。

    所以明知道,放弃丛林优势,一旦进入荒凉的岩土地区,本来人数就绝对劣势的他们,一旦遭遇岩忍就将绝对不利,但依旧跟着犬冢獠埋头前进。

    以犬冢獠为箭头,左右个三,一行七人组成利于突击的矢锋阵型,一路向前,向前,带起烟尘。

    随着距离深入,渐渐队员们明白过来,那句全力阻止岩忍进入陷阱区域的话,犬冢獠并不是说说而已。

    他真的打算言出必践。

    只是,面对岩忍的忍军,只有区区七个人的队伍,真的没有问题吗?

    带土几次忍不住想大声问出来,想要破口大骂犬冢獠找死,却看看沉默的卡卡西跟一只埋头前进,一声不吭的琳。再看看犬冢獠原来带着的三个部下,最终还是咬咬牙,一字不吭。

    他不想被人看遍。

    哪怕硬着头皮也要扛下去。

    “咻—”

    徒然有利器破空。

    还不等带土悚然而惊,随犬冢獠挥手,一蓬烟沙已经从地上射出,将飞来的手里剑吞没,旋即一转一卷,便将隐藏在暗处的岩忍解决。

    整支队伍一阵风般卷过,并没有因为突来的袭击停留片刻。

    甚至,除了一开始的破空声,带土连敌人的模样都没看见,一切都已经结束。

    犬冢獠干脆到迅捷的杀伐,将他心里最后一点想要质问的不忿也打消。

    两年的战斗磨砺,带土已经不是当初那个单纯到被三山岩一句话就算计的孩子。

    管中窥豹,虽不愿意承认,可从刚才来看,犬冢獠确实有让琳崇拜的资格跟实力。

    至少在带土看来,犬冢獠那份毫不拖泥带水,犹如碾死蚂蚁的利落,同为上忍的死鱼眼卡卡西是办不到的。

    于是这就有了一些信心,虽然还是忐忑独对千军的生死。

    这样一路冲下去,面对岩忍的军团已经是必然的了。

    有了第一次袭击,第二次就不再远。

    “敌人,是木叶!”

    “区区七个人而已,干掉他们!”

    为军团开路的岩忍前锋发现了他们,攻击在第一时间展开。

    一个中队的岩忍包抄了过来。

    “卡卡西,左边归你,右边归我,比一比!”

    撂下的话音犹在耳,烟风卷过,犬冢獠已经骤然加速,炮弹一样冲到了右边围过来的岩忍身前。

    “嗞啦—”

    “簌簌—”

    雷光扫过,烟沙如云席卷。半个中队的岩忍就没了声息。

    来时气势汹汹,死的悄无声息。

    犬冢獠的对手弱的像一群菜鸡。一个回合而已,作为对手的岩忍已经集体扑街。

    另一面,剩下半个中队的岩忍,在卡卡西精绝凌厉的刀锋下鸡飞狗跳,狼狈不堪。

    虽然不如犬冢獠多以,打卡卡西依旧以一己之力压制了半个中队的岩忍。

    “唰—”

    烟云卷过,整备卡卡西完虐的岩忍扑倒一地,身上已经没有一处完好的肌肤,细碎的烟沙将他们打成了筛子。

    “不要浪费时间,目标是岩忍中军。一路突进过去,不要给他们反应时间。”

    “我们只有一次机会,必须抓住,尽量给岩忍造成足够多的损失。”

    没有给卡卡西说话的机会,犬冢獠再度回归队伍,重新组成阵型。

    电光火石之间解决了岩忍一个中队的兵力,阵列前进的部下却才堪堪迈过交战线。

    时间恰到好处,仿佛犬冢獠从不曾短暂的脱离过队伍行动。

    卡卡西抿嘴,没有收回手中的兵器,一个纵身沉默的重新回归队伍。

    交手虽然短暂,但卡卡西依然察觉到了一些东西。

    岩忍……似乎没有什么高手。

    一个中队,居然就这么摧枯拉朽被全歼,从始至终没有出现按照队伍组成,必不可少的上忍存在。

    这叫人有些费解。

    岩忍的高手……都去哪了?

    但也怪不得,犬冢獠敢以只有两个上忍的七人队伍去冲击岩忍的军团。

    显然他对岩忍目前这种缺乏高手的情况早有预料。

    这一发现,让卡卡西心里越发不是滋味。

    天才在面对一个更加天才的通灵是,通常都避免不了产生有别平常的心思。

    短暂的思索与失神,卡卡西抓紧了手中的兵器,奔驰中凝聚精神。

    虽然岩忍的高手可能不多,但一会依旧免不了是一场恶斗。

    目光悄然瞥过凝沉中全是紧张的带土,肃然中带着僵硬的琳,还有那三个虽然不认识,可目前是队友,一路都很沉默的人,卡卡西目光满满锐利。

    不得不说,犬冢獠的计划有些疯狂。

    当岩忍成千人的军团真是出现的眼前是,哪怕卡卡西认为犬冢獠虽然疯狂,必然有所仰仗时,依旧忍不住心猛地提起。

    “木叶的家伙们,区区其个人而已,你们太狂妄了!”

    “一群小鬼而已,居然敢直接冲击我们忍军,把他们剁碎!”

    “从你们开始,杀光木叶的所有家伙!”

    羞恼的咆哮,喋血的嘶吼,义愤的吵杂,在岩忍军团发下木叶七人众的那一刻同时响起。

    “交叉掩护,跟我杀进去。卡卡西,注意保护!大家不要怕,岩忍的高手不多,交给我来应付。到时候注意听我的命令!”

    话音未落,犬冢獠已经一马当先,化身为雷霆卷着烟云撞穿了岩忍前扑的凸出部分,狠狠杀入了岩忍军团中心。

    面对岩忍成建制的忍军,犬冢獠毫无畏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