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六章:贯穿过去与现在之光
    初见偏于冷淡。

    阳光和煦的傍晚,清风拂过庭院,细密的婆娑声清扬。

    犬冢琢磨一手抱在胸前,一手摸着下巴。黝烟如铁塔一样的站在门廊前,看上去就像一座山镇在那里。

    “小獠啊,看到了吗,那是雪姬的女儿,你要好好养育她哦。说不定以后她会比雪妃更强大呢。”

    真诚的语气带着一点点炫耀,好像有点邀功的味道,实际上犬冢獠听得出来犬冢琢磨的意思。

    他真的是在炫耀,然后表功。

    不过图的并不是邀买人心或者感情投资,只是单纯的想要展示一下关爱的诚意跟自我强大而已。

    毕竟雪妃是犬冢一族最强的忍犬,被抱以厚望的后代可并不那么好得到。

    顺便多嘴一句,雪姬是条公狗,灰常优雅,哪怕战斗姿态也不显得狰狞,再加上叫姑娘们爱不释手,看见就想摸一把的外形,原来的名字渐渐就被雪姬取代。

    “哦。”

    犬冢獠冷淡的应了一声,小小个子还不够犬冢琢磨的腿高,站在稍微靠后的位置,如果不是出声,根本就整个都被阴影遮住。

    有些目无表情的看着庭院里,正追着吉祥丸蹒跚学步,爬爬倒倒却欢快又乐此不疲的小奶狗,犬冢獠表示没什么兴趣。

    铲屎官这种高大上的职业,哪怕犬冢獠现在是犬冢一族,同样表示无爱。

    这种不管开心还是难过,就只会汪汪汪叫唤的生物,到底有什么好?

    总爱趟泥水,完了还喜欢在家里上蹿下跳,一到春天满屋子都是掉下来的毛,除了吃就是睡,剩下时间就是闹腾的生物,到底哪里好?

    训练起来累到半死,不训练就会在家里随处方便,说不定还会回头闻一闻再舔上一舔,冷不丁咬上一口的生物,到底哪里好?

    一到下雨天,天气潮湿,身上就有股味道的生物,好在什么地方?

    哪怕人生都经历了两次,犬冢獠对于养狗或者多毛生物依旧是兴致缺缺。

    犬冢獠大爷此生的人生早已经规划完毕,这辈子求的就是一个念头通达,为此不惜一切代价,如此大事,可是很忙的,哪有时间来养条狗铲屎。

    所以,打着哈欠,午睡不足的犬冢獠冷淡又一副敬谢不敏的懒散。

    谁说身为犬冢一族就必须要养狗啊?

    铲屎官?哼哼!

    于是当犬冢琢磨眼瞎,一把捧起小奶狗塞进犬冢獠怀里的时候,犬冢獠大爷一阵白眼狂翻。

    “看,她多喜欢你,吉祥丸都嫉妒了。快点给她起个名字吧。”

    你妹!

    低头嫌弃的瞅着撑起后退,一双细幼的小爪子努力拨拉着衣领,站起来往上凑的小奶狗,犬冢獠很想抖手给扔出去。

    不过你没有办法跟一个装傻的人讲道理。而犬冢琢磨这个粗中有细的大鉄塔这时候就在装傻。

    “白丸,就叫白丸。”

    扭头避开了小奶狗终于颤巍巍努力凑过来,伸出花生仁大的粉嫩小舌头舔舐,犬冢獠兴致缺缺的敷衍。

    “白丸吗?白丸……雪姬……白丸,嗯,很不错的名字哦小獠。看来你也很喜欢她呀!那以后就要多多照顾好她哦!”

    比脑袋还大的蒲扇大手一下就盖在了脑袋上,然后开始婆娑揉动,犬冢琢磨温和的像个好好先生。

    所以,你没办法跟一个装傻的人讲道理。

    犬冢獠能做的只剩下翻白眼,然后不情不愿也好,光荣的秉承犬冢一族的优良传统,荣耀的晋升为高贵的铲屎官。

    二世为人,父母双亡没爹没娘的犬冢獠,冷清的家里终于有了活力。

    “小东西你给我过来!说,桌子上这一滩黄黄的是什么东西?”

    提溜着小奶狗的后颈提到桌上,比桌子高不了多少的犬冢獠一手叉腰,一手指着桌子上显眼的一团黄色水迹,双目圆睁。

    “呜~汪汪呜呜~”

    小奶狗嫌弃的闻了闻可疑的水迹,然后急忙退开,一扭头趴在桌沿上,吐出小小的花生仁舌头,急慌的乱叫。

    “说吧,是你干的吧。”

    正厅门廊上,犬冢獠抱着胸,沉着脸,用脚点了点正对大门的一坨米田共。

    “嗷呜呜嗷嗷~”

    小奶狗追着围绕米田共飞来飞去的苍蝇叫的很欢实。

    “天杀的,谁让你到床上来的?你怎么跑上来的?满床的毛啊,啊~我要疯了!”

    揪着小白狗的耳朵咆哮,犬冢獠吼的脸红脖子粗。

    一张床上落满了丝线一样的狗毛,白晃晃一大片连着一大片,想想要洗干净的劳动量,犬冢獠想死。

    被揪着耳朵的小白狗锲而不舍的扭头,用她还稚嫩的乳牙追咬主人的爪子,玩的不亦乐乎。

    “白丸,你给我出来!家里的椅子是怎么回事?椅子腿呢?”

    气急败坏的拎着只剩下一条伤痕累累,布满咬痕的椅子,犬冢獠一个健步从房子里冲了出来。

    “呜嗷~”

    白丸欢快的摇着尾巴,撒腿就从大门缝隙里钻了出去。

    “你确定你要吃这个?这个白萝卜,生的,很辣……”

    “咔嚓~”

    话还没说完,已经半大的白丸,跳起来一口就咬去了犬冢獠手上大半个白萝卜,一扭屁股边嚼着一溜烟跑了,独留下捏着萝卜屁股的犬冢獠独自凌乱。

    “去吃你自己的。看什么看,都是一个锅里煮出来的东西,无非是加了点盐而已。”

    没有桌子,也没有椅子的客厅,盘腿坐在地板上,犬冢獠捧着自己的饭碗,没好气的瞅着凑过来的白丸。

    “当啷~”

    狠狠的嗅了嗅鼻子,白丸一爪子将犬冢獠的饭碗拍翻在地,然后冲着犬冢獠焦急又担忧的叫唤。

    “死狗~那是虾酱,不是粑粑!我要揭了你的皮!”

    欢乐的生活,从冷淡的最初开始,时光是神奇的魔法,将情愫种下,然后催它发芽生根。

    “白丸,走,走开,快走开!滚,滚啊!”

    没有风雨交加,没有月明星稀,一个在平静不过的日子,修炼中的犬冢獠忽然暴躁起来,赤眼咬牙,抱着脑袋开始撞墙。

    他感觉自己的脑袋快要爆炸了。

    “呜呜呜~”

    白丸焦急的围着自残的犬冢獠不断徘徊,一声声呜咽低鸣,焦躁又不安。

    “白丸,我找到方法了!哈哈,我不用死了!哈哈,真是太好了!”

    兴奋的犬冢獠风风火火的跑回来,手里抓着一大堆困菜一样捆着的卷轴。

    “汪汪汪!”

    已经完全长大的白丸一个飞扑,将犬冢獠摁倒,用她的粉嫩舌头涂脸。

    “白丸,你确定了吗?真的要来吗?一不小心的话,你会死的。”

    密室里,灯火摇曳,无窗无缝的室内气氛凝重而压抑,犬冢獠看着蹲坐在对面,难得正经严肃的白丸,声音平缓字字沉重。

    “呜汪!”

    白丸胸前垂下的锦缎长毛微抖,她轻叫着点头。

    第一次相见,第一次陪伴,第一次闯祸,第一次训斥,第一次梳洗,第一次欢闹,第一次郑重,第一次依靠。

    最初的印象明明是冷淡,却不知不觉就被交织在了一起。

    明明从来没想过做一个铲屎官,却最终要跟着一起拼命。

    就像一种斩不断理不清的缘分,有孽也有情。

    “明明是条死狗罢了。”

    雷霆璀璨,耀眼的光芒让眼前看不清晰,唯独只剩下白丸渐渐灰白的大眼睛隐约能见,犬冢獠艰难的扯动嘴角,漏出了个笑容。

    “别怕啊,马上就把你救回来。”

    手上握着并不太合适的雷刀,但目前没有比这更合适的了。犬冢獠将一身查克拉催动到了极限,生生在烟木浩瀚的查克拉海洋中劈开一方空间彰显存在。

    一圈一圈,无形的磁力开始绕着手臂盘旋,将雷刀跟身体以雷霆为媒介,融合成一个整体。

    “啪~”

    左手在磁力牵扯中艰难挪动,搭在了右手上,单手持刀被犬冢獠变成了双手,盘旋的磁力成倍数增加。

    “嘭,咻——”

    一声并不响亮的闷响,犬冢獠手中的雷刀被射了出去。

    汇聚在身,生生劈开瀚海般查克拉的雷霆化作了一道光。

    炽白绽放着温暖的橙光,一道虹穿过了缠绕白丸的繁多触须,穿过了沦为盆地的星忍村,无声无息没入了边沿挺拔的山崖峭壁之中。

    角都的脚步停住了,烟木跟地怨虞的厮杀也没了动静,缠绕白丸的触须静止,然后开始消散。

    “轰隆!”

    远方,沿着仍然没有散去,弥留在空气之中凝聚的虹光向前,目光被声音吸引的地方,山川在崩塌,极光轰破了大地,刺穿苍穹。

    “啊——小鬼,我要吃了你!”

    迟来的劲风扫过,空气中残留的虹光依旧存在,缠绕在白丸身上的血色触须无声泯灭,跌撞着重新恢复了类人形态的烟木发出撕心裂肺的嘶吼。

    刚才那突然的一招,让他遭受了重创。

    “呯~”

    白丸巨大的身体倒下,一双已经没有了神采的眼睛只剩下残留的血丝跟灰败。

    生命的气息从她的身上消失了。

    “白丸别怕,跟我回家。”

    血如涓涓细流,从肩膀一直到指尖,破烂如麻的衣袖带着焦烟,纷纷扬扬失去了控制的沙铁洒落,扑在头上、脸上。犬冢獠一步一步,艰难走向前去,直接无视了狂暴到疯癫般冲上来的烟木。

    他的眼中,只剩下白丸。

    “烟木,你以为我会给你第二次机会吗?”

    漫天狂舞着扎向犬冢獠的血色触须被斩断,事态变化快的如同电光,角都这一次没有再错过机会,他终于破坏了一次烟木的好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