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五章:到来
    嘴上抱怨的厉害,叫嚣着要这样那样,回到营地之后,山中三天臭着脸自己先回去休息,独留奈良盐水前去汇报情况。

    他不想,十分不想,一点点也不想见到犬冢獠。尤其是最近这两天越发疲惫的时候,最不想见到的就是他们的队长。

    那个每天我们操劳一夜回来,一大早神完气足的队长,无论从那个角度看,都好糟心。

    所以眼不见心不烦……至于刚才的叫嚣……

    奈良盐水是好基友,他才不会没眼色的挤兑呢。

    “啊,牟田原来你也在啊!吓我一跳,你不要总是悄悄跟人后面好不好,吓得我感觉都睡不着了要。”

    一转头,被悄然跟在身后的油女牟田吓了一跳,山中三天没好气的一通怼。

    怼完就走的山中三天没有看见,面对目无表情的油女牟田,奈良盐水尴尬的都快挂树上了。

    “牟田……不好意思啊,把你忘了……”

    存在感之低,已经突破了某种极限的油女牟田睁着死鱼眼,静悄悄的看着尴尬不已的奈良盐水。

    “没事,已经习惯了。看你跟三天那么要好,我就没打扰你们。先走了。”

    冷淡的打了招呼,一路尾行回来,嘴上说着已经习惯,却不着痕迹的怼了一番,油女牟田转身消失。

    “哈,啊哈……”

    目送油女牟田冷漠的背影远去,奈良盐水就剩下不知所措的尬笑。

    明明出去的时候,他们两基友负责贴贴贴,油女牟田负责侦查情报,防止布置情报泄露,而且半路上也差点想起来了,可怎么就是没想起了呢。

    这下真是尴尬了。

    有油女牟田这么一出,奈良盐水跟刚刚睡醒,神清气爽的犬冢獠汇报的时候,就显得很有精神。

    “知道了。还需要多久能够全部完成?”

    听完奈良盐水的汇报,犬冢獠很淡然,既不夸奖也不点评,有点听之任之的意思。

    自家队长看上去,越发感觉高深莫测了啊。

    想到就有的抱怨,奈良盐水不禁又多看了两眼淡定的犬冢獠。

    真是,越来越搞不懂了,自家的队长。这幅大局在握,胸有成竹的模样,很叫人迷惑呢。

    “两天之内就能全部完成。到时候,陷阱发动足够笼罩神无昆桥左右三里。不过队长……岩忍真的会来吗?而且,这么大的陷阱,我们不布置连锁起爆装置,没问题?”

    眼瞅基友已经到了爆炸的边缘,队长始终都是那副万变不惊的不起波澜的模样,再这么下去害怕真的会出现裂痕,奈良盐水大局为重,还是没耐住问出了心中的疑惑。

    “三天让你问的?”

    有点惊讶奈良盐水的率先妥协,本来以为几个人会一直死撑下去。

    “岩忍肯定会来,而且一定会突袭神无昆,从这里直入火之国,木叶在这边的防线是最空虚的,也是对岩忍最有利的。”

    “迟则十天半个月,早则三五天之内就会见分晓。你也是奈良家的,不要把你的族长想的太简单。简单的侦查任务,还用不到我这个上忍出马。”

    “不要把这次任务当成简单的情报侦查。这几天做好战斗准备。”

    没有等奈良盐水回答问题,犬冢獠反倒是先说了一大通,很是严肃的样子。

    尽管不在意部下的冷战对峙,但要是能免了,也没什么不好。带他们出来是卖人情给奈良鹿久,让他们沾光捡功劳的,不要出事才是前提。

    否则人情没卖出去,反倒自找没趣惹一身骚,虽然不怕事,也很麻烦。

    最近才又死过一次,犬冢獠的心态不可避免的发生了一定的变化,他自己也清楚。

    以前是自我隔离,之后是穷尽算计,现在吗,自保之力有了,那就一切都向简单化的来吧,不惹事也不怕事。

    就这样子,先让自己活的自在一些,别整天处心积虑向着自保,向着算计人,其实挺累的。

    “行了,你也累了一晚上了,赶紧回去休息吧。其他事情有我。”

    不等奈良盐水回过味来,说着大包大揽的便宜话,犬冢獠开始撵人。

    走在回去的路上,奈良盐水还有些懵。

    犬冢獠的态度跟他预想中的差异有点大,到这会他还有点没回神。

    怎么……突然就这么好说话了。

    这套路不对啊!

    还有啊,既然郑重其事的说了要备战了,那为什么不告诉我,到底要不要布置引爆装置啊?

    别不是,队长你把这个问题忘了,所以这会一直在死撑?

    突然感觉自家队长有些不那么靠谱了。

    明明泷之国任务的时候,虽然很拽叼,但还是很靠谱的呀,怎么才半年多而已,就变这样了呢?

    奈良盐水心里的一部分疑惑解开了,但也产生了新的疑惑。

    回去跟基友转述了之后,在基友看叛徒的眼神下又度过了几天,就在奈良盐水再度怀疑,自己是不是被自家队长忽悠了,说好的岩忍为啥还没来的时候,负责侦查的油女牟田带着一阵风冲了回来。

    “有情况,三天,走。”

    自我怀疑中的奈良盐水神色一肃,叫了还在昏昏欲睡的山中三天一声,拔腿就往犬冢獠那跑去。

    “岩忍来了。”

    “多少人?”

    “五个队伍,不少于二十人,从三个方向过来。”

    “哪边人多,哪边人少?”

    “北边最多,西边最少。”

    “距离呢?”

    “人少的最近,人多的最远。”

    奈良盐水跟山中三天赶过来的时候,两个人快速的一问一答已经交流了情报,犬冢獠陷入沉思。

    一时间三个人的目光都聚集在犬冢獠身上,等待他下达命令。就连最怨念的山中三天这时候也很老实。

    岩忍来了,事实证明犬冢獠的判断正确。那么他们在这荒山野岭的蹉跎了这么多天,就不算白费功夫。

    “牟田带路,我们走。去人最多的那边。”

    片刻沉吟,分析利弊,犬冢獠有了决断。

    命令下达,一行人按照标准的战斗队形开始出发。

    “队长,不用消除宿营痕迹吗?”

    赶路开始,奈良盐水抽了一眼生活痕迹明显的营地,问道。

    “没必要,只是岩忍的先锋侦查。绕开他们的先发队伍就行,我们速战速决。”

    犬冢獠头也不回,淡然的声音随风过耳。

    战斗来临,也不容想太多,对于犬冢獠的安排没有谁提出异议,脚下发力奔驰。

    风声刮过,虽不见敌人,心却已经骤然澎湃。

    真是久等了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