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一章:前脚追后脚
    熊之国的地形类似于泷之国。

    作为比邻的两个国家,地形相似其实并不值得意外。

    无论是民生还是风情,泷之国与熊之国实际上都半斤八两,唯一有区别的地方在于,泷之国有自己的忍村还有尾兽,而熊之国却没有。

    所以泷忍入侵熊之国的战争很顺利,可谓长驱直入势如破竹。

    唯一能够算得上抵抗力量的,恐怕就是由熊之国大名招募的那些流浪忍者或者说叛忍了。

    一群只为了钱财卖命的家伙,哪怕高手不少,却也不过是乌合之众,如何能够抵挡的主泷忍的赫赫声威。

    于是开战才不过短短时间,泷忍已经推进到了熊之国腹地,眼看就要将大名府一举覆灭,从而把熊之国纳入掌控。

    如果不是一直有一只奇怪的通灵兽,不间断疯狂攻击泷忍,导致泷忍前进的脚步被拖慢了下来,熊之国早就已经不复存在。

    今年的春季,对熊之国来说是个比森寒长冬还难熬的季节。战争来的那么突然又那么猛烈。

    完全一点征兆都没有。

    或许并不是没有征兆,而是习惯了置身事外太久,没能够提前发现预兆吧。

    不过奇怪的事情也有很多。比如那条通灵兽的大狗,比如泷忍忽然停止了进攻大名所在城池。

    一路摧枯拉朽的泷忍,哪怕有强大的通灵兽不停的攻击骚扰,也坚强挺进,却打到了大名府外忽然停了下来,如同他们的进攻一样,停止的没有半点征兆。

    已经拿出了所有民脂民膏,饥不择食请来了数量众多的叛忍,准备玉石俱焚也要争一口气的熊之国大名,有种一拳打到空气,难受得要吐血的感觉。

    奇怪之处更奇怪的是,当泷忍停止了进攻,将战争在最后关头变成静坐之后,那只通灵兽也同时消失不见,再没有找过泷忍一次麻烦。

    而在熊之国的北方,靠近铁之国的方向,有一片延绵不小的山地,在群山深处,有一道常年充斥着毒气的峡谷,风吹不散,雨浇不灭,被很多知道的人誉为死亡之地。

    “确定了吗?人就在峡谷后面吗?”

    全身都用绷带包裹着,只漏出了一双血色眼眸,如果不是额上带着泷忍的护额,这个说话的人像木乃伊更多过像活人。

    “首领大人,不会错的。根据我们的文献记载以及熊之国的传闻,那些妄自尊大的星忍就躲在里面。”

    恭敬的跪在木乃伊身前,泷忍忍者信心十足的表示肯定。

    “上木,你跟我一起去。”

    木乃伊没有再跟汇报的忍者啰嗦,简单的吩咐一声,已经当先迈步,无所畏惧的走进了峡谷。

    “你们在这里警戒,不允许任何人进来。如果那条疯狗再来,无论付出什么代价,必须挡住,明白了吗?”

    木乃伊的背影没入毒雾之中变淡,上木的眼光一冷,厉声下达命令,取出几颗特制的解毒药吃下,冲进了峡谷。

    他还没有木乃伊那种视毒雾如无物的本事,哪怕吃下了针对性的解毒药,也只能一口气冲过去才行,不然也是跪倒的货色。

    “呜~汪—”

    一声突如其来的咆哮,当木乃伊跟上木这两个泷忍的最强高手离开,一只足有两个人高,比牛还大的白毛大狗突然不知道从哪里跳了出来。

    大狗赤红着一双铜铃大的眸子,冲向正在布置警戒线的泷忍就是一通好杀。

    “可恶啊,这只疯狗!”

    “干掉这条疯狗!”

    “真是够了,疯狗去死啊!”

    “竹中!竹中?啊~疯狗杀了你啊啊啊啊~”

    数十天的生死纠缠,泷忍早已经跟这条狗没有任何可说的废话,遇到之后除了你死我活,不作二想。

    只是,这条红了眼睛的疯狗,实力强大,来去如风,不但擅长雷遁,还同时能够使用风遁跟火遁,哪怕是他们的二号人物上木遇到应对起来都手忙脚乱。

    唯一能够压制这疯狗的,只有他们的首领。可这条疯狗虽然不依不挠,看上去疯狂十足,却又狡猾非常,总在事不可为的时候就会主动退却,等待下一次机会。

    几十天下来,哪怕泷忍大军行进,依旧让这条疯狗弄的很多人心惊胆战。

    至于伤亡,对熊之国的战争付出的代价,基本上大半都要归功给这条疯狗。

    而且这条疯狗最近还有越来越狡猾的架势,总在首领反应不及的时候才会出击。

    这一次,疯狗选择的时机无疑是好的不能再好。非但泷忍首领离开,同时还带走了可以正面交锋的上木,当真是天赐良机。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疯狗选择了跟着来到这里,而不是去攻击已经没有正面抗衡人手的泷忍大军。

    雷光在身上跳跃,利爪挥动就飞出风刃,咆哮之后喷吐的火球沾着就能烧成一片。

    泷忍虽然占据着数量优势,可惜却除了节节败退之外,根本没有任何办法,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一方不断减员。

    哪怕有人拼死冲到了近前,含恨将兵器刺向疯狗的身体,除了被疯长的毛发裹成一团勒成肉糜,没有一点作用。

    “首领大人为什么要叫走上木大人啊!可恶啊!”

    面对疯狗无可奈何,哪怕拼命也只是徒增伤亡,终于有泷忍崩溃开始咆哮抱怨。

    “当然是因为烟木那个家伙怕死啊。就像你们现在这样。”

    突然插入场中的话语带着森寒,有穿心般冰凉的杀机笼了下来。

    “谁?是谁!滚出来!”

    然而只闻其声不见其人,已经因为牺牲绷紧的神经越发趋于断裂,失却了稳重的泷忍当即有人怒吼。

    “嗤~”

    有烟色的长矛从地下刺出,密密麻麻布满了整个峡谷出口,将泷忍跟那只疯狗一同囊括了进去。

    攻击来的并不太过于出人意料,只是快的叫人难以反映,而且也强力的即使反应过来,也无法抵挡。

    惨叫声带起绝望,终年不散的毒雾恍惚也变了颜色。

    角都从地下浮出,目光盯住了被缠绕固定住四肢的大狗。

    “我在你身上感觉到了那个叫人讨厌的小鬼的查克拉,还有地怨虞的味道。”

    无视大狗威胁的声音,角都漫步在丛林般刺出,穿插着众多泷忍尸体的战场,走近,语带笑意。

    “啊呜汪~呜呜……”

    大狗一口咬向角都,却被角都手上窜出的触手捆住了嘴巴,只剩一双红眼死死瞪着。

    “小狗,别紧张,跟我走,带你去找你的主人。”

    虽是仰望,却带着俯瞰的味道,角都的话落,无数触手从地下冒出,将白丸困成了大粽子,然后拖着直往峡谷中行去。

    一场再三变故,泷忍全灭的战斗落下,尸体堆叠处处,血水泥泞了谷口。

    “咻~”

    凝聚不散的血腥在徘徊,天空滑过雷光落下,漏出了犬冢獠的身影。

    “白丸。”

    轻嗅鼻子,第一时间确认了白丸的味道,犬冢獠目光投向峡谷,心中焦虑不减反增。

    浓重的血腥味中,他闻到了白丸的气息,也闻到了角都以及上木,还有那个当初让他情报破损的家伙的气息。

    他们,都进入了峡谷深处。

    “居然是星忍村吗。”

    一声轻喃,思绪在飞,犬冢獠短短片刻想到了很多,继而双脚一跺,再次冲天而起,飞空直入。

    白丸找到了,她身上的气息有些古怪,必须要抓紧时间去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