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六章:相见
    苍天古树下,空间有些阴暗。

    即使因为季节的原因,树木枝叶并不茂盛,但足够粗壮的枝桠依旧遮住了大量的光明。

    虬扎的树根如同龙蛇,半裸露在地面。

    土色黄忠带着一些烟沉。那是常年落叶**之后留下的痕迹,代表这地方的土地养分充足。

    可惜,地面上并见不到多少花草。

    古树攫取了太多阳光,于是土地再怎样肥沃,也没有花草生存的空间。

    并不友好的丛林空间,木叶忍者跟岩忍几乎同时发现了对方。

    精锐的岩忍令行禁止,在发现木叶忍者的第一时间隐蔽了身形并占据了树上的优势地形。

    木叶前来的忍者是个朝气的年轻人,他有一头黄色偏金的头发,看上去很显眼,配上俊秀如奶油小生,却并不娘气的精致脸庞,任人一眼看了,就会留下非常深刻的印象。

    他是三忍自来也的弟子,木叶在职的精英上忍,实力已经跨过了影级,未来挂逼王太子的老爹,第二个获得看见可以放弃任务荣耀的木叶忍者,他是波风水门。

    不过二十岁出头的年纪,已经成为忍者梦寐以求的影级高手,出身一般的波风水门活的像个美好的寓言与和说。

    在实力上他已经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在人生上他也处处领先与自己的师傅自来也。

    不知道多少人对阳光如太阳的波风水门羡慕嫉妒到咬牙切齿,恨不能以身相替。

    实力绝强,叫人仰望畏惧。人生美满,一路顺风顺水。

    除了出身过于平凡,波风水门至今为止的人生,妥妥是赢家模板。叫人看的心烟眼红。

    可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

    比如现在,波风水门就有点点烦恼。

    他的弟子,享有天才之名,已经晋升为上忍的卡卡西,骄傲又固执的张扬去冒险。

    “老师,你说过,现在我才是队长。所以我有权利安排我想要的行动。”

    这般强硬的拒绝了他的安排,卡卡西选择一意孤行。

    “就像老师一样,一瞬间就解决敌人。”

    耀眼的电弧在手中跳跃。不顾老师的劝阻,卡卡西一骑绝尘而去。

    像个炫耀自己成绩,想要得到在意之人夸赞,乃至于刮目相看,卡卡西执拗又亟不可待,甚至冲动。

    侦查情报什么的,已经被此刻的卡卡西抛到了脑后。

    他只想用实际行动来告诉自己的老师,我—卡卡西—是个天才—并不比任何人弱。

    琳震惊,目光追着卷起土龙狂飙突进,笔直冲向敌人的卡卡西。

    一直以来都认为卡卡西很强很厉害,但这次依旧没能避免震惊。

    查克拉已经凝聚到肉眼可见的地步,而且这种强大的雷霆力量,真的是卡卡西吗,那个人?!

    恍惚,琳有些发傻。

    老师不久前才使出了一种从未见过的无印忍术,这才过去了多久,卡卡西就已经掌握并推陈出新了。

    可知道,经过老师的悉心传授,我跟带土两个人,还练其中的理论都没搞明白呢。

    卡卡西,不愧是我们的天才呢。

    “嘁—有什么了不起。臭屁卡卡西。那个奸诈的白毛早就会玩这种东西了好不。都是人家玩剩下的而已,有什么厉害的。”

    从来都不放纵卡卡西装逼的带土,吃味着吐槽,让自己的声音清晰的传到了琳的耳中。

    “奸诈的……?带土,你是说犬冢獠吗?那个犬冢一族的天才?他也会卡卡西现在使用的忍术?”

    琳听到了带土的吐槽,如愿的将注意力放到了带土身上,带着不可置信,一连问了好几个问题。

    感觉有些不可思议呢。

    明明卡卡西才是第一次用这样的忍术。

    “那有什么啊。止水可是跟我说过,不单是这个,对了叫什么来的,哦是雷鸟?千切!?鸟切?!算了,反正那个奸诈白毛,不但会用卡卡西的这个忍术,连老师的蚊香丸一样会用!”

    “那么厉害的吗,他。”

    听罢带土得意又不屑的述说,琳的将信将疑消散,目视自己的老师,想要得到肯定的答案。

    “厉害什么啊!我一定会超过他的,哦对了还有卡卡西,将来我一定要一个一个,把他们统统打倒!琳你要相信……”

    眼见自己的话并没有起到想要的作用,非但没有打击到卡卡西的威望,反倒让琳陷入了同时崇拜犬冢獠那个奸诈白毛的境地,带土顿时急了,张嘴就是一阵赌咒发誓,却话还没说完,眼前一直谨慎戒备的波风水门已经消失不见。

    下个瞬间,波风水门已经出现在狂飙突进,杀到岩忍身前的卡卡西背后,一闪之后,非但逼退了岩忍的袭杀,摆手一拽,带着卡卡西飞身到了百米开外。

    只不过一个刹那,横跨空间,逼退岩忍,泯灭卡卡西失控的千鸟,再闪身退开,只留下一抹黄色的光泽在敌人的眼中。

    波风水门的快,已经到了一种常人无法理解的地步。

    岩忍的脸色骤然难看到便秘。

    波风水门轻巧的一次出手,他已经想起来了关于黄色闪光的传说。

    感觉今天出门烟云罩顶。

    这是没活路了啊。

    “嗤嗤嗤……”

    正自哀自怨,却听一阵细微嗤响。

    岩忍扭头循着声音去看,只见自己脚下忽然开始冒烟。

    “老师,我……”

    目光倏忽转换有些凌乱,并非第一次体验飞雷神的卡卡西脚踩实地之后的第一件事便是带着不满,想要问问老师为何在他即将成功之时横加干扰。

    “卡卡西,快看。”

    手掌覆盖在卡卡西的脑袋上,压着他尖尖的刺猬头将目光扭到岩忍那边,波风水门一脸严肃,没有给自己得意弟子争辩的机会。

    “轰—!”

    “啊~”

    火骤然灼缭了目光,轰鸣崩飞了粗壮到足以跑马的古树枝桠,伴随着一声愤慨不甘且痛苦的惨叫,烟尘飞漫。

    “老师,这……”

    卡卡西愕然,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那好像是起爆符的爆炸。但为什么呢?那里怎么会有起爆符?明明我就没有用那东西。

    “带土,侦查周围!”

    没有回答卡卡西的疑问,也没有追杀重伤的岩忍,波风水门肃然到凝重,拍着弟子的肩膀一个闪身从新回到了队伍之中。

    “咕噜……”

    打开了写轮眼的带土突然吞口水,却只发出干涩至极的动静。一张刚还不忿的脸刷的一下白成纸。

    带土活像忽然知道自己得了不治之症,就剩下两秒钟好活一样。

    “带土,带土……怎么了,发生什么了?你看到……”

    骤然色变的带土揪住了琳的心,她不安有焦急的追问,却叫老师打断。

    “附近有多少起爆符,带土!”

    波风水门肃声,带着凝重,从带土的脸色上看,情况可能还要超乎预料。

    “咕嘟……老师……数……数不过来,根本数不过来。整片森林都是,无论树上还是地下,起爆符已经贴满了!距离我们最近的,就在我我脚下,咕嘟……“

    死亡威胁来的措手不及,干涩的口腔已经产生了粘稠白沫,岑岑冷汗从带土额头不停渗出来。

    简直是要疯。

    到底是哪个神经病,把起爆符这么用!

    整片树林到处都是起爆符,而且还藏得很隐蔽,打开写轮眼才能大部分看到,这是要炮轰天下吗?

    “冷静点带土,别紧张。有老师在,大家都不会有事的。你仔细看看,起爆符上的符绘,是不是我们村子惯用的手笔。”

    脚下就踩着地雷,波风水门却艺高人胆大,在众弟子骤然色变中依旧冷静沉着。

    “呃……呃还真是。老师好厉害,明明看不到,居然一下就知道,这些起爆符都是出自我们……混蛋神经病啊!到底是哪个家伙脑子有病,埋起爆符有这么不分敌我的吗!”

    带土的脑回路说不上清奇,但他也不是过于蠢笨,顺着老师给的思路往下,忽然就明白了过来。

    感情现在他这是被自己人坑了啊。

    能够这么大量布置木叶出品起爆符的人,除了未谋面的同僚,绝对不可能会是敌人。

    木叶从未战败,敌人如何可能缴获这些多到可以笼罩整片森林的木叶出品起爆符。

    反应过来的带土,恨不得跳起脚来狂骂一通,但还没有石乐志理性让他不敢抬起自己踩着起爆符的脚。

    鬼知道那个神经病白痴到底给起爆符设置的是那种引爆方式。如果是触发式的,一抬脚岂不是就要升天!

    敢把起爆符埋便森林的混蛋,鬼知道他会有什么错乱的神经。

    带土不敢赌,所以只能破口大骂。

    卡卡西跟琳的脸色也不是很好看,岩忍忍者的呻吟惨叫萦绕在耳,哪怕带土的破口大骂也不能遮盖。刺激的他们的小心肝扑通扑通直跳,乃至于渐渐收到带土谩骂影响,对那个布下陷阱的人有所愤恨。

    这里就是个火药桶好么,真是简直了。

    想想刚才拖着千鸟一路冲过去,居然到最后才引爆了岩忍脚下的一枚起爆符,卡卡西就觉得庆幸有不可思议。

    “我知道了!一定是那个奸诈的白毛。真是太卑鄙,太无耻,太可恶了!犬冢獠,你这个混蛋,我知道你在这里,你这个家伙,给我滚出来!”

    谩骂中的带土似乎是被愤怒冲晕了头脑,又或者一怒之下七巧以通其六,剩余的那条也临时贯通,将认识的人都在脑子里过了一便,居然就想到了把锅扣到犬冢獠头上。

    论行事风格,在带土看来,他所认识的人里面,只有犬冢獠那个阴险狡诈的家伙才会这么干。

    不得不说,憨人有时候也是能歪打正着的。

    带土的栽赃,虽不中,但也不远了。

    “喂,宇智波家的笨蛋。一年多快两年没见了,你还是那副蠢样子,一点长进都没有。一直都是这么大吼大叫的样子,蠢透了啊!”

    嫌弃有不耐烦的声音从头顶传下,雷光带着烟云降临,轰然将挣扎未死的岩忍踩到气绝。

    雷光敛去,烟云落下,犬冢獠一脸鄙视,居高临下俯瞰着愕住的带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