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八章:来临
    春意在大地上急速扩散,喜人的绿色每天都在大面积增加。

    看了一整个冬天的枯燥色泽,连带着心情都积郁起来,终于春回大地,绿嫩的苞芽带来精神的焕然,一扫积累的数月的沉闷。

    在泷忍村,有着得天独厚的自然条件,当外面还只是早春发芽,这里却已经是草长莺飞,一片繁荣景象。

    早归的鸟儿成群结队飞过树冠上空,留下接连的清脆鸣叫,他们在环绕的山顶不冻的水流旁歇脚,饮水,进食,为下一站路途积攒力量。

    人声相闻,笑语不绝。虽然大部分泷忍子弟已经出勤在外,生死未卜之下,更应该表现的是关怀跟适当的沉重,可习惯还是让人们不禁享受春日的繁荣。

    “泷本,你说首领会成功吗?”

    依旧是当初那处被封锁的居所区域,只是人员早已经替换。一个瘦高的泷忍百无聊赖之下,许是受到了村子里的气氛影响,小声的跟泷本攀谈了起来。

    “放宽心吧。你以为首领做了那么多准备工作为的是什么?当然是为了保证成功啊。何况这次上木大人他们也一同出动了,怎么都不可能失败的。区区熊之国而已。”

    泷本说的很笃定,带着必胜的微笑。只是细看时才会发现,他勾起的唇角有一闪而过的冷。

    笃定是真的,必胜信心也是不缺,只是不知道到底会是谁的胜利而已。

    “哎~这一走,村里大部分力量都离开了,这个时候要是再来一回上次那样的事情,我们恐怕……哎~”

    恐怕什么,瘦高泷忍没有明说,只是不停叹息,明显的忧心忡忡没有底气。

    “吉冈,打起精神来。有首领留下的结界,而且唯一的入口也都封闭了,没有人能进来了,就放一百个心,等着首领跟上木大人凯旋而归吧。”

    拍了拍吉冈的肩膀,泷本说着信心十足的安慰话。

    “呜—轰—”

    骤然的坠落与轰鸣声来的非常突兀,泷本的话音犹在耳,敌袭的叫嚷已经传遍了村子。

    “嘀嘀嘀~”

    刺耳的警报声尖锐如针,此起彼伏。

    “有敌人入侵,他从上面来了,他只有一个人,快把结界全力开启!”

    侦查到的敌情第一时间被传达,同时发布的还有应对的命令。

    泷本的脸很青,吉冈的脸很白。

    泷本在意的是瞬间被打脸,而吉冈却在恐惧。胆敢一个人前来入侵,自己人传达的命令又如此急迫,显然是个非常难对付的煞神,不然也不会要求全力开启结界。

    因为泷忍用以防御的结界是首领出发之前,亲自动手加固并留下的安排,足以对付他能应对的绝大多数敌人。

    能够对付首领结界的人,一定也不会比首领更弱。

    泷忍……又麻烦了。

    “咔咔咔……”

    仿佛玻璃正在碎裂,吉冈的恐惧念头才刚升起就已经应验。

    头顶的天穹突然像蛛网一样布满了裂痕,向着四面八方蔓延开去,然后在短短的片刻之间,就崩碎成了片片,破的像摔碎的碗碟。

    首领留下的结界,还没有来得及发挥最大的威力,就已经被突破。

    有一道影子,团城一团烟色,流星一样穿过了厚实的树冠,轰进了泷忍村。

    “咚~”

    一身沉闷的重响,漫天的落叶断枝,有一个人没有激起半颗灰尘,落到了吉冈跟泷本面前。

    “你们的首领呢?还在里面吗?或者说他去哪里了,能不能乖乖的告诉我?”

    看不见脸庞的装扮,只漏出一双无情的眼睛,声音带着奇异的摩擦,身上有盖压一切的煞气弥漫。

    泷本跟吉冈并不认识眼前之人是谁,但他额头那个明晃晃的泷忍护额却不会骗人。只是那护额上,此刻划着一道深深的划痕,已经落进了灰尘发烟。

    不需要想更多了。这是敌人,一个危险的敌人。

    “我……我才不会告诉你任何、任何有关的情报!你杀了我吧!”

    本应该地位更高的泷本在艰难的咽唾沫,本应该怕死的吉冈却哆哆嗦嗦的挺身而出。

    “哈,几十年没回村子,想不到除了贪生怕死的家伙,还出了些能看过眼的家伙吗。”

    说着欣慰的话,角都似乎在笑,手掌却闪电伸出,穿透了吉冈的胸膛。

    “呃~”

    伴着艰难的愕然声,一颗还在跳动的心脏被角都挖了出来。

    “噗通~噗通~”

    带着鲜血的心脏在手上跳动,吉冈瞪大了眼睛倒下,角都将手掌伸到了僵死的泷本面前。

    “现在,你来告诉我,我想知道的吧。”

    “噗~”

    五指猛然抓握,还在跳动的心脏被捏爆,刺鼻的血腥溅到了脸上,泷本本来铁青的脸已经白的像雪。

    “出出出去了,去去去去了熊之国,不不不要杀杀杀……”

    腿软的在抖,身子像是筛糠,泷本哆嗦的说不完一句整话,然后脖子被角都扭断。

    “呵,这才是我熟悉的泷忍忍者啊。”

    带血的手掌罩在泷本的脸上,一把将死不瞑目的尸体推到,角都的笑意越发明显,带着奇诡。

    “你是什么人?胆敢入侵泷忍村,快点投降,不然宰了你!”

    姗姗来迟的泷忍不对终于赶到,将角都团团包围,领头的领导开始喊话。

    “宰了我?可以的话,就来试试看吧。”

    转身,额前泷忍叛忍的护额反着冷光,角都目光含着冰凌般的笑意,环扫过去的目光像看一群蝼蚁,全然不将数量已经数百的泷忍放在眼中。

    “泷忍的护额?你这个叛忍,真是胆子够大,听从命令,不要管他是谁,全部攻击,干掉这个家伙!”

    一瞬间的目光凝练,喊话的泷忍领导在看到角都护额的那一刻下达了绝杀的命令。

    无论是哪一个忍村,对待叛忍的手段永远都是击杀,没有丝毫容忍度。

    “嗖嗖嗖~”

    飞蝗般的手里剑激发。

    “水遁—水龙弹!”

    “风遁—风切!”

    纷杂的忍术从八方袭来,将角都包围。

    “滋—轰—”

    刺耳的鸣啸自天空坠落,有如虹的苍蓝雷光飞过长空,落地之后化作无尽的雷霆八方肆虐。

    手里剑被雷光淹没,纷杂的忍术同时被抵抗。

    “你们,有没有看见一只狗?白色的,很喜欢乱吃东西。”

    忍术对轰的硝烟蒸腾,半融化的手里剑落了一地,犬冢獠身上缭绕着蛇般流动的电光,用刀锋般的目光扫过全场,最终盯住了戒备的角都。

    “哈~哈哈哈,真是好极了。泷忍村,用雷遁的小鬼,都来了,我的运气真是不错啊!”

    看清犬冢獠面目的那一刻,角都笑了,并非皮笑肉不笑的冷,而是开怀大笑。

    真的是,意外之喜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