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三章:决心
    犬冢獠在想问题。

    四下里是青茂的草木,早春的花朵点缀在盈盈青碧之间,一眼过去,神清气爽。

    清风徐来,微微带着一丝残留的冬寒,却并不碍着温暖,反倒愈发衬托了春日的兴荣。

    三个队友正在周围警戒,探查着可能的敌人踪迹。犬冢獠悠闲的坐在树桠上,摆动双腿,看上去百无聊赖的样子,跟兢兢业业的队友比较起来,格格不入。

    不过大家都是老熟人了,这些细节犬冢獠是不会在意的。

    油女牟田,山中三天,奈良盐水,依然还是他们三个添为部下,想来同样不会在意队长的不务正业。

    嗯……大概吧。

    哪怕他们真的在意,想想之前‘愉悦’的相处,想必也就不会说什么了。

    跟奈良鹿久特意提要求,要了他们三个来组队,为的不就是现在这种效果么。

    队长只要在重要时刻挺身而出做决断就可以了,剩下的事情都交给部下就行了。

    “队长,附近没有发现可以痕迹。”

    侦查了一番之后,油女牟田跑来汇报。

    “就地扎营吧。我们距离神无昆还有多远?”

    随手折了一根细嫩树枝叼在嘴里,犬冢獠摆了摆手示意听到,然后懒散的发问。

    “以我们目前的速度前进的话,最多再有一个星期就可以到达预定目标地点。”

    油女牟田那张虽然女相,却没有什么存在感的脸上,看不出什么不满,很正式的回答了队长的提问。

    “还有一个星期啊……”

    犬冢獠复述了一遍油女牟田给出的时间,漫无目的的目光忽然就涣散的失去了焦距。

    距离纲手把他跟白丸从生死线上拉回来,已经过去了两个月了。

    北国的风貌还有些萧瑟,草之国已经一片繁荣。

    时间在不知不觉中又跨过到了新的一年。

    正是草长莺飞之际,犬冢獠却忽然感到了一些些迷茫。

    在心里做了很多的准备,这段时间可以用十年为单位来计数。

    草之国,神无昆,一个关键的节点。

    当真的面对的时候,哪怕已经做了那么长时间的心理建设,犬冢獠还是没能避免恍惚。

    倒不是害怕或者什么的,只是初次上手面对至关重要的节点剧情,还想着去改变它,多少有些激动之后的忐忑罢了。

    毕竟这一手下去,涉及到的变化应该是非常大的。

    嗯……至少带土是死不成了。卡卡西拷贝忍者的称号也不会再有了。

    然后,汹涌澎湃的蝴蝶效应必然会出现,到时候,能应付得当吗?

    暗自琢磨了一下自己目前的状况,再想想未来可能出现的变化,即使信心并没有受挫,却还是难免恍惚。

    这里……可是有火影世界第二boss藏身呢。那可是斑爷啊!

    万一到时候坏了斑爷的好事,斑爷不管不顾拖着垂死之身出来怼他,犬冢獠不确定自己能不能跑得掉。

    别看斑爷现在全靠外道魔像续命才能苟延残喘,而且也早把轮回眼送出去养着了,但那毕竟是斑爷啊。

    哪怕下一秒就会喘不上气来挂掉,但斑爷就是一根小拇指伸出来,估计都能摁死他。

    精英上忍在巅峰的斑爷面前就是盘菜,在苟延残喘的斑爷眼里顶天也就是一盘硬菜。

    哪怕是太子时代,排一个挂逼榜单,斑爷也是妥妥的三甲在列。

    初代纵横时,斑爷的挂就是数一数二。

    疾风传里,位面之子开挂无上限,斑爷这个天之骄子也没掉出前三,就连上一个时代的气运之子千手柱间也被斑爷生生踩下去了。

    这么一位对手,绝对不是好想与的。

    想想这些,感觉就有些无奈啊。

    典型的穿越不敌挂逼好吗。

    不过也就是再琢磨了一番罢了,犬冢獠可没有打算就此罢手。

    迎难而上多男人啊。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大爷的日子不过了,求的就是一个念头通达啊。

    斑爷而已怕个卵……大不了偷了就跑。

    猥琐流而已,犬冢獠大爷这么多年早就玩的驾轻就熟了好伐。

    最后整理了一番思绪,再次坚定了信念,犬冢獠恢复了精神,开始想其他事情。

    白丸这条狗,感觉要不成了。

    纲手用阴封印将白丸体内的外来户统统隔离了,然后告诉他,经过慎重诊断,得出了一个不行也得行的方案。

    把白丸炖了……不对,应该是把白丸整成人柱力……貌似人柱力这个词也不太恰当……兽柱力或者狗柱力到还更贴切一点……算了,还是用人柱力吧,这个好理解。

    综合来说就是,七尾在白丸体内,拉是拉不出来的,要拉出来,白丸就只有屎路一条。

    又不能放任不管,毕竟那可是尾兽来的。而且还有星的能量跟疯掉的地怨虞烟木在,白丸的情况复杂到只能采取纲手给出的解决方案。

    而解决白丸体内复杂隐患的问题,至少需要数年的时间才可以。在此之前,白丸必须留在湿骨林由蛞蝓大仙人亲自看顾,防止可能产生的能量暴动。

    也就是说,至少在三战结束之前,白丸要跟他的铲屎官两地分居了。

    身为犬冢一族,养狗养成这样,犬冢獠也是服了自己。

    每每想到这些,犬冢獠都想挫牙,却不知道应该怪谁。

    怪纲手太马大哈,白丸被人弄走了,她都没反应过来?

    可这事情的起因却是因为自己跑去泷忍,被烟木吃掉了一个影分身才造成的。

    何况,纲手也只是负责治疗白丸而已,并不负照顾的责任。是他自己把白丸扔下的。

    那么,怪他自己吗?

    可是融合后观看了烟木记忆的犬冢獠,却只能挫牙花。

    神特么能料到居然会有这种发展节奏啊。

    为了振兴泷忍,野心勃勃的的烟木重练地怨虞,又怕被角都知道,于是就把主意打到了七尾身上。

    干掉一群尸位素餐,腐朽的老不死当做养料,不等所谓的百年圣物成熟,以自己为容器,准备吞掉七尾来当做补充,强行练成地怨虞。

    巧了吞掉了他的一个分身上大部分的能量,甚至连精神力量也一口吃了大半下去。

    然后等最后一步召唤七尾,准备吞掉的时候,意外很自然就出现了。

    本来就是强行上马的半吊子东西,自己都控制不住,摆好了阵势准备请七尾入瓮的时候,把白丸召了过去。

    于是鸡飞蛋打也就不奇怪了。

    烟木拼命封印了七尾的神智,留下躯壳却吃不下去。

    因为白丸见机不对,又察觉到他身上有自家主人的气息,以为自家的铲屎官被吃掉变成粑粑了。

    白丸当时就狂暴了,不管不顾让烟木种了一部分地怨虞到体内,一门心思就像把烟木咬死。

    结果不言而喻。

    本来就是强行操作,勉勉强强的烟木,在白丸拼命的情况下,勉强封印住了七尾,却拿白丸没了办法,差点还把自己搭进去。

    简直就是鸡飞蛋打。

    于是不得不提前去找星忍村的星,以此做行险一搏。

    接下来就没什么好说的了,同样野心勃勃的上木把他卖给了角都,准备从中渔利走上人生巅峰,最终大家在星忍村拼了个你死我活,谁也没落得好。

    “千般算计,万般谋划,你忘了成事在天啊泷影烟木大人。不过还是要给你点个赞,马丹上木身上你也神不知鬼不觉的留下了后手。要不是看了你的记忆,谁特么能想得到?”

    “你这种四处留种的行为很不好啊,祝你不得好死咯烟木桑。关于上木跟你的消息,我可是已经放出了,你们两个就继续相爱相杀,不要来烦我啊。”

    “我来草之国,可是要干大事呢。”

    清风过处,绿草伏腰,枝桠上的嫩叶松快招展,散发勃勃生机喜气。犬冢獠目视一望无垠的草原,双眸之中泛起利光。

    这次熊之国一行,他跟白丸可是险死还生,要不是有纲手在,恐怕早就死的硬挺了。

    所以,等草之国事宜结束,不管角都、烟木、上木他们三个,谁活到了最后,犬冢獠都打算好好跟他们亲近一番。

    身为一个养狗的,得让他们知道,铲屎官之怒到底是怎样一种恐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