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九章福祸2
    纲手是个骄傲的人,哪怕是个忍界中不占主流的女性,但她依旧是骄傲的。

    足够傲视群雄,屹立在巅峰的实力是一方面。

    更多的却是,森之千手这个名字赋予她的加持。

    任谁有一个纵横无敌的大爷爷,还有一个叱咤风云的二爷爷,自己的实力也还过得去,都免不了会骄傲。

    把这种骄傲叫做与有荣焉也好,或者说是传承也罢,总之纲手的骄傲毋庸置疑。

    哪怕她平时看上去大大咧咧的很和善,甚是可以说是粗豪。

    可那是因为她有足够的资本,去做一个万事不萦于心的女汉子。

    有实力,有资历,却不高傲,仅仅只是骄傲的人,关键时刻就会很在意维护自己这份传承荣耀所肩负的责任。

    比如说现在,一人一狗两个不那么叫她喜欢的家伙垂死,归根结底的起因在她,而在她准备弥补这份过错的时候,赶巧又被人打扰了。

    直性子,没耐性的纲手就很愤怒。

    嫩白纤柔的手握成拳头,挥动起来就像两柄大锤,每一次下去,地上就是一个足够一家人作为祖坟的大坑。

    纲手的怒火从不遮掩。

    号称忍界最强之力的五尾人柱力汉,面对暴龙暴走的纲手,唯一能做的也就是不停的加速开车,被捶的像条慌不择路的败犬。

    硬碰硬被死狗一样捶飞了几次,哪怕是高手的荣耀也顶不住。

    至于人柱力的自尊更是被汉扔到了九霄云外。

    两根胳膊疼的都打摆子了,还硬嘭上去,是嫌活的太逍遥了还是怎么着。

    巅峰一拳能够正面怼裂须佐能乎的拳头,并不是号称最强之力就能抵抗的。

    哪怕纲手现在并不是全力爆发,至少她还没有解放阴封印。但纲手怼爆的是宇智波斑的完全体须佐能乎。

    不偏不倚,就是跳起来,然后结实的一拳头上去,斑爷的须佐能乎就裂了。

    旁观起来看,似乎也没什么,尤其是斑爷当时那份冷静,居然还有心思评头论足。

    但细思起来……尼玛那只是单纯的一拳头而已啊。

    哪怕纲手运用了查克拉爆发,使出怪力来催动的拳头,可那也是纲手的常规攻击手段好不好。

    斑爷要是敢站在那里不动弹,纲手就敢一通王八拳给他锤死。

    所以现在的战斗就出现了很有喜感的一面。

    岩忍的进击如同浪涛拍岸,一波又一波冲击的猝然之下,应对不足的木叶节节后退,眼瞅着就要被压制到城墙根。

    作为高手局的战斗力,被派来支援,抱有厚望的汉却在抱头鼠窜,不要说颜面了,连最后一点矜持都特么喂狗了。

    不想被母暴龙锤成小饼饼,汉也只能狼奔冢突。

    相比起偷袭砂忍的战斗,汉起码开局一直到结局之前,都是无人能治,一副横冲直撞无可抗衡的霸气,这次的出场简直惨不忍睹却又异曲同工之妙。

    结果都是被人打成狗。

    一个人就拦住了秋道一族十几个巨人,还跟秋道丁座打的有来有往的黄土,瞥见耀眼到丢人现眼的汉,脸烟的就像他身上的岩石铠甲,一副从此便秘一生的鬼样子。

    明明对云忍的战场已经很艰难了,还咬牙抽调汉你过来支援,是为了一鼓作气打破木叶的乌龟阵,你这会的表现……

    不知道为什么,本来应该很纠结很痛心的黄土,莫名其妙的感同身受中突然有种吾道不孤的窃喜。

    原来不是只有我一个会本木叶的混蛋搞的狼狈不堪抱头乱跑啊。相比起来,汉好像更不堪吶。

    这下老头子就算是怪下来,而不是让我爽到飞天了吧。

    大战之中,看着纲手逆流而上,追着汉打成死狗,黄土走神了。

    前仆后继的岩忍如同浪涛,憋足了一整个漫长冬季的怒气都在这一场大战中爆发出来。

    哪怕他们的旗帜高手汉被纲手追着猛揍,也没有太多影响他们攻破木叶乌龟阵的决心。

    好几年了啊,就算宅家里蒸个包子这会都能追着小姐姐满街跑,抱着小妹妹乱啃了,我们还蹉跎在前往目的地的中途。

    想一想这个冬天收到的挑衅,想一想这个冬天忍受的屈辱。

    几乎天天被人在营外叫嚣,然后抽打蹂躏他们的土影大公子,好几千号岩忍却只能眼睁睁看着,有心无力,憋屈的想要原地爆炸。

    再看看现在,我们的高手高手高高手,五尾人柱力的汉同样被木叶的人锤的快要生活不能自理,除了埋头乱跑,全无还手之力。

    简直就是恨不能咬碎一口白牙。

    好在,大局上依旧占据着优势。这次选择的时机真的够好,已经全面压制了木叶的阵线,只要再加一口气,突破到城墙脚下,就能一鼓作气拆掉那个该死的乌龟壳。

    于是战斗的局势有些诡异。

    高手局里,因为纲手,木叶进本压着岩忍在打。

    中层局里,岩忍略微占据优势,但黄土他们想要突破阻拦也不是一时半刻就能达成。

    偏偏人手最广,却也是层次最低的局面上,岩忍的洪流高呼着毕其功于一役的信念,不管不顾的疯狂向木叶挺进。

    战争有时候就是会这样,出现有趣的局面。

    哪怕中高局层面上,大多时候他们的胜负就能决定一场战争的最终结果。

    可有的时候,就会出现由下至上的逆转。

    战争总是一环扣一环,哪一环出现了崩坏,都会影响到最终胜负。

    砂忍与木叶的决战,因为上层的不力而战败,眼下的岩忍,却在中高层迟迟不能建功的情况下,似乎有逆转的可能。

    毕竟,哪怕汉被纲手像撵狗一样追着爆锤,不也是牵制住了木叶方面第一的高手么。

    何况中层局面上,岩忍还占据这一定优势,至于最下层的普通忍者对弈,木叶已经岌岌可危了。

    数年的蹉跎,眼瞅着胜利已经触手可及了。

    压抑了太久太久的岩忍,高涨了,疯狂了。

    他们爆发出了最大的热情与勇气,准备将木叶淹没。

    然后,太阳升起来了,喊杀声在持续。

    太阳落下去了,喊杀声依旧在持续。

    月亮在东天边际若隐若现,已经是应该要点上火把,通宵夜战的时候了,喊杀声忽然停了。

    “撤退,撤退,全部撤退!”

    岩忍的首领铁青着脸,默默注视着黄土跳着脚越过了他发布命令。

    到了这个时候,就算是个傻子也看出来了,木叶那道从开始一直岌岌可危到现在,还会一直继续岌岌可危下去,随时都能崩溃的防线就特么是个坑。

    他现在恨不得将之前那个悄悄通报消息给他的木叶暗部抓出来,千刀万剐剁吧剁吧成一坨去喂狗。

    什么纲手被牵制不可能出手,什么可以配合攻破木叶防线。

    我特么信了你的邪!

    居然利用老子迫不及待的心态,木叶……

    “啊——”

    千万种理由千万种伤悲,汇聚成千万种痛,欲语还休,终化作一声孤狼垂死般不甘的咆哮。

    以为是木叶内部矛盾,有机可乘,最后却发现……屎里有毒啊!

    老子要杀人啊啊啊啊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