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七章:情绪调动
    带土鼓着眼睛,忿忿不平的盯着犬冢獠看,眼睛都不带转的。

    犬冢獠先前的话简直要把他气死。

    什么叫一直都是蠢透了的样子?

    我现在已经是中忍了好吗!?蠢货是不可能成为中忍的好不好!

    带土不服气,尤其是在心爱的姑娘面前丢脸,被人说蠢,叫他的心里充满了怨气。

    人与人相处很有意思,有些人,哪怕很长时间不见,但是只要开口一两句话,曾经的一切,哪怕落满了尘埃,也会在瞬间鲜亮起来。

    带土又想起了当初的毕业考试,这一刻对于犬冢獠的‘新仇旧恨’齐上心头。

    他是个豁达又心宽的人,但不代表真的没脑子。

    跟犬冢獠这个人的相处,貌似带土觉得,哪怕见识过了他的实力,听了止水说了那么多他的光辉事迹,依旧佩服不起来。

    宗其原因,恐怕就是当初的第一印象不那么美好吧。

    所以带土一直都觉得,卡卡西是他最讨厌的一个,现在才知晓,原来还有人可以比卡卡西更可恶。

    尤其是看到琳知道犬冢獠的身份之后,目光透出的那股透彻清澄,没有一丝杂质的崇拜,带土就感觉更心塞了。

    阴险奸诈的白毛,跟卡卡西一样讨厌的臭屁家伙。

    嗯,心底善良的带土,对于犬冢獠的愤恨,大致也就是这种程度了。

    如果能打犬冢獠一顿,最好是能让琳把那种挠他心痒痒的目光投注到自己身上,那就再好不过了。

    “水门前辈,拜托了。”

    “互相协作才对,獠你也一样,务必不能放任岩忍越过神无昆。不然我们的麻烦就大了。”

    商讨很正式,在犬冢獠郑重其事的拜托后,波风水门一样的严肃,还带着一些凝重。

    情报交流过后,岩忍目前的状况已经大致有所了解。

    山中三天虽然有情绪,可人家也不是没本事。几个岩忍的脑袋摘下来,想要的情报综合一下就很清晰了。

    情况比预想中的严重。

    深看了一眼还淡然的犬冢獠,波风水门心间的沉重到是放下了少许。

    至少,严重的情况下,还有己方的援军。不至于真的到捉襟见肘的艰难地步。

    岩忍不对具体情况不可能渐渐淡淡就是摘几个脑袋,由山中家一个中忍秘术查探一番就能一目了然。

    但有山中家成员的好处就是,情报收集起来会快捷的多。用已有的情报,结合形式推断,很多事情就能有个模糊的印象。

    岩忍上千忍军,还是突袭,定然不会很轻松就能应付过去。

    好在目前情况因为犬冢獠这只队伍的存在,还有一些腾挪的余地,不用走上极端。

    卡卡西已经是上忍,但毕竟太年轻了。才刚刚晋升不久,虽然是天才,可刚刚还因为显摆而固执冲动了。

    尽管犬冢獠的年龄跟卡卡西也是差相仿佛,却在处理事件上,成熟了太多。反倒很让人忽略他的真是年龄。

    “卡卡西他们就交给你了,獠,自来也老师可是经常向我提起你呢。对了,螺旋丸真的是个很厉害的忍术!”

    语意带着赞赏还有一丝钦佩,波风水门拍了拍犬冢獠的肩膀。动作自然而亲近,温和纯粹让人生不出抗拒之心。

    “放心吧,水门前辈。”

    感叹着水门天然的亲和,犬冢獠没有拍胸脯,淡淡的保证蕴有强大的自信。

    一副万事有我的淡定模样。

    “好。卡卡西,带土,琳,接下来的行动,全部由犬冢獠来指挥。你们三个听从他的命令,就像听从老师的命令一样。在老师回来之前,他是你们的队长。”

    跟犬冢獠点头,郑重表示收到他的承诺。波风水门很干脆的回头叫过来自己的弟子,不容分说的吩咐。

    原先极端的打算是由卡卡西来充任队长指挥战斗,他独自一个深入敌后行动,现在有犬冢獠当面,波风水门稍作权衡就有了新的决断。

    “凭什么是这个阴险狡诈的臭嘴白毛啊老师!我觉得卡卡西……”

    一句话就被剥夺了到手还没暖热乎的队长权力,卡卡西还没说什么,只是冷冰冰盯着犬冢獠看,带土却先爆炸了。

    相比较卡卡西的讨厌,犬冢獠临见面简单的一句话,在带土的心中一惊取代了卡卡西两年来奋斗得到的地位,成为他首选的讨厌目标。

    “带土,服从命令。这是战争!”

    已经做出决断的波风水门,断然呵止了带土的不满。

    战争时期,可不是平日可比,容不得放肆。

    带土怔怔的愕住,看上去有些不认识自己老师的样子。波风水门难得的见的这般严肃。

    又跟弟子们交代了一番,着重叮嘱要服从犬冢獠的指挥,波风水门雷厉风行,目前情况也不容他再分说太多,交代完毕之后,向犬冢獠颔首,便一个闪身消失。

    老师走了,再说什么都晚了。这一次真是干脆到利落的措手不及。带土只能继续鼓着眼睛生闷气,愤愤的瞪着犬冢獠。像个敢怒不敢言,收了委屈的小媳妇。

    琳是个服从命令的好姑娘,对老师的交代没有半点异议。比较意味的是,卡卡西对于波风水门的命令,自始至终也保持着沉默。

    “还有点时间。那就先来解决一下我们之间的内部矛盾,然后再带你们去认识一下我的部下。”

    迎着带土愤恨,琳闪光,卡卡西冷漠的目光,犬冢獠来到了三人面前。

    “首先是恭喜,带土,恭喜成为中忍。”

    就在对抗严阵以待中,犬冢獠对带土的第一句话就再次让人怔住。

    明明上一句话还带着满满的恶意好不好,怎么就接了这么一句?

    这转折有点大啊。

    “哼!这有什么,带土大爷我可是要成为……”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会被称赞,但带土心大,一愕之后昂起了脑袋翘起鼻尖,就要炫耀起来。

    “成为最强吊车尾吗?”

    嘴角挂笑,犬冢獠一句话就吧带土给呛死。

    “阿斯玛跟红豆他们,早在一年前就是中忍了。止水现在估计已经是上忍了。带土你还差得远咧。”

    “可恶,就知道,你这个家伙,臭嘴的白毛你……”

    “写轮眼开了吗?止水的写轮眼两年前就已经快圆满了!”

    “我……你……我……”

    “我不跟没开眼的宇智波说话。”

    一套连击,宇智波带土沉没。

    虽然有了怼死犬冢獠的心,带土却被打击的整个人都灰暗了下去,一点也没那个气了。

    揭老底的伤真的好疼啊,十足扎心了,魂淡!

    “犬冢獠,赌上上忍之名,来跟我战斗一……”

    闹腾的缺根筋队友带土沉默,犬冢獠目光看过来时,卡卡西一抓刀,直接摆开了架势,用冷漠的口吻说着中二的话,却也同样被打断。

    “你打不过我的。千鸟这种东西,是我几年前就玩剩下的。”

    开口一句,就一点都没有情面可讲。犬冢獠不是在说打击人的话,只是脸皮很厚而已。

    千鸟是玩剩下这种话,估计也就只有面对卡卡西,犬冢獠才会说的这么风轻云淡了。

    面对波风水门对于螺旋丸的称赞,他是屁都没放一个。

    “而且你的目标不应该是我。水门前辈才是真正的强大,黄色闪光,至少跟自来也大人不相上下的人,忍界第二个获得遇到可以放弃任务,不算失败的人呢。”

    犬冢獠的话语平缓,卡卡西的目光却猛然一缩。

    忍界第一个获得遇到可以放弃任务待遇的人,叫做旗木佐云。

    “如果你想找对手的话,我并不是个好的对象。就我所知,目前最接近水门前辈的人,是宇智波止水,雾忍口中承认的瞬身止水。”

    最为好友,犬冢獠很不厚道的将止水扯出来背锅,推荐给了目前还是中二时期的卡卡西树立为标靶。

    单纯从战斗方式上来说,最接近波风水门的人确实是宇智波止水。

    两个都是走的一击必杀的速度流派。

    “琳,如果有什么医疗忍术方面的问题,可是来找我哦!我对自己在医疗忍术方面还是比较有信心的。加油吧,我们之中就只有你一个医疗忍者呢,治疗方面,就全部拜托了!”

    卡卡西放开了刀柄,目光锐利中带着思索,然后都化作斗志。犬冢獠在怼完了两个男性后,明显的对野原琳差异对待。

    “啊?哦!哦,谢谢队长!请多多关照!我一定会全力以赴的!”

    犬冢獠连怼带土跟卡卡西的气势太盛,忽然的温和让琳有些没反应过来的手足失措,明显楞了一下,反应过来之后就显得非常激动又珍重,闪亮亮的目光看上去居然带着崇拜。

    作为文明未曾谋面,却充斥传闻在耳的同届第一,琳对犬冢獠怀有崇拜并不难理解。

    “可恶,臭嘴白毛!”

    然后,消沉的带土飞醋吃的飙起,什么见鬼的打击跟黯然,统统都在此刻燃烧。

    “友好的问候结束。时间紧急,我们出发!目标,全力阻止岩忍进入陷阱区域!”

    没有给带土爆发的机会,犬冢獠怼完人就跑。

    短暂的接触,三言两语的交谈,犬冢獠已经把新部下的情绪都调动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