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五章:第三个
    吞掉了星,吃掉了七尾,烟木身上涌动的查克拉浩瀚如怒海行波。

    远处残骸围成的不规则圆圈,被飓风般的查克拉掀起,滚动着撞到了峡谷峭壁,一层叠着一层堆积向高。

    已经再看不出半点人样子的烟木,咆哮着开始惨烈冲锋。整个人化作一道血色的闪电,带着浓重的血腥味扑向角都。

    纵然白丸坏过他的好事,即便犬冢獠跟他有过节,可烟木准备完毕之后,首选的敌人还是角都。

    不是因为角都最强,而是因为他是叛徒。

    “无谓的挣扎。”

    一击震开了搏命的上木,地怨虞对地怨虞相互纠缠。角都凛然不惧。

    已经不成人形的烟木冲到了近前,动用禁忌之术,拼死一搏的惨烈气息融在血腥味道里,充斥了呼吸。

    “我比你更清楚地怨虞的本质。邪门歪道是不可能战胜我的,烟木。”

    色泽纯正的地怨虞触须凝结成臂膀,与烟木正面相撞,角都目光如凝,有着绝对的自信。

    “不管邪门还是歪道,只要能够干掉你,就是正道!”

    一身血腥的烟木,连说话都带着腥风,自信一点也不输给角都。

    同样都是地怨虞秘宝在身,角都的纯正,烟木的诡异。

    借助着星跟七尾的力量,烟木的地怨虞虽然属于强行催生的次品,却也跟角都打了个旗鼓相当。

    没有忍术,更不需要幻术,只是单纯的凭借着地怨虞本身在一次次碰撞。两个人用拳拳到肉这样最直接,也最畅快的方式互相伤害。

    烟木身上的查克拉昂扬而澎湃,角都却正好相反,内敛而凝练。就像瀚海叠浪中有扁舟裂波。

    每一次碰撞,激发出来的余波如同怒浪席卷,无论是地怨虞的分身也好,还是上木这样的精英上忍之上的高手,以及犬冢獠跟白丸,都不自觉的被逼退开去,远离两人交手的中心。

    这两个人已经打出了真火。

    “轰~”

    大地在碰撞之中破碎,下沉。

    原本还残留的房屋地基也在恶斗中被连根拔起,掀翻之后破碎开来,被吹向天空。

    星忍村已经整个毁灭,连一点曾经存在的痕迹都被战斗抹去。

    犬冢獠应付着白丸越来越狂暴的进攻,注意力却已经悄然集中到了状态诡异的烟木身上。

    到现在,虽然没有主动获取得到情报,但通过只言片语的线索以及观察,他已经基本清楚了白丸的状态。

    当初在泷忍村丢掉了一个影分身的大半查克拉,想来应该是被烟木吞掉了。

    毕竟人家是连尾兽都能生吞活剥的食物链之巅,一个纯能量组成的影分身根本就不在话下。

    影分身由查克拉跟精神能量组成,大半个影分身被吞掉之后,烟木的地怨虞拥有了部分他的特质。

    于是在准备召唤七尾催熟地怨虞的时候,意外发生了,作为影级的高手,跨越了数千里的距离,烟木硬是将白丸给通灵了出来。

    可能这中间还有白丸自己配合的原因,毕竟烟木通灵的时候,可是已经融合了他的影分身,否则单靠烟木自己一个人,恐怕还不能把白丸拉出来几千里距离。

    而白丸在出现后,没有见到她希望中的铲屎官,反而只见到了一个身上带着铲屎官查克拉跟气息的家伙,可想而知以白丸的脾气还有智商,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只是,事情发展到现在的因由理顺了,可目前最大的问题却得不到解决的办法,甚至连形成的原因都猜测不全。

    白丸目前已经没有任何神智,剩下的只是一腔执念——干掉一切身怀铲屎官气息的生物。

    知道白丸目前的状态,却不知道形成的原因,只能肯定绝对跟烟木脱不了干系。

    形式也不允许犬冢獠去细细查探,唯一能够采取的方法就是直接干掉影响着白丸的烟木。

    事态紧急的时候,不妨用最简单粗暴的办法来解决问题。

    铃铛解不开,我就把它直接融了。

    已经熟悉了白丸全靠本能进攻的频率,犬冢獠引导者白丸,不远不近的靠着角都与烟木战斗的中心点。

    至于上木跟四红四烟八个地怨虞之间的恩怨情仇,已经不在犬冢獠的考虑范围之内。

    只是,有甚多时候,计划再好,也总是赶不上变化。

    明明还是旗鼓相当,明明说不死不休,明明都动用了禁术,吞星噬虫,一副惨烈到生死置之度外,哪怕死也要拉着叛徒一起下地狱的烟木,在一次最普通个交手碰撞之后,突然就掉头跑了。

    说好的不是你死就是我亡这一刻随风消散。

    说好的哪怕死也要让你记住的誓言都放了屁。

    烟木用自己无需赘言的利落表明,叛徒固然可恨,自己的小命貌似更值得珍惜。

    角都这一刻是瓷楞的。

    上木这一刻是愕然的。

    就连八个地怨虞都不约而同的停下了自己的动作。因为主体的思维都已经凝固了。

    但一切都只是如思念沸腾的短暂瞬间。

    利落窜逃的烟木已经拉开了与角都的距离,眼看再有至多一个呼吸就能飞上峡谷,从此高枕无忧,却在所有人都认为他要逃跑,在上木惊愕之后的绝望中徒然再次转身。

    他冲着同样产生了片刻怔滞的犬冢獠扑了过去,红色的身体像一团飞射的血。

    接二连三的转折变故让犬冢獠都有些没有反应过来,知道血腥味都刺到了鼻子里,才险险躲过了白丸的扑杀,勉力操纵磁力,用沙铁形成一道防御。

    但预料之中的攻击却没有来临。

    事情又?叒叕一次出现了变故。

    “嗷嗷嗷呜……”

    白丸凄厉的嚎叫声响彻云霄,然后戛然而止,被窸窣如蚕食的响动掩盖。

    犬冢獠慌忙撇开防御去看,只见本冲他来的烟木,此刻已经整个爆炸开来,变成一团犹如八爪鱼一般的血色触须团,一层一层将白丸包了起来。

    犬冢獠看的分明,在白丸痛苦扭曲的脸上,因为难以深受而嚎叫张开的嘴巴里,一股血色触须凝结的儿臂粗细,嘀嗒着殷红鲜血,直接插了进去。

    “白丸—”

    惊天动地的悲呼,犬冢獠看见,白丸之前赤红没有神采的眼眸在迅速暗淡,失去光泽。

    “滋滋吱吱~~”

    晴天霹雳打在脑袋上,思维已经是一片空白,雷霆跟烟沙凭借本能在手臂上汇聚,犬冢獠眼中只剩下白丸光泽即将暗灭的双瞳,除了救援跟干掉烟木,其他什么都想不到了。

    吞掉了星,吃了七尾,烟木终于将下一个目标对准了白丸。

    他遵守了自己的诺言,角都,犬冢獠,白丸都在他的必杀名单上,不过现在只是调换了一下顺序罢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