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三章:抵达
    草之国是个神奇的国家。

    跟常年阴雨靡靡的雨之国一样,草之国有他独特又鲜明的特色。

    青青草原一望无垠,风吹过时,荡起浪涛阵阵。

    明明南方就是阴雨终年的雨之国,西北方向就是以岩石雨闻名世界的土之国,偏偏草之国就是一片草原。

    如果雨之国的特色阴雨还能算作夺天地造化的自然环境奇异,草之国这种明显不应该出现的草原地形就显得有些生硬了。

    感觉整个国家都是为了贴合特色,硬生生随意捏造出来的。

    不过这些对犬冢獠来说无所谓了。

    无非是隐蔽方面受环境阻碍比较大一点罢了。

    木叶可是五大流氓的老大,哪怕草忍发现了行踪,还敢上来围追堵截不成?

    估计是借个胆子给他们,这些以贩卖情报为生的草忍也不敢。

    所以,一路进入草之国后,尽管不时就会撞到一些执行任务的草忍,但除了最开始有过一些紧张,习惯了之后,就是各走一边,互相视而不见。

    至于犬冢獠,从一开始就根本无视了这些打酱油的草忍。

    河之国,泷之国这么一圈走下来,假假的也有一年多将近两年的时间了,小国寡民的忍村是个什么出息,还不是门清。

    除了一心想要搞事情的,比如说二战的雨忍,现在的泷忍。那个小国家的忍者,遇到五大国的流氓不是绕着走?

    因而,安全进入草之国后,犬冢獠看上去越发的心思不属了起来。

    除了偶尔在草忍出现的时候,留意一下对方的动静,犬冢獠更多心思都用在了想事情上。

    比如这次,奈良鹿久选派他来这里,两人心照不宣达成的默契。

    奈良鹿久在他伤情刚刚转好,就行事了强制任务全力,将他强行派遣到了草之国来,可谓是迫不及待。

    很显然的有一种不想让他继续再待下去的意思。

    但这其中,奈良鹿久给他的感觉,并不是怕麻烦,而只是单纯,不想烦恼罢了。

    似乎……是嫌弃。

    嫌弃他犬冢獠太能惹事,所以一接到岩忍有向草之国异动的风吹草动,第一时间就把他丢了过来。

    至于说,经历过之前的事情,奈良鹿久是不是看出了什么,想要赶紧撇清干系,谨慎自保,这倒是不可能。

    作为火影的嫡系铁杆,又是奈良一族的当代组长,奈良鹿久的身份地位摆在那里,只要不是正面跟木叶的几个大佬开怼,他是不用怕任何人的。

    将犬冢獠一把丢到草之国,单纯的只是因为不想让他继续留在身边搞幺蛾子罢了。

    一个冬天,犬冢獠折腾出来的事情已经够叫奈良鹿久也大开眼界了。

    在他的眼里,犬冢獠是个典型的熊孩子,三天不打上房揭瓦的那种。

    赶紧支走了,眼不见为净才好。

    对岩忍的战斗,奈良鹿久追求的是全局掌控,犬冢獠的存在就是最大的碍眼。

    奈良鹿久聪明的掌控欲不喜欢无法指挥的家伙,而犬冢獠正是不可掌控人物之中的翘楚。

    当然了,支开犬冢獠,眼不见心不烦只是主要目的之一。

    如果只是为了清静,奈良鹿久没必要同意犬冢獠带上奈良盐水他们三个。

    毕竟这三个人可算得上是后起之秀,在各自族长那里都是挂了名字的,属于家族的未来,哪怕成才不了,没达到最高预期,那也是家族中坚。

    就为了安抚犬冢獠,让他老老实实滚蛋,就答应他的要求,派出奈良盐水一行三人一起来,太有点大材小用,不拿豆包当干粮。

    实际上,奈良鹿久没有点破,犬冢獠也就装作不知道他这是在试探某些事情。

    至于说奈良鹿久在试探什么,犬冢獠多少能够猜到一点。

    团藏萨玛是必不可少的。

    然后还有的就是关于泷忍,准确说是关于上木,想要看看可不可以把这个隐藏在暗处,不怀好意的高手调出来。

    关于找狗的行程中所涉及到,与木叶形式相关的事宜,犬冢獠可是在恢复期的时候,详细的形成文字汇报过了的。

    再接着还有的就是,关于岩忍是否有雇佣高等级叛忍的事情。如果有,岩忍应该会选择派人前来狙击犬冢獠前往草之国。

    假假的,犬冢獠不算是庸手好不。值得岩忍关注的人物之一来的。黄土都晋级到准影了,还打不过犬冢獠呢,这么一个人怎么都值得岩忍多加关注的吧。

    一旦袭击没出现,那就可以顺势试探一番,关于岩忍要在草之国开辟第二战场的具体动向。

    至于奈良鹿久还有没有别的用意,犬冢獠暂时猜不到,也不想去猜。

    反正跟他无关,只要做好自己分内的事情,跟奈良鹿久可以交差就好了。

    明明有个首屈一指的聪明人奈良鹿久在,干嘛煎熬自己脑汁呢。

    救白丸折腾的命都差点没了,有这份胡思乱想的闲情逸致,多享受下劫后余生不好么?

    再不济,总还可以再回忆回忆当初那一发电磁炮的感觉,抓点灵感来改善进步也好啊。

    于是,二度合作的队友们发现,相比上一次威压满满不靠谱却还有点谱的队长,这会真的是一点谱都没有了。

    一路上,不是在发呆放空就是在走神梦游,就连赶路都是一眼就能看出来,只是用行走的本能跟随他们几个而已,一点自主判断都没有。

    所以这样的队长,要来干什么?当储备粮食留着抗灾吗?

    摄于犬冢獠之前泷忍一行的银威,也只能心里吐槽一下,继续兢兢业业了。

    “我们到哪了?距离神无昆还有多远?”

    目无焦距跟着前进的犬冢獠忽然醒来,冲着断后的奈良盐水发问。

    “顺利的话,明天中午就能到达神无昆。”

    面无表情的回答犬冢獠的问题,奈良盐水看上去已经麻木了的样子。

    实际上,他不是很明白,为什么要一路直冲神无昆。那里有什么值得在意的东西吗?

    完全没有。

    而且这次的任务,也只是简单的侦查而已,为什么要变成这种目的性明确,带有十分可疑针对性的行程呢?

    奈良盐水是聪明人,所以难免就想的多一些。不过不去询问的情况下,也是徒增烦恼。

    “很好,那么在没有危险的情况下,保持前进速度,明天我们就在神无昆休整。”

    没有理会部下明显的郁闷,犬冢獠才不想多费口舌做什么解释。

    本来就是杀熟不杀生才叫来的陪衬,也没指望过初次接触就不和谐的家伙还有什么余地。

    大家面和心不和,维持住表面功夫就可以了,挺好的,没必要摆出一副假惺惺的作态来,反倒更不自在。

    于是队伍继续前进,沉默的只有风吹草地,草浪起伏声绵绵悠远,传响四方。

    第二日午后,按照预定时间,一行四人来到了神无昆。

    站在古木丛林之中,放眼远眺,摇摇可见丛林远方的尽头,有一道细长的烟线横断了大地,那是一个巨大的峡谷。

    在峡谷的某一处,有一座桥,连接着横亘蔓延不知多长的峡谷左右。

    林峰吹过,还稀疏的枝叶的婆娑声不太细密。

    犬冢獠站在树冠之内,目光遥望那座飞架南北的桥梁,渐渐深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