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章:交易
    “咳咳……”

    被掐住的喉咙挤出咳嗽,带着一点血沫。

    犬冢獠的冲击很狂暴,带着巨大的力量,没有防备的岛川受了一些内伤。

    “让你的人去对付角都。他身上有地怨虞,一个人相当于五个影,危险性比我大的多,相信你看得出来。”

    将岛川按在地上,犬冢獠弓着身子,冷厉的目光盯着他,一字一句,说的又快又急且毋庸置疑。

    他撒谎了。

    角都是影级,但绝对不可能相当于五个影。

    不过这些并不重要,无论采取什么措施,犬冢獠为的只是从他口中得到想要的信息。

    然则岛川没有说话,哪怕犬冢獠放松了对他的钳制。

    屋外忍术对轰的动静很大,急促的脚步声正在逼近。

    “我是木叶忍者,但我的目标并不是你们。我只是单纯的来找我的狗,告诉我一切相关信息,不要想着骗我,我能确定她来过这里。作为交换,我告诉你角都的详细信息。”

    逼近的脚步声开始形成包围,已经可以听到屋外压低的吩咐,岛川一副宁死不降的无畏,犬冢獠不想多生事端,依旧用着商量的语气。

    逼供太麻烦,而且时间场合都不允许。

    但岛川依旧油盐不进,除了压不住的闷声咳嗽,一语不发,只拿充血发红的眼睛盯着他,漏出同归于尽的架势。

    “叫外面的人滚开,否则杀了你,我回头就跟角都合作,毁了你们泷忍村!相信我,角都会愿意的。相比跟我的矛盾,他更希望泷忍村完蛋,这样就再也不会有人得到跟他一样的能力!”

    “我的耐心有限,只数到三。”

    “一!”

    “二!”

    犬冢獠冷然,他数的很快。

    白丸失踪的时间已经够久,情况一直不明,他心中的焦虑已经开始影响他的言行。

    所以,虽然还在运用语言艺术威逼利诱,但犬冢獠必杀的冷厉与决心不用刻意说明,也不曾遮掩。

    “木叶的家伙,最好放了岛川大人,不然绝不放过你!”

    屋外,有人开始喊话,屋顶屋后已经被重重包围。

    “三!”

    第三声落下,对屋外的威胁充耳不闻,犬冢獠手上开始闪耀雷光,抱着最后的希望,他没有捏死岛川的喉咙。

    “你要帮我对付那个叛徒角都,我就告诉你我知道的一切!”

    咬牙般恨声,岛川在锐抢刺到身前的最后一刻,终于妥协。

    “不可能。我只会告诉你关于角都的情报,最多再告诉你们怎么对付他。我还需要赶时间。”

    左手的锐抢已经割破了岛川的忍装,犬冢獠依旧钳制着他,断然否决了讨价还价。

    “我不想浪费时间,先让外面的家伙滚。我不是在跟你谈判,你的命在我手里,泷忍村的存在与否在你的一念之间。没有第二次机会,答应还是拒绝,告诉我你的选择。”

    人与声具冷,心中的焦虑一直在沸腾,犬冢獠的话毋庸置疑,杀机已经开始丝丝缕缕流露。

    “你先告诉我,那个叛徒的情报还有弱点!”

    生命时刻被敌人紧握,岛川却还在不依不挠的讨价还价,展现着一个忠诚忍者的品质。

    “角都,泷忍叛忍。忍界公认的s级高手,拥有风火水土雷五种属性,同时精通五种属性的遁术。号称不死之身,实际上也很难杀死,他同时拥有五颗心脏,只要不能一次性摧毁,他就可以用别人的心脏继续补充自己。”

    “曾经跟我们的初代交手而不死,身具你们泷忍的秘宝地怨虞,可以一次分身成五个,每一个都具备至少影级的力量。很爱钱。”

    这次没有再否决岛川的讨价,犬冢獠很干脆的说出了关于角都的重要情报,只是依旧夸大了角都的实力,暗暗增加泷忍的压力。

    谈判到了这里,犬冢獠不想再拖延下去。

    “现在,告诉我,我想知道的一切消息。否则我能告诉你角都的情报,自然不怕你反悔。”

    威胁依旧不言而喻。犬冢獠需要情报,角都跟他有仇怨,但相信角都在对付他跟毁掉泷忍之间,更倾向于毁掉泷忍。

    毕竟他这次回来,一定是收到了什么至关重要的消息不得不亲自过来,很可能这关乎他的切身利益,容不得半点差错。

    如果能够一劳永逸的解决掉这种麻烦,相信角都会愿意跟他一同联手,先推平了泷忍村再说个人恩怨。

    “你说的狗,确实来过我们这里。当时首领正在举行一个重要的仪式,使用了通灵术,然后她就被通灵了出来。”

    没有遵从犬冢獠的要求让屋外的忍者退避,但想来他们之间的谈话屋外已经得知,因而也不必要再多此一举。岛川在得到了需要的情报之后,没有犹豫,将自己知道的事情叙述出来。

    “那是个很厉害的通灵兽,同样精通雷遁,同时还有风遁和火遁,一出来就跟我们首领交手,就像疯了一样。然后大闹了一场,最后被首领镇压。”

    岛川说到这里,犬冢獠正在快速运转的大脑一顿,他看得出来,岛川没有说谎,白丸真的被镇压了。于是手头不自禁的一紧,用力的掐住了他的脖子。

    “然后呢?继续!”

    犬冢獠的声音冷的能够冻结人心。

    “咳咳咳~她受了伤,然后跑了。至于跑去哪里,我不知道。我只是看到首领追了出去,最后自己一个人回来,并没有带着你说的狗。”

    一阵剧烈的咳嗽,岛川不敢再迟疑,一口气将知道的情报全部说出。

    “你们首领去哪里了?熊之国吗?”

    再次放松了一些掐着岛川喉咙的五指,犬冢獠冷声再问。

    “这个问题,不在我们的交易约定范围之内!”

    然而岛川却重新展现了忍者的忠诚,拒绝回答。

    “呼~”

    握手,甩臂,犬冢獠将岛川直接从房屋的洞口扔了出去。已经拒绝合作的家伙,没有继续浪费时间的必要。而且他也已经知道了想要的答案。

    泷忍准备远征熊之国的情报,早在去年下雪之前就已经确认,这次问出来只不过是为了以防万一罢了。岛川拒绝时的坚决与微渺的表情变化已经告诉了他答案。

    “小心,是岛川大人,敌人在……”

    忽然有烟影从屋内飞出,机灵的泷忍正准备攻击,但还是看出了岛川的真身,正开口提醒,却见一抹雷光以更快的速度冲了出来,在他们一刹那的忌惮之中脱出了围困。

    “小鬼,哪里走,给我死!”

    陷入数百泷忍重重包围的角都,见到犬冢獠直冲天宇的身影,抖身直接放出了自己四个地怨虞分身,逼开近身缠斗的体术忍者,从潮汐般的忍术轰炸中破开一条通道,直冲而来。

    “滚!”

    一声冷呵,雷光如银瓶炸裂夺取了目光,炽白之中有烟影如幕铺天盖下。

    “轰轰~”

    爆响轰鸣,震动了整个泷忍村,环绕的湖水沸腾过后,角都连同他的四个分身重新陷入了泷忍的层层包围之中,目送犬冢獠化身的雷光冲天而起。

    “小鬼,绝不会放过你!”

    角都愤怒的咆哮像被冒犯的野兽。第二次了,被犬冢獠算计。

    可惜,已经远去的犬冢獠没有任何回应,也不想做任何回应,只留下一道冲天直上的虹光慢慢淡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