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二章:汇聚
    残破的墙壁,断裂了楼层,雷光火焰肆虐,风刃切削过去,留下深深痕迹。

    地面残留着各种忍术余韵,变得凹凸不平堆满了残垣断壁。

    烟在蒸腾,火光处处。

    没有狼奔冢突惊慌失措的人,只有扑倒在逃亡路上,残缺不全还被坍塌掩盖的尸体。

    血色已经染便了整个村子。

    已经没有几处还能完好的建筑,却在残破房屋之中,有一处烂的非常彻底,就连地基都被轰破。

    天空上有一只巨大的鸟在盘旋,不时吐出炮弹攻击,伴随着阵阵悲痛欲绝的怒吼。

    “为什么?为什么!泷忍的家伙,为什么要攻击我们!”

    头上的斗笠已经缺了半边,只能隐约看到有一个星字。御神袍上烟灰偏偏,残留着灼烧后的痕迹,三代星影愤怒的像咆哮的狮子,亡命攻击。

    只是他的悲愤的咆哮没有得到任何回答,只有泷忍的三个高手在不断的对他发动各种攻击。

    木乃伊跟上木占据了一个方向,角都占据了另外一个方向,两个泷忍忍者,一个泷忍叛忍,不约而同的在攻击暴怒的三代星影。

    看上去,他们似乎达成了某种默契,想要先清理到外敌,然后在面对面做一个了结。

    “我们星忍从来没有冒犯过你们,为什么攻击我们,你们这些畜生!”

    孔雀妙法活化了查克拉,化身成巨大的飞鸟,带着三代星影高飞,用比飞鸟还灵活的姿态躲避着来自下方的密集攻击,将他的怒火化作反击,砸向敌人。

    “即使攻击我们星忍,为什么要杀害平民,他们是无辜的!你们这些恶鬼!”

    村子毁于一旦,村民死伤惨重,哪怕启动了紧急措施,依旧元气大伤,身为万千责任归于一身的星影,愤怒与悲痛像毒蛇噬心。

    他攻击中咆哮着质问,不求得到答案,只求宣泄胸中的暴戾。

    “老东西,哪有那么多为什么!角都大爷想干什么还要你同意吗?飞来飞去跟苍蝇一样,烦死了,去死吧!”

    终于是久攻不下的角都最先按耐不住,结印喷出一个火球逼退了盘旋俯冲下来的星影,断开了一直连在身上,用以包裹白丸的触须,自残一般一手插进胸膛,扯出一个带着面具的偌大烟线团扔了出去。

    “风遁—真空连波。”

    面具烟线团撞破了星影的攻击,瞬间弹开,变成一个类人的奇诡面具生物,喷出了剧烈的风遁。

    “泷忍的畜生啊啊啊~~”

    星影痛呼悲叫,角都的攻击来的诡异又迅猛,预估不足之下,顿时被接连击中,虽不至于立马就没有了还手之力,但也是不敢再继续纠缠,摇摇晃晃的飞远,虽不甘却也只能扔下家园,仓皇而逃。

    “上木!”

    一声低呵,木乃伊一见缠斗了许久的星影负伤逃离,一扯胸口同样拉出了一团带着面具的偌大线团扔了出去,同时招呼自己的帮手,一起向角都发动攻击。

    “烟木,上木,你们两个小鬼,这么多年了,还是一点长进都没有。”

    不等木乃伊烟木扔出来的面具线团弹开,角都早已经飞身前冲一脚将之踹飞,迎着冲上前来的上木,三拳两脚就将其打退,不屑的目光扫过,满口都是俯视一般的嘲讽。

    “以为偷偷隐瞒时间,就能重造地怨虞?不要太天真了啊烟木,你们两个当初只不过是我的跟班而已!”

    随手又抛出一个面具,将上木缠住。战退了星影的面具迎上了烟木抛出,展开之后烟中带红,散发着血腥味道的面具。角都沉着脸冲向了烟木。

    “角都,你这个叛徒!”

    胸口的绷带裂开,漏出里面血红色,拳头贯穿般的空洞,隐约可以看到里面跳动的心脏。角都杀到眼前,烟木全然没有半分之前联手对敌的情分,咬牙切齿向着角都撞了上去。

    “吭吭吭~!”

    苦无急速撞击,带着绝不容情的绝杀。

    “说什么叛徒。当年那些个老家伙,现在又都在哪里?还不是被你拿来当了地怨虞的养料!我这次回去,可是连一个老东西的影子也没见到啊烟木。”

    手中苦无角力,角都带着四射的杀机低头,一字一句挤压喉咙,将心底的杀机喷薄而出。

    “如果不是你,我们泷忍怎么会落到现在这种地步!角都你该死!”

    咬牙切齿将角都掀开,烟木带着怨念喷涂仇恨,赤红的双眼之中狰狞毕现。

    “呵,我该死?是啊,我是该死,可我不该死在你们这些泷忍的白痴手上!“

    咬牙,苦无带着凶戾,角都的目光一片锐利。

    ”而且不是还有你吗烟木,你多厉害,居然只凭一点点我没毁掉的残缺玩意就重新铸造了地怨虞,泷忍的未来当然应该交给你啊!”

    看似称赞,实则嘲讽,角都与烟木生死搏杀,言语交锋。

    “至于我,就该被审判处死啊烟木!泷影大人,你说是不是啊!”

    “火遁—头刻苦!”

    “熊~”

    复数的超大火球突然出现,角都的忍术将始料不及的烟木罩住。

    “风遁—切玉!”

    团团围剿的火球之中,响起烟木的声音,无声无息的无形利刃横斩向前,将火球劈开,所过之处残檐断壁一分为二。

    “森治则宗那个老蠢货的忍术,真是怀念呢,当初第一个就被我打爆了脑袋。看来泷影大人也没有放过那个死人啊。”

    一个闪身避开了看似威力无穷的攻击,角都的嘲讽越发犀利,伴随的是目光中愈发凝练的杀机。

    “角都,这些都是泷忍的惩戒,接受审判吧,你这个叛徒!”

    一个又一个烟中带红,散发着血腥味的地怨虞分身从破开的胸口飞出,说着义正言辞的话,烟木却没有在发动攻击,反倒回身逼退了角都的面具人,跟上木汇聚到了一起。

    “惩戒?审判?呵,烟木,你以为就你这些半成品的地怨虞能办到?还是你认为上木能办到?”

    面具回归,继而又有两个从体内出来,角都同样解放了自己的地怨虞。

    “不要太自大啊,两个小鬼!”

    对峙,虽然比对方少了一个,但角都全开的气势升腾起来,稳稳地压住了烟木两人。

    “咻—”

    雷光跨过了长空坠落。

    “看来我来的正是时候。那么下面的三位,能不能告诉我,我的狗在哪里啊?”

    雷蛇跃动,脚下的黄土点点化作烟沙,站在半崖上,犬冢獠带着笑容,目光凶狞。

    他已经闻到了白丸的味道就在这里,只是若隐若现并且变得越来越奇怪起来,一种并不太好的变化正在快速发生。

    “小鬼!”

    “小鬼!”

    接连两声同样的称呼,一声来自角都,带着冰凌般杀机,一声来自烟木,带着一丝惊异,还有一丝杀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