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七章:散场
    世上不如意,十之有九。

    所以烟木的好事一而再被破坏,也就并不显得奇特。

    战斗再度展开,角都不知道出于什么样的考虑,也许是怕烟木再故技重施吞掉白丸,也许是有什么其他的考量。

    总之,在拦住了烟木后,角都带着他,将战场转移到了远处,离开了白丸跟犬冢獠身边。

    烟木的虚晃一枪搞定了白丸,犬冢獠在爆发之后也已经是强弩之末,角都决定先收拾了眼前最大的敌人烟木,然后再一一清理现场。

    在此之前,一切都可以暂时压后,免得不必要的麻烦。

    盘山脚步踱到了白丸身前,犬冢獠脸上神采暗淡,只一双唇紧抿着。

    哪怕白丸已经没了生机,他自己又强自爆发浑身是伤,可犬冢獠依旧没想要放弃。

    他这次来,目的很单纯,就是为了找回白丸。

    事情发展到这一步是没有预料到的,已经坏到了一个极限地步,不过还没有到不可挽回的绝境。

    哪怕还有一丝丝机会,犬冢獠都想要试试。

    那边战斗正酣,这边犬冢獠体内查克拉鼓噪,医疗忍术展开,鲜血淋漓的胳膊就已经痊愈,一双手开始结印。

    角都很自信,无论是对战胜烟木的必然还是对现场的判断,他都有着坚定如信念的自信。

    哪怕在此之前,已经有过好几次被对手打了个出其不意,但角都的自信,依然不改。

    优先解决威胁最大的烟木一直是角都没有变过的选择,于是哪怕间接救了犬冢獠也无所谓。

    他自信能够解决一切。

    然后变故再一次出现,而且这次出现之后,局势就急转直下,一切都脱轨了。

    “秘术—融合变身:双头狼。”

    先是犬冢獠跟白丸那边出现了情况,明明生机已经在白丸身上断绝,可犬冢獠还是选择使用了秘术强行变身。

    烟雾闪过之后,一只两人高,数米长,有着两个巨大狰狞脑袋的大狗出现。

    然而仔细去看,两个狰狞脑袋的大狗,一个脑袋软哒哒的垂着,像是睡着了一样,另一个也是萎靡不振,甚至五官还有些抽搐。

    那颗萎靡却还清醒的狗头,深深看了一眼正在跟角都战斗的烟木,继而扭头就走,风驰电挚,三两个跳跃就蹦到了峡谷上,四肢迈开,转眼就跑了个没影。

    “角都,我们就此罢手怎么样?你去追杀那个小鬼,我去吃了那条狗。然后我们好好谈谈。”

    犬冢獠的退场似乎刺激到了烟木,防御着角都的进攻,他忽然提出了和谈甚至合作的提议。

    一副不将白丸吃掉誓不罢休,不除掉犬冢獠绝不甘心的模样,甚至不惜跟之前还斥之为叛徒,欲处之后快,不死不休的角都放下间隙。

    仿佛接连被犬冢獠跟白丸这一主一仆两个坏了好事,烟木的仇恨都出现了转移。

    角都不说话,只是一味猛攻,来上带着不屑。

    我看上去像傻子吗?区区一个木叶的小鬼,哪里比得上你这个重练地怨虞的心腹大患!就算再跑十个那样的小鬼,也要优先干掉你这个白痴。

    地怨虞是立命根本,有一个就已经够多了。

    “角都,虽然你曾经背叛了泷忍,但毕竟是我们泷忍出身。只要你愿意合作,我可以做主取消你的通缉令,甚至可以把泷忍首领的位置让给你!”

    渐渐被压制在下风的烟木又提出了更加诱人的条件,一副真诚样子。前后的反差看上去已经大的无法弥合。

    “想想看,我们目前已经拿下了熊之国,铁之国已经在我们包围之中,随时都可以收入囊中。只要再拿下田之国,我们泷忍至少就有了跟五大国一较高低的资格。”

    “即使最终结果达不到与五大国并驾齐驱的地步,不能恢复先辈荣光,夺回我们失去的地位。“

    ”但有七尾,四国之地,再加上你我两个地怨虞存在,我们泷忍也会成为五大国之下的第一大势力。”

    “然后只要等待机会,总有一天我们会达到甚至超越五大国!”

    “所以回来吧,角都大哥。这么多年来你一个人在外面恐怕也不会很开心吧。“

    ”当年的事情确实不地道,但那些家伙统统都被我干掉了。“

    ”现在泷忍需要你,我们需要你,而且再也不会出现曾经那种叫人悲痛的事情了。角都大哥!”

    摆事实,讲未来,许好处,用感情。

    战斗虽然还在持续,可烟木却好像被接连的点击打坏了脑子,对角都的态度出现了一百八十度,简直颠覆性的转变。

    “呵~天真!”

    角都最终还是没有忍耐住,虽然是嘲讽,但还是开了口。

    独自游荡在忍界几十年,角都对现实的认知绝对超越了一心想着振兴泷忍,却有些自陷藩篱烟木。

    计划最美好的时候,永远都是在未实施之前。

    而且,这样的邀请太突兀了,突兀的让角都觉得可笑。

    烟木了解他,他又何尝不了解烟木。

    加上上木,他们三个当初可是同一组队友来的。

    “用尽全力挣扎吧烟木。不要再说些没用的废话,既然我选择了走,就没想过再回去。即使回去,也只是为了毁灭你们而已!”

    不屑也好,鄙视也罢,角都终于还是在交战中开口跟烟木交谈。

    “看来角都大哥还是记着当年的仇恨啊。也是,说到底,角都大哥你是有功的,是不应该被惩戒的,当初那些家伙想要杀了你,就是最大的错误。”

    被角都鄙视,被角都压制,烟木忽然消沉,带着浓浓的忏悔味道。

    “一切都是我们的错,角都大哥你是被冤枉的,我知道你是无辜的。”

    烟木说着忽然沉重深刻的话,手上一点也不慢,角都看他的眼神已经像看个傻子。

    “噗嗤~”

    一声洞穿躯体的动静。

    角都的手穿过了烟木的胸膛。继而他的眼睛蓦然瞪大,整个人都发愣了。

    这一击,机会来的非常意外。

    烟木根本就没有防御。他突兀的就来送死了。

    “这下,角都大哥你放心了吗?罪孽已经犯下,就要有人勇于承担。身为泷忍首领,我责无旁贷。角都大哥……回来……吧。”

    语毕,血色触须堆积而成,看不清面容的烟木脸上,烟洞洞豁口一样的嘴角向上微微翘起,继而五官之中鲜血喷溅。

    时间或许过去了很久,又或许只是片刻,穿过了烟木胸膛的手臂仍然横在空中,指尖抵达下沾染的鲜血,臂膀上挂着已经失去了活力软落的触须。

    烟木就这么眼睁睁硬吃了他一记必杀,崩解在面前,只留下一句态度百八十度转弯后,情深意切的恳求。

    愕然,怔滞,哪怕见多识广心狠手辣,角都一时半刻也没有反应过来。

    烟木……就这么死了?

    这个……也太简单了点吧?

    豁然回头,却见自己的地怨虞正在无所事事的围绕着已经软成一坨的血色触须打转,至于上木早已经不知踪影。

    角都回头看了看自己的手,上面还沾着些许未干的血迹,有着陌生有熟悉,埋藏即使几十年的味道。

    料峭长风吹过,彻底沦为盆地的星忍村一片空旷,角都举目四望,除了他自己一个活人之外,再见不到第二个能够喘气的。

    看上去,烟木真的就这么死了。

    孤身屹立,角都迟疑不定。

    突然他好似想到了什么,转身一脚踢在烟木死后散落的血色触须,纷纷扬扬的触须如丝如缕飞散开来,角都的目光注视着每一份变化。

    直到最后一丝触须落下,角都忽然冷笑起来。

    “吃掉了七尾,吃掉了那个蕴含查克拉的石头,这会却什么都没有。烟木,你赢了一局。不过,你不会再有第二次赢的机会了。”

    分身回归,角都不在停留,纵身之后,直往犬冢獠先前离开的方向追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