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九章:狂躁
    角都是个高手,这点毋庸置疑。

    哪怕是个靠着堆积数量达到的影级,但那也是高手,至少要强过罗砂一筹。

    但犬冢獠却并不怕他,也顾不上怕他。

    在泷忍村里,犬冢獠感觉到了浓郁的白丸气息,但却并不活跃,而且正在慢慢消散。

    所以他很肯定,白丸一定来过这里,而且停留过不短的时间。

    只是再继续追寻却没有了下落,白丸的气息忽然在泷忍村断绝,再找不到下落。

    哪怕用通灵术也无法沟通,只是能够确认,白丸目前还活着,可具体情况却并不清楚。

    看着严阵以待的泷忍,以及浑然不把所有人放在眼中的角都,犬冢獠没有再废话,在角都的嚣张的笑声中,他出手了。

    忍者都是再现实不过,何况这里还是泷忍的大本营,而且角都好巧不巧也在这里,如果不拿出实力来震慑,恐怕说干了口水也无济于事。

    他没有时间去浪费,白丸虽然还活着,但情况一定不会很好。

    那么多天过去了,犬冢獠很急。

    “噼啪~”

    霹雳一声炸响,犬冢獠已经出手。

    挥手之间,狂暴的雷霆汇聚成龙,直取角都。另一只手也并没有闲着,雷光电弧四射跳跃落在地上,掀起一层烟沙洋洋洒洒笼向了周围的泷忍。

    他要用暴力解决问题,一举对付角都跟泷忍两方。

    “攻击,他们两个都干掉!”

    突然的攻击,模式有些诡异,是泷忍从来不曾见过,也未曾预料到的,但并不妨碍领导下达斩杀的命令。

    毕竟在人数上,泷忍占据着绝对的优势。

    “小鬼你很嚣张啊!”

    风从角都口中飞出,化作凝练的刀将犬冢獠的雷龙劈开,然后接上了同样的雷霆,双方互相对冲泯灭。

    水遁风遁火遁雷遁,人数占据优势的泷忍虽惊不乱,在各自的队长指挥下,将席卷而来的烟沙抵挡继而冲散开来。

    尽管没有见过沙铁的攻击,但泷忍还是看清了犬冢獠的攻击属性,并没有安排使用土遁,在冲散了沙铁的同时,更多的忍术扑向犬冢獠,将角都同样笼罩在内。

    “嗞~咻~”

    只是犬冢獠虽然焦急,但战斗的智慧依然还在。雷光闪过,人已经选定了一个方向冲了出去,非但让过了角都的还击,而且还通过泷忍的攻击选定了最佳的攻击目标。

    “噗~轰~”

    双手之上锐抢闪耀,泼风般劈斩向前,引爆了遁术的同时,犬冢獠一往无前,生生在忍术的间隙中凿开了一条道路。

    一头扎进泷忍的忍术浪潮,全身都包裹在雷霆之中,身后还跟着被冲散之后重新汇聚的沙铁如同烟压压的云浪。

    他不想在这里浪费时间,所以选择了最直接的方式,准备擒贼擒王,直接拿下泷忍的最高指挥。而角都,就是最好的牵制攻击目标。

    “不要让他闯过来,体术缠住那个叛忍,遁术不要停,攻击木叶的忍者把他打回去!”

    泷忍的指挥是个稳重而坚毅的忍者,他有健硕的体魄,岩石般刚硬的脸庞。面对犬冢獠的狂飙突击,他一边带动队形后退,一边结印,一边做着指挥。

    “水遁—切岚之术!”

    随着结印完成,坚毅泷忍收束嘴巴,猛地吐出了一条水线,直取犬冢獠。

    白色水线如刀,切开了混杂交织在一起的狂暴忍术浪潮,无声无息却带着无所不分的锐利,射向犬冢獠的脑袋。

    这是一种从来没有见过的水遁忍术,但没有人去怀疑它的威力。

    风火雷水四大属性的忍术被泷忍释放,各系不同的能量或交织或排斥,形成了狂暴的潮汐。

    犬冢獠凭借雷霆的凝练与锋锐劈风斩浪突进,水线却悄无声息飞射,所过之处无论再狂暴的潮汐都被无声切开。

    能够成为留守最高指挥,坚毅泷忍也非庸手。

    只是犬冢獠依旧没有避让,仿佛就像没有观察到切割一切的水线出现一般。

    只在水线临头的那一刻,狂暴突进的犬冢獠才猛然挥手,将手中的锐抢投出,继而双手一叠,身后追来的沙铁猛然加速,在身前汇聚成厚厚的一层,迎头撞了上去。

    早在水线出现的第一刻,犬冢獠就已经察觉到了它的危险。

    虽然没有见过传说中二代目号称切断大海的水断波,可水刀这种东西他却知道,号称只要速度足够,能够直接加工钻石的力量,犬冢獠当然不会小觑。

    不过眼前泷忍用出来这种类似水刀的能力,却并不值得他太过忌惮。

    而且他不想浪费时间。

    “嘶嘶嘶~”

    射出的千鸟锐抢撞上水线后不出意外被崩飞,一往无前的水线继续向前,狠狠撞在了沙铁之上,把自己撞成了飞溅的水珠,将忍术潮汐溅的千疮百孔。

    犬冢獠的脚步一顿,生生被水线冲的停了片刻,然后身上雷光暴涨,硬顶着寸寸切入的水线继续突进。

    雷遁的速度何其迅捷,哪怕有冲力巨大的水线阻碍,依旧不过是几个呼吸,犬冢獠已经冲过了忍术的覆盖区域,冲到了泷忍包围圈前。

    “遁术攻击叛忍,体术上忍攻击,把木叶的忍者打回去,配合岛川大人。”

    全力施展的坚毅岩忍不能再及时下达指令,但指挥系统依旧在良好运转,最恰当的命令在第一时间下达。

    精于体术的泷忍上忍卷起风声跃众而出,从四方向艰难前进的犬冢獠围拢。

    “来了就去死吧!”

    一声沉喝,犬冢獠凛然不惧,顶着水线的沙铁一变,向内凹陷的同时偏转出卡槽痕迹,突然将来自岛川的攻击扭转了个方向。

    “嗞~”

    一往无前看上去可以切割万物的水线,忽然被犬冢獠改变了攻击的方向,猛地横扫了他的前方。

    “啊~”

    绝望而悲愤的惊呼从岛川口中迸出,他停止了自己的忍术输出。

    作为最直接的忍术释放者,完全没有预料过自己的忍术居然还会有这样致命的弊端存在。

    看着眼前猝不及防被水线扫过腰斩,愕然扑倒惨叫的同僚,岛川包住了脑袋,岩石般坚毅的脸上,一双瞪大的眼睛仿佛被鲜血染红。

    一切都太突然。

    然后电光在爆开的烟沙中穿过,不等他再做什么,就在愤恨的惊愕中被犬冢獠掐住了脖子,推死狗一样撞穿了泷忍的阵型,轰进了身后的民居之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