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八章:福祸1
    北风呼啸,春满大地也没遮住湿冷。

    角都循着线索一路追踪到了田之国,目睹了一张岩忍对云忍的大战之后,再找不到半点线索。

    于是郁闷的想要爆炸。

    他并不是个擅长追踪的人,只是活得够久,所以经验比较丰富罢了。

    信奉实力至上的角都,不会为了追踪这种事情,就浪费一个心脏专门去找有这方面特殊能力的人。

    平常的时候,追踪这种事情跟他角都基本是绝缘的。

    目前为止,除了初代火影之外,还没有人逃过他的狙杀。

    所以追踪,不存在的。

    就这份自信,追踪数天之后的现在,角都一无收获,还郁闷的想要原地爆炸。

    他丰富的经验告诉他,犬冢獠把他耍了。一个重伤在身还带着一个重伤员,不可能也不应该跑到两个敌对势力交战的战场。

    来田之国绝对是十死无生的选择,所以引诱他角都一路追踪过来的线索,都是假的。

    犬冢獠这个时候不用想,早就已经回到了泷之国木叶的大本营。

    不过到底是积年的老鬼,一次失误引来的打击并没有对角都造成太多伤害。

    确认犬冢獠已经脱身,甚至回归,角都二话不说回头就去找上木。

    不过行程依旧不顺利。

    十几天时间过去了,上木没有回归泷忍。

    熊之国大名聘请的亡命之徒冒险一击,将首领高层一去不复返,人心惶惶的泷忍一举击溃。

    角都不确信烟木的生死,但很肯定上木还活着,可他却失踪了。

    明明泷忍失去了烟木之后,能够独揽大权的就是他,而且之前为了走上泷忍巅峰,上木可是毫不犹豫出卖了烟木的情报。

    于情于理,上木的失踪都不应该。

    但事情就是这般发生了,角都纵然见多识广,一时之间似乎也失去了计较,不知道应该从何处着手比较好。

    至于说惶惶然退回去,猬集村子的泷忍,角都懒得理会。

    一群失去头领,天生就没有大志的庸人而已。如果不是上木出卖情报,角都根本就不会回泷忍去找烟木。

    最终,角都准备前往泷之国,不是为了寻找上木,也不是追查烟木的生死,而是准备盯死犬冢獠。

    事情发展成现在这个模样,细细想来,犬冢獠才在其中起到了关键性的作用。

    而且当初在场的四个人,如今上木失踪,还是放弃了唾手可得权利的失踪,可见隐蔽的心思多强,肯定不好寻找。

    烟木生死未卜,同时也跟犬冢獠有着至关重要牵扯。

    最后犬冢獠是三个敌人中最能明确下落的一个,角都不盯着他也就奇怪了。

    何况,跟犬冢獠之间可是有不少旧账要算。再说,岩忍雇佣过他,现在前往泷之国战场,还能兼顾岩忍雇佣,再赚一笔。

    最近因为意外**件,角都可是少赚了不少。

    能够弥补一点是一点,一分两分赞起来结……扎。

    与此同时,远在泷之国,木叶铸就的城池之中。

    维持着融合变身,急速犬冢獠精神的那颗狗头上,一双不满血色的眼睛有深深的疲惫。

    巨大的身体半倒半卧在冰雪消融的泥泞地面上,锦缎般毛发早就已经是一片狼藉污秽。

    但没有时间去管这些。

    “纲手大人,还没有找到原因吗?我快要支持不住了。”

    疲惫到极限的声音从颤抖着的嘴巴断断续续传出来,口水不受控制的爬过嘴唇滴落下去。

    属于白丸的脑地杵在地上,寄托犬冢獠意志的脑袋也开始低落,萎靡。

    连续十数天的狂奔,其中不但要引诱角都前往错误方向,还要防备随时可能出现的危险,最主要还是借助融合压制白丸的伤势。

    当初本来就是强行爆发过一波,又维持着高强度的秘术变身这么长时间,犬冢獠真的已经到了极限中的极限。

    如果不是因为纲手一直在寻找救治白丸的方法跟评判风险,犬冢獠需要维持变身分担白丸的伤势,吊住白丸最后一口气,否则早就已经昏迷过去。

    哪怕犬冢獠的查克拉确实很多,比一般的精英上忍多上数倍,但高强度的使用到现在,也早就透支过了极限。

    至于说解除封印,释放那些不能掌控的力量,不到最后拼命的万不得已,犬冢獠不会去冒险。

    充满不确定性的力量,对自己的伤害可能还大过对敌人。除非想要同归于尽,不然能避则免。

    “啊獠,你再稍微坚持一会,马上就好,马上!”

    静音满头大汗,焦急之色堆满了俏丽的脸庞,代替凝沉着闭目思考,完全没有听到犬冢獠催促的老师回答,说着抚慰却连自己都无法相信的话。

    这次白丸的伤,真的是好严重。

    如果不是有犬冢獠用秘术拼命吊着,恐怕早就死的硬了。

    而这失误的起因,确实因为她们这对师徒的过于大意。

    内疚跟焦急缠绕着不安,让静音提心吊胆,恍如置身悬崖之上。

    数十个医疗忍者遵照吩咐,围绕着巨大的白丸上下奔跑,一道道医疗忍术被关注到白丸体内,形成最终的探寻结果之后,统统回馈到纲手那里,等待她的决断。

    “轰—”

    城外突然传来轰鸣,大地震动起来,然后就再也没有停下。

    硝烟弥漫,瞬间就高过了城墙。

    忍术碰撞产生的劲风缭乱四射过来,隐约能感觉到查克拉紊乱形成的潮汐。

    不用做什么猜测,一定是城外的岩忍发动过来进攻。

    他们已经憋了一整个冬天,在获知纲手到来的情报之后,又生生憋了一个多月,终于选择在今天这个关键的时刻发动攻击。

    趁你病,要你命,祸不单行成双对,说的便是此刻。

    “纲手大人,岩忍派出了五尾人柱力,鹿久大人请您想想办法,快点过去。”

    一个火急火燎的忍者跑了过来,跪倒在纲手身旁就是一通又急又快的催促。

    相比与救治白丸跟犬冢獠,显然木叶大战的生死更应该,也是更值得关注。

    “老师……”

    静音忐忑又担忧的看着自己的老师,盈盈的眸子里满是恳求,渐渐带上了泪光。

    如果纲手就这么走了,不说白丸,恐怕就连极限透支的犬冢獠都会有生命之危。

    作为好友,静音绝对不想看到情况发展成那个样子。

    可是,本来在忙碌的医疗忍者们忽然都停了下来,一愣之后似乎接到了命令,纷纷向闭目沉思到皱眉的纲手行礼,然后头也不回的奔赴城墙去了。

    显然在心灵网络之中,他们接到了优先级更高,甚至不可违背的命令,于是哪怕是纲手在这里,依旧毫不犹豫的停了下来,扭头就走。

    “老师……”

    静音的呼唤带上了颤抖的哭腔,她恶狠狠的瞪着那个一动不动半跪在地的忍者,恨不能上去踹死。

    “静音,不要为难纲手大人了。岩忍来的太巧了。也许这就是我的命运吧……能够陪着白丸……也不算太惨。”

    断续的声音里有种解脱,也有着不甘,还勉力挺起的头颅溘然落下,血丝密布的眼眸中,光彩急速暗淡。

    形势所迫,回天乏术,犬冢獠自己放弃了。

    他真的是太累了。

    “轰!”

    突然一拳打爆了地面,留下一个巨大,不满裂纹的凹坑,纲手怒气冲冲的睁开了眼睛。

    犬冢獠自始至终都没有拐过她,但这一刻自我放弃的解脱与不甘却像刀锋,狠狠伤害了纲手骄傲的自尊。

    犬冢獠跟白丸落到如此地步的原因,归根结底恐怕要将一大半责任归纳到她纲手头上来。

    这会却连补救的方法都想不到。

    “静音,不要怕。有我在,小鬼他们就死不了。等我解决了该死的岩忍,再回来救他们两个。”

    用恶狠狠的口吻安慰已经泫然欲泣的弟子,纲手脸上怒火熊熊。

    “通灵之术。”

    烟雾闪耀,一只巨大的蛞蝓被召唤。

    “纲手大……”

    “蛞蝓,把他们带回去,绝对绝对不能让他们死了!回头我就去找你!”

    不等蛞蝓打上一声招呼,纲手已经做了吩咐,身后的大袍子一抖,人如出闸猛虎就奔向了城外。

    “听说你号称最强之力的忍者?岩忍的人柱力汉是吗?你也试试老娘的拳头!”

    “轰轰轰轰——”

    轰鸣像爆豆,大地如同蹦床弹动。

    紧赶慢赶,赶到了城楼的静音,站在簌簌落灰的窗口前,看着以狂暴之资,一路追着五尾人柱力汉暴揍的老师,没来由的打了个冷颤。

    虽然接触时间不是很长,但静音对老师的了解还是很沉的,毕竟是自己叔叔的女朋友,而且又没什么过分的心机,是个大气又简单的善良人。

    所以了解起来很容易就深入了。

    如今看情况,纲手大人这次真的是受到刺激了。还从来没有见过发这么大脾气。

    哪怕当初明知道被啊獠用血性匹配研究算计了,也没有发过这么大火气。

    感觉,岩忍今天真的是没有选个好时间呢。

    俏脸上挂着一丝泪痕,静音趴在窗口上看老师大发威风,忽然笑了起来。

    老师虽然看上去真的很生气很火大,但是这不是暴虐的发泄,只是不爽而已。

    虽然没有说过一定能治好犬冢獠跟白丸,但静音此时却坚信,她的老师一定已经有了方法,这时候正在惩罚这些打乱步骤的不速之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