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四章:抱怨
    不满正在积蓄。

    自从来到神无昆,身为队长的犬冢獠独自出去侦查了一番之后,队伍就驻扎了下来。队员们没有得到任何说明。

    犬冢獠将独断专行发挥到了一个很高的水准上。

    一路行来,有疑惑却没有问过,所以到现在依旧各行其是,一样没有询问为何停留的原因。

    虽然认可犬冢獠的队长权威,也佩服他的实力,但关系不好就是不好,这不需要隐瞒。

    于是随着时间,队伍中的不满渐渐滋生。大家相处的很不愉快。

    当然了,这份不愉快并不包括犬冢獠在内。

    有人打下手干活,他只要动动嘴就完事,剩下的时间就是自由安排,简直轻松愉快简单到不要不要的。

    本来以奈良盐水的聪明才智,不应该将队伍之间,队员与队长的对抗情绪经营成现在这份就差爆发的境地。

    不过,山中三天到底是他的好基友,哪怕当初是基友有错在先,这么长时间过去了,加上犬冢獠的表现貌似也不那么将冲突放在心上,很是懒得理会的样子。

    觉得受到轻视的奈良盐水自然而然的就站在了好基友一边,选择统一战线,用沉默来对抗犬冢獠的威压。

    假假的我们也是个家族的天才,也是要脸面的。

    当初那么狂霸拽酷叼的人是谁?这会又让我们上杆子上去跪舔,做梦呢?!

    泷忍村走了一圈,就没想过再有合作的一天好吗。

    鬼知道这次犬冢獠特意将他们要过来当部下,打的是什么心思。

    讲真,这一点到是奈良盐水他们想多了。犬冢獠真的只是单纯的杀熟随口叫了他们而已。

    当然,也是存了一点点送些功劳给他们的意思。

    毕竟神无昆桥之战有波风水门兜底,谁来还不是捡功劳啊。

    给奈良鹿久添了不少烦恼,顺手送点人情给他的后辈,也是应有之意。

    不过既然部下统一了战线,不愿意先来递出和解的意愿,犬冢獠也没得上杆子贴上去。

    身为队长,得矜持。理解命令得执行,不理解命令也得执行。

    既然领会不了精神,就自己个憋着吧。反正犬冢獠大爷是为了你们好。

    于是满怀满心都是憋闷的山中三天跟奈良盐水,休整了一天之后,按照犬冢獠的命令,开始昼伏夜出的去神无昆桥弄陷阱。

    “水,你说他是不是有病?”

    天上群星璀璨,腰上帮着一根绳子,把一张起爆符隐蔽的贴在桥梁下方,脚下是烟漆漆深不见底的峡谷,黝烟的像能通往幽冥。吹着冷风的山中三天没好气的抱怨起来。

    “明明是侦查任务,我们天天到这里来贴起爆符是干嘛?他就算定岩忍会来,而且一定会走这里?”

    嘴上不停的抱怨,怨气浓郁的像个新寡的媳妇,山中三天趴在桥底,吹着料峭的呜呼冷风。

    春天的风,实际上并不温暖,因为是山里,还是晚上,又加上峡谷,就更冷的不行。

    奋斗了大半晚上的山中三天脸已经被吹得发青了。

    顶星夜战,吹着冷风,困乏交加的山中三天抱怨的越发起劲。

    “三天,你要是累了,换我来吧。”

    没有回答好基友的抱怨,站在桥上扯着绳子的奈良盐水皱眉,岔开了话题。

    虽然一起用沉默跟孤立来对抗没有好感的犬冢獠,但说真的,奈良盐水还是不习惯在背后说上峰怪话。

    而且他也相信,犬冢獠不会无缘无故的瞎折腾。

    既然叫他们来这里布置陷阱,就一定有把握岩忍会来。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他会这么笃定罢了。

    他们来布置起爆符已经好几天了,桥头两边已经埋下去不少,今天连桥上都开始布置了,但实在是想不明白缘由。

    陷阱这种东西,应对小部分的敌人还可以,一旦是大军压境的话,完全没有效果的好么。

    人家侦查的忍者不可能不仔细搜查,只要招出来一张起爆符,这么多天的功夫可就白费了。而且起爆符也没有这么密集使用的啊。

    “算了,还是我来吧。昨天就是你,今天也该到我了。该死的,这破桥为什么这么长!为什么要我们贴这么多起爆符?他打算毁掉这里还是怎样?没有触发装置,到时候怎么引爆!”

    否决了好基友的提议,山中三天继续执行蜘蛛侠的任务,却止不住的不停抱怨。

    他不能理解的东西真的是有点多。尤其是不明白,哪怕犬冢獠认定了这里是岩忍必经之路,可布置陷阱光贴起爆符,不设置引发装置,你这是来搞笑的吗?

    对犬冢獠殊无好感的山中三天,反正横竖是看自家队长很不顺眼就是了,渐渐有向八字不合发展的倾向。

    奈良盐水不说话,也没有再岔开话题或者阻止好基友抱怨,全当他在发泄吧。

    反正身在营地的犬冢獠是听不见的。

    山中三天喋喋不休,碎碎念般的抱怨中,深邃的夜晚时光悄然过去,东方冒出一丝白。

    又是新的一天到来。

    已经来到神无昆好几天了,除了贴贴贴,就剩下疲惫和百思不解的困惑,以及快要压抑不住要爆发的怨念。

    队员跟队长的相处,不应该是这个样子的。

    “水,不行,我今天回去一定要问个明白,不要拦着我,不然我怕会爆炸!”

    一夜操劳,归程的路上,早起的鸟儿脆声空灵丛林,又乏又怨的山中三天终于忍不住,准备回去跟犬冢獠正面刚一波。

    “我们一天一天忙得像狗一样,昼伏夜出的烟天白夜都快颠倒了。他就天天待着无所事事,不是发呆就是做白日梦,凭什么连个解释都没有!”

    凭他是队长,要是不说,你还要再跟他打一架是怎么的?再说了,你打得过他吗?

    同样很疲惫的奈良盐水翻了个白眼,不想理会自己长期日夜颠倒,已经烦躁的有点石乐志的好基友。

    你爱说就说吧。反正你也就是嘴炮镇山响,动真格就是怂。

    “天,我们是不是忘了什么?”

    有晨风冰凉凉吹过面颊,带着丝许山林的湿润,奈良盐水又在基友喋喋不休的抱怨中熬了一夜,有些浑僵的脑袋一清,感觉好像想起了什么重要的事情。

    “哪有忘记什么?你是不是太累了?我就说,那家伙指定在折腾我们,这是报复,不行,今天回去一定要好好跟他讲一下道理,没有他这样的队长!”

    山中三天对犬冢獠的怨念已经突破了天际,什么情况到了最后都能扯上去,明明是安慰好基友来着,也把犬冢獠拉出来躺枪。

    奈良盐水除了翻白眼,已经不想说话了。

    坦白说啊基友,咱们队长的做派虽然很不好,但你真的确定你能刚过他?

    而且从实际出发,人家也不会为了当初那么一点点冲突就无聊到这么折腾报复人啊。

    起爆符可都是人家提供的,这玩意虽然不贵,但架不住这会数量多啊。这几天贴出去上万张了都快,你自己心里没点数吗?

    折腾人报复,人家犯不着这么浪费吧。

    再说了,真像你说的那样,人家格局也太小了。

    我们是部下来的,你这一下不但说了队长,把自己也带进去了你知道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