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四章:好牙口
    雷刀轻轻用力,划开了地怨虞触须形成的巨大圆球。

    一抹雪白绸缎般色泽从裂口处漏出。

    “白丸!”

    浓郁且熟悉至极的气息流露出来,犬冢獠脸上漏出喜色。

    虽然看球体的体积,白丸身上一定出现了什么不为人知的变化,但错不了的,里面被裹着的就是白丸。

    “嘶啦~”

    突然一声裂棉般声响,不等犬冢獠手上的雷刀划出第二下,整个大球已经裂开,一个巨大的身影从中挤了出来。

    “白丸!”

    犬冢獠一声喜急的呼唤,片片碎裂成蝶的球体之中,跳出来一只足有两人高,从头到尾数米长的雪白大狗,一身绸缎般白毛迎风招展。

    “呜汪~”

    然而白丸的举动却有些出人意料,在犬冢獠喜急迈步,迎上去的时候,猛地一声震耳咆哮,一张大嘴张开就咬。

    “白丸你干什么?你怎么了?”

    犬冢獠一惊,险险的一跳避开了白丸的犬牙撕咬,怒气一闪而过都化作了担忧。

    白丸看上去将他当成了敌人。

    “呜呜呜~”

    一击不中,大嘴一口啃了个空,白丸低下头来,刨着地面冲犬冢獠发出警告的声音,一双赤红的眼睛没有半点温情,有的只是暴虐。

    事到如此,哪怕犬冢獠再关心则乱也发觉到,白丸身上确实出现了问题,而且是大问题。

    将近十年相处,朝夕相伴的伙伴,突然之间就不再认识,还摆开了攻击架势,一副不死不休的模样。犬冢獠不禁肃穆凝沉下来。

    除了白丸身上依旧熟悉的气息之外,无论是外在的体型,还是内在的精神,都出现了颠覆性的变化。

    现在已经不是寻找白丸那么简单的事情了,而是必须弄清楚,白丸到底经历了什么,才会变成现在这副模样。

    “对不起了啊白丸。不知道你经历了什么才会变成现在这样子。不过放心吧,我会让你好起来的。在这之前,先忍着痛啊!”

    白丸的敌意不减,杀机汇聚。犬冢獠细细将白丸打量了一番,目光一凝,准备动手硬上,直接先将白丸制服再说其他。

    白丸现在的状态很不正常,之前跟烟木他们交手,就已经得知白丸在此之前一直跟泷忍作对,而且又是被角都擒拿。

    安全起见,只能先制服再说其他。否则白丸再跑掉,恐怕又是一番周折免不了。

    “嘭~”

    突兀出现的烟雾霎时将白丸包裹,下一瞬间就不见了踪影。

    本来已经争锋相对,犬冢獠也有了决断,却不料居然出现了意料之外的变故。

    “通灵术?!”

    烟雾消散,白丸巨大的身影也同时不见。犬冢獠目光猛然一利,他感觉到了空间忍术的波动,那是通灵术特有的韵律。

    “烟木吗?看来只有叫你去死了。”

    阴沉一闪而过,思维活跃到闪耀,犬冢獠已经洞穿了白丸消失的始末关键。

    “嗞~”

    雷光闪现,不可见的磁力扩散开来,脚下一跺,犬冢獠已经飞天而去,向着星忍村再度杀入。

    星忍村,狼藉之地,大战过后,残檐断壁也已经不多,战斗波及死亡的尸骸也都不知被掀到了哪里。

    破损的残骸被战斗余波冲到了战场远方,远远围绕着战斗中心,形成了一道不规则的圆。

    呈现下陷趋势的战斗中心,对峙再一次出现。

    当通灵术的效果散去,两个庞然大物被召唤到了现场。

    或者说两个庞然大物并不准确,而是一个庞然大物以及另一个更加巨大的庞然大物。

    一只浑身雪白,足有两人高,数米长的巨犬,一双铜铃大眼赤红,仿佛冒着血光。

    巨犬的尾巴翘起,四肢抓地昂首而立,风过时一身长毛抖起来就像锦缎,浑身散发着狂野。

    人站在巨犬前面,矮小一些的头顶都没有超过巨犬的四肢。

    与人相比,巨犬已经称得上庞然大物。但在巨犬旁边,还有一只更加巨大的怪物。

    这是一只目测高度至少在十五米以上的巨大虫类,有着三对翅翼奇怪的长在身体最后方,向着四面张开,好像一朵花。

    健壮细长且尖的尾巴轻微摆动之下,抽在地上就是一道鸿沟。

    相比扁细的腹身,长着三对勾爪的上半身,看上去更像是披着一副战甲,深灰的色泽还反着光。头顶如独角仙般的角高高竖起,只晃动就叫人不能忽视。

    人在巨犬面前看上去已经很渺小,可巨犬在这只虫子的面前,顶多也就是个大一点的点心。

    只是单纯的身高就超出了星忍村峡谷。

    只是单纯的存在就已经是一种无可忽视的震慑。

    “七尾。”

    角都对上烟木之后,首次出现了凝重。

    身为泷忍出身的忍者,当初捉拿这个虫子的时候,角都可是也出过一份力的,七尾的厉害,又怎么可能不清楚。

    哪怕是以今时今日的力量,对上七尾,角都也不得不慎重起来。

    “真是想不到。明明当年被我放掉了,烟木你居然能将七尾重现找回来,甚至还签订了通灵契约。当真是我小看了啊,你成长了,烟木。”

    第一次不带嘲讽,没有戏谑,出自真诚的称赞,角都的杀机浓郁到了极点。

    “不过,你弄来一个被封印状态的七尾,似乎没有什么用啊。”

    话锋一转,角都的目光略过了跳到一旁戒备欲攻的白丸,看着蔫蔫挪动尾巴,闭着眼睛的七尾,重新挂上了冷笑。

    “呵哈~”

    剧烈的喘息,继手上的绷带脱落之后,烟木身上的绷带也开始瓦解,漏出他嫩红没有皮肤的身体。

    “为了我们泷忍的未来,角都今天你必须死!忍法—离法力合之术。”

    没有去回应角都,烟木拼尽了全力,双眼之中的血像爆炸般喷出,身体从洞开的胸口开始崩裂,无数血红带着点烟的触须从心口飞了出来,将七尾跟白丸瞬间锁住。

    “上木,挡住他,不然我们就得死!”

    烟木怒吼,孔雀妙法一般的查克拉汪洋般席卷开来,顺着缠绕着七尾跟白丸的血色触须,将两者包裹,然后拖向心口裂开,已经能够看见白骨的空洞之中。

    看烟木的架势,是准备将七尾跟白丸一口气直接吞掉。

    “休想过去!”

    几度变换的情况,到了现在,已经感觉有些无能为力。烟木身上的变化太过剧烈,上木已经完全看不懂。

    但他知道,相比烟木,更可怕的敌人是角都。于是就咬牙豁出去,伙同四个血色的地怨虞上前拼命。

    烟木明显是在准备禁忌之术,如果成功了,已经被揭穿的他保不准会死。但如果角都取得了胜利,那么他绝对不可能活下去。

    村子最大的敌人是叛忍,而相同的,叛忍最大的敌人也是村子。

    “咻——”

    就在此刻,有尖锐刺耳的鸣啸声刺破了战斗的轰鸣,一道锐利如剑的雷霆从远方飞临而来,穿过了忍术对轰的余波激荡,切断了束缚着白丸无法动弹的血色触须。

    雷光停顿之处,漏出了去而复返的犬冢獠。

    “汪吼~”

    咆哮砰然炸裂,被救了一次的白丸却并不领情,反而有种仇人相见,分外凶戾的愤恨,狂暴的攻击冲着犬冢獠就来。

    上木发狠,拼死阻拦着角都,犬冢獠又跟白丸打成了一团。

    失去了一个白丸,烟木不多生事端,将力量全部都集中到了七尾身上,从胸口冒出的血色触须将巨大的虫子重重包裹,拖到了身前。

    “咔嚓~”

    然后,荡漾的查克拉中传来骨头断裂的声响。将七尾半截身子拖进了胸口空洞的烟木一口血喷了出来,吞噬七尾的进度顿时停下。

    他已经伤痕累累的身体,此刻不堪重负。

    “哈哈哈,烟木,你这个蠢货啊,哈哈哈~”

    被红着脸的上木拼死阻拦,角都一见烟木狼狈的模样,顿时大笑出声,敞开了嘲讽。

    然而角都的笑声只不过持续了片刻就不得不休止。

    烟木一双血窟窿似的眼睛狠狠瞪了一下正在死斗犬冢獠的白丸,整个人往前一扑,抱住七尾还在体外的硕大上半身,张开血盘大口就啃。

    “咔嚓咔嚓咔嚓~”

    清脆的嚼动声毛骨悚然。看上去坚不可摧的七尾铠甲在烟木的牙口下居然脆的像饼干,被他一口一口快速的咬碎吞了下去。

    七尾自始至终,都没有出过一声动静,从出现开始,除了呼吸跟抖动了几下尾巴之外,就像个死物,任由烟木施为。

    “……”

    烟木突如其来的狂野动作,惊的角都一时居然不知道应该再说点什么才好,一边应付着上木的亡命攻击,一边有些目瞪口呆。

    从来都是听说尾兽吃人,没想到今天却见着人吃尾兽了。当真是活久见。

    星的磅礴查克拉在沸腾,随着七尾被吞噬,越发显得活跃。

    烟木的动作惊人又悚然,一口一口快的像仓鼠,不等角都反应过来,已经将巨大的七尾咬碎之后吞下了肚子。

    “呃呃啊啊啊啊~~角都,木叶的小鬼,还有那只疯狗,你们统统都要死!”

    沸腾的查克拉如暴风席卷而过,吞掉了七尾的烟木已经看上去不成人形。整个都成了一个血红色的类人玩意,惨叫之中滔天的愤恨在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