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三章:吃
    已经在犬冢獠手中吃了两次亏,角都从来没有这种体验,哪怕是当初面对无敌的初代,也只不过是吃瘪了一次而已。

    当然了,角都也不敢去找初代两回就是了。

    只不过,在同一个人身上被坑两次,角都还真的是只在犬冢獠这里试过。

    角都是个高傲的人,所以见到犬冢獠的时候就分外咬牙。

    雷遁与风遁的地怨虞二话不说已经出击。

    耻辱只有用敌人的鲜血来洗涤才最好。犬冢獠的小命角都要定了。

    风遁克制雷遁,雷遁地怨虞的速度并不输给谁。

    角都打的好主意。

    不过他似乎忘记了,现场还有更想要他死的敌人存在,或许他根本也没有把这敌人放在眼里。

    烟木没有放过这个绝佳的机会,他的地怨虞第一时间开始发动攻击,本身也催着上木一同发动。

    对峙破裂,一场混战已经展开。

    “我闻到白丸的味道了,角都,告诉我,她在哪里可好?”

    一手操持沙铁之鞭,一手锐抢伸展,雷遁对雷遁抵御雷遁的地怨虞,沙铁之鞭挥动抽碎了风遁凝练,犬冢獠选择跟两个泷忍一同围攻角都。

    “把你的心脏交给大爷我,就告诉你那条笨狗在哪里!”

    一脚踹开两个烟红的地怨虞,游刃有余的应付着烟木伙同上木的进攻,角都说着挑衅更像是交易的条件。

    “那就是没得谈咯?烟木首领,上木大人,我帮你们干掉角都,你们帮我找到我的狗怎么样?”

    锐抢架住扎眼而至的雷遁,沙铁之鞭一甩一卷,将雷遁地怨虞抽开,脚下沙铁一凝,化作阶梯垫脚,犬冢獠避开了身后切过的风刃,向着角都俯冲而下。

    对于犬冢獠的提议,烟木与上木两个人均没有任何表示,只是攻击角都的频率及力度暗暗加大。

    虽然是相互之间都是敌人,在犬冢獠说出他的狗的那一刻,烟木跟上木就已经知道当初破坏了通灵仪式,并且从远征开始之后一直疯狂的不断袭击他们的疯狗,就是犬冢獠所养。

    但敌人也分三六九等轻重缓急。

    显然如果没有角都,犬冢獠无论如何都会是泷忍最需要除掉的敌人,但现在有了角都在场,那么一切仇怨都需要压后。

    相比较角都对泷忍造成的伤害,区区一个木叶的小鬼什么都算不上。

    雷霆闪耀,烈火熊熊,长风凝练如刀,地动山摇之后,有滚滚浪涛奔腾咆哮。

    都是地怨虞,都是五属性俱全,角都跟烟木两个人的遁术互相针对,互相肆虐,将整个星忍村都推平。

    上木的体术,忍术均在精英之上,对上角都的单个地怨虞,一时半刻也不会落败。

    犬冢獠的雷遁结合烟沙,缠上了角都使用土遁的地怨虞分身,打的有声有色旗鼓相当。

    本不是角都对手的烟木,有了上木以及犬冢獠插手,一时间跟角都打了个平分秋色。

    战况渐渐激烈,角都一点一点,落入了下风。

    虽然是老牌的影级强者,可惜地怨虞依旧对他有限制。

    除了他本身拥有的那一颗影级的心脏之外,另外四个形成分身的心脏再没有一颗达到影级。

    影级忍者,无论放在哪里都是不可多得的高手高高手,怎么可能让他一下子集齐五个。

    而且影级高手,哪怕是最次的一个,也不是那么好杀。人家出行都带着足够匹配身份的护卫强手护卫随从。

    因而,角都的四颗地怨虞心脏的强度,不过是精英上忍或者其上而已,最强的一个也没有到准影。

    尽管对面最强的一个,同样具备地怨虞的烟木,不过是个准影,但分身的成色却并不比他差出多少,又有了两个帮手助力,久战之后慢慢夺取了优势。

    胜负的天枰在倾斜。

    角度的杀机凌然,他没有想过逃走。烟木是个巨大的威胁,今天必须要除掉才能安心,否则就这么走了,回去数钱都不会快乐。

    地怨虞,这个世界上,只要有一个就可以了。

    独一无二的东西才最值钱!

    角度坚信,一定会出现他需要的变故。

    那个木叶的小鬼,虽然只见过两次,而且都是匆匆一番交手就罢了,但能够让他连续吃瘪两次,一定不会是简单的货色。

    绝对不可能,就这么简简单单便宜了烟木他们两个。

    泷忍跟木叶可是处于战争的敌对状态的。

    “嗞~咻~”

    忽然的雷光闪耀出刺耳声息,本来缠斗着角都土遁地怨虞的犬冢獠在烟木他们取得完全主动与上风的一刻,抛下了自己的对手,一冲而过抓起被冲击到角落的触手大球就走。

    事态的转折很突兀。

    犬冢獠的退走就像他悍然的出手那么利落,仿佛一切都只不过是一场戏剧。

    目的只不过是让战斗燃烧起来。

    托着巨大的触手球,犬冢獠跳上了山崖,没有留下一句话,头也不回的走的潇洒。

    “哈哈~烟木还有上木,你们两个蠢货!哈哈哈~”

    娴熟的战斗经验对一切都早有预料,角都一点也不为犬冢獠的突然离开而惊讶,反倒笑的很开心,笑的很畅快,笑的烟木跟上木两个人脸色发青。

    “怎么样,这种轻信人或者说是抱有侥幸却坑了自己的心情,是不是很酸涩?”

    一举将烟木跟上木全都圈进了包围之中,角都毕露的杀机森然如幽,目光扫过就像看两个白痴。

    “以为那是个小鬼,就看不出来你这半成品的地怨虞存在副作用了吗?“

    ”人家不过是在故意引诱你而已。泷影烟木大人,你还有多少血可以供给地怨虞吸收啊?角都大爷我很好奇啊!风遁—压害!”

    暴风肆虐,卷起千百残骸,这一刻的角都胜券在握,拿出了全力进攻。

    “烟木,这么多年过去了,你还是跟以前一样蠢!以为强调圣物成熟的时间,然后强行提前催熟地怨虞就能瞒过我。”

    “以为解决掉了那群尸位素餐的老不死,你就能掌控泷忍,再造一切?”

    “以为你的心机天衣无缝,一石三鸟甚至数鸟是吗?知道我为什么会回来吗?是因为岩忍雇佣了我来毁掉你的计划啊!”

    看着奋力抵抗的烟木,角都开始用言语摧毁他的信念。

    “是不是很奇怪岩忍为什么会知道你的计划?那当然是因为,这一切都是你最亲近的人在出卖你啊!想必你也是知道的吧,他就是上木。”

    遁术像流水一样倾泻出去,以毋庸置疑的实力夺回优势,将胜利的天枰完全扭转,角都已经胜券在握。

    “呵~”

    集合了所有地怨虞的力量,勉力抵抗着角都的进攻,烟木看了一眼神色骤然大变的上木,却没有想象中的暴跳如雷或者悲愤欲绝,反倒莫名的笑了起来。

    “角都,你是很厉害。可是,说到底你都是个叛徒而已。有些事情,你永远都不会理解的。”

    仿佛怜悯一般,明明自己被镇压在下风,眼看覆灭就在旦夕之间,烟木却一点也不紧张,甚至还有心情继续在忍术风浪中保护上木。

    “知道我为什么要远征熊之国,甚至来到星忍村吗?角都,你不知道,因为你是叛徒,一个只会自私自利,自顾自己的叛徒,你注定一生悲哀!”

    莫名又言之凿凿的话,语气之中满是淡然与可怜之意。烟木催动地怨虞分身抵挡着角都猛烈的进攻,撑开了一处小小空间。

    “咕嘟~”

    忽然从怀里摸出来一颗浑圆的石头,紊乱的查克拉潮汐中感觉不到任何异常,就已经被烟木仰头吃了下去。

    “今天,谁也走不了!”

    冲天般查克拉在烟木吃下石头的刹那爆发,他咬牙,一双本就赤红的眼睛开始流血。

    “通灵之术!”

    已经不需要再咬破伤口来制造通灵需要的血液,烟木摁在地上的双手上绷带湮灭,漏出了已经没有了皮肤的十指。

    剧烈的烟雾猛然笼罩开来,将整个星忍村都吞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