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七章:我要去找我的狗
    全情投入的日子总是过得很快。

    感觉上一场雪还是昨天,不经意间听到别人的议论才恍然想起,时间已经悄然跨入了春季。

    越冬的鸟儿开始北归,山头的枝桠开始抽芽,料峭春风依旧寒冷,却吹散了沉积数月的冬寒,大地开始回春,最坚固的冰雪也在日渐消融。

    愁眉苦脸安静的憋了一整个漫长冬季的岩忍跟泷忍一起,开始同时搞风搞雨,小动作不断。

    安逸了数月之久的木叶军团也渐渐忙碌了起来,整个城池都感觉活跃了。

    直到犬冢毅兴致勃勃的跑过来告别,乐颠颠的跑去出任务,犬冢獠才把自己的精神从研究中拨正回来。

    “这就大半年过去了?时间可真快。”

    推开房门,春风湿寒,高天上阳光明媚,积雪融化之后的地面满是泥泞,犬冢獠敞开胸怀呼吸,排解着体内残存的冬日郁气,不禁有些感慨。

    相比与忙忙碌碌,风里来雨里去的砂忍战场,对岩忍的战争真是安逸的不像样子。

    大半年时间里,拢共就出了一次任务,除了故意跟黄土打架,就跟岩忍正面交战了一次。

    这么想想,如果所有战争都这么舒服该多好。

    感慨完毕,回屋将堆满了桌子的纸张卷轴分门别类整理,犬冢獠也开始调整心态。

    春天来了,泷之国的忍者们又到了厮杀的季节,是时候整理一下心神了。

    将最后一卷资料放好,看着占满了大半个书架的成果,犬冢獠很开心。

    这些都是他辛苦了几个月的收获。

    关于磁力的研究已经可以完全告一段落,后续的修炼计划也已经有些具体的眉目,剩下的就是按部就班的走下去就好。

    成为影暂时不敢奢望,但按照计划走到尽头,不需要用属性相克欺负人,正面放对跟一个准影硬碰硬怼一场是不在话下了。

    甚是如果狂妄一些,跟罗砂那个影级中垫底的货色也不是没有一战之力。

    当然,也仅仅只是有一战之力而已,并非能够正面争锋。

    影的境界怎么说也是目前世界最高的战力等级,哪怕到了日后四战大暴走的时代,影级也至少是能够有台词打酱油的角色。并不是那么没有成色的等级。

    “算算时间,感觉也没多久了呀。撑死十几年不到二十年,真是任重道远。”

    畅想日后,忽然想起自己的雄心壮志宏伟目标,犬冢獠不禁清醒了许多,从虚假的骄傲中脱离了出来。

    从目前来算,精英上忍后面还有精英之上,准影,影,超影跟六道数个等级。

    尤其是影到超影再到六道等级,在没有超级外挂的情况下,只能自己一步一个脚印踩过去爬上去,当真是万里长征才刚起步。

    三代雷影强的可以单人镇压八尾,独战万军三天三夜,也不过才是走到了影级尽头,有机会触摸超影的门槛。

    千手柱间跟宇智波斑两个才是真正的超影级,却在六道等级面前全无还手之力,动起手来就是被吊打。

    更不用说哪怕融合了千手柱间的能力于一身的宇智波斑,也不过堪堪触摸到了六道级别的门槛,而在这之上还有一个盖压世界的女人。

    短短十几年时间,要分别跨过这么多高槛,想想如果不是穿越的话,犬冢獠也是绝望了。

    “上忍犬冢獠,请前往议事厅,鹿久大人召见。”

    这边正在感叹,正在自我鞭策,那边门外来了个传令的忍者。

    “好的,我这就过去。”

    收束了有些发散开的思维,犬冢獠整理了一下仪容,前往议事厅。

    春天来了,是时候专心本职工作了。新的一年开始了,要有一个好的开头。

    毕竟,一年之计在于春吗。

    “纲手大人,你怎么来了?”

    来到议事厅的时候,犬冢獠见到了一个有些叫他意外的人。

    奈良鹿久高居上首正坐,还带点风尘的纲手赫然也在座,已经抽条的静音俏生生站在纲手侧后,看到他进来,脸上就挂起了笑容。

    久别重逢的喜气在静音脸上,怎么都掩盖不住。

    “小鬼听你的意思,我就不能来?”

    大半年没见,纲手上来一开口,第一句话就有股要怼人的意思。

    “哪能啊。木叶可是没有纲手大人去不了的地方呢。这里严格来说也是属于木叶么。”

    典型的吃软不吃硬的性格,犬冢獠不客气的绵里藏针给纲手怼了回去。

    既然你都不在乎重逢的热乎劲了,我一个大男人还扭捏什么。

    大家愉快的互相伤害吧,这节奏我熟悉。

    “啧~小鬼你一如既往的让人讨厌!”

    纲手的心情应该很好,所以并没有再怼回来,撇了撇嘴之后,小小白了一眼便作罢。

    “呵呵,恭喜纲手大人咯。”

    见纲手没有揪着不放的意思,犬冢獠也是识趣,笑嘻嘻的说上了恭喜的话,只是却听得叫人有些摸不着头脑。

    不过无论奈良鹿久跟静音都没有迷惑。

    纲手患有恐血症的事情虽然对大多数人来说是秘密,但对他们两个却不是。

    一个是奈良一族的族长兼木叶智囊,一个是弟子加前男友侄女,一个聪明,一个亲密,这点事瞒是隐瞒不住的。

    “对了,白丸呢?最近怎么样?”

    纲手并不蠢,事到如今已经过去了大半年,当初犬冢獠打的什么心思她也早就心知肚明,虽然被算计,但得到好处的还是她,所以也不计较,不予置喙。只是她忽然的问题让犬冢獠发懵。

    “白丸?她不是在纲手大人那里接受治疗么?”

    感觉有些诧异,也有些惊愕,反问着回答,犬冢獠仔细观察纲手的神色变化,想看看纲手是不是在跟他开玩笑。

    “怎么了獠,白丸不在你这里吗?当初明明是通灵术把白丸召唤走了的!怎么可能不在你这里呢?”

    纲手没有回答,出声的是静音,她看上去非常惊讶,并非作假。

    “通灵术?到底怎么回事,静音你说清楚!”

    事态突然就大条了。犬冢獠瞬间敛去了笑意,一双目光如剑盯住了静音,脑袋开始疯狂转动。

    “就是,就是通灵术啊。当时老师正在给白丸做最后一次治疗,治疗还没结束,白丸就突然被召唤走了。难道不是獠你吗?”

    静音被盯的有点发慌,同时也意识到事情可能出现了差错。

    “我没有施展通灵术召唤白丸。而且这么远的距离,我的通灵术目前也召唤不到白丸过来。静音你先不要急,仔细想想,不要漏掉细节,把当时的情况想清楚,说明白。”

    肃容在脸,犬冢獠这一刻的焦急已经开始焚烧,却还能强自镇定着安慰静音,一心只想得到最详细的信息。

    白丸是他的伴当,朝夕相处这么多日夜,早已经是家人一般,突然出了意外失踪,容不得犬冢獠不心急如焚,但他此刻的冷静却前所未有。

    急是肯定,但却绝对不能乱。

    “从现在算起,应该是一个月前,准确的时间是三十七天。那天是傍晚,我正在给白丸做最后一次治疗,基本结束的时候,白丸忽然就被召唤走了,我很清楚那是通灵术。对了,如果你说不是你的话,可能应该是白丸自己吧。”

    事态严重,静音乱了心神,纲手意识到了问题严重,开口接过了话茬,凝眉一阵急思,叙述完当时的情况之后,却说了个意外的猜测。

    “鹿久大人,上忍犬冢獠申请任务,前往泷忍调查情报。请给我临机决断的权利,如果时机允许,我会破坏泷忍的计划!”

    纲手话音方落,犬冢獠一瞬间就有了判断,回头就向奈良鹿久申请任务,已经肃然凝沉的脸上带着决然。大有如果不允许我就自己去的意思。

    关于白丸的下落,高速运转的大脑,在第一时间就已经有了最准确的判断。

    “好,上忍犬冢獠,命令你调查泷忍动向,酌情判断,在不影响主战场的情况下,一切由你自己决定。獠,需不需要派人配合?”

    虽然头疼过犬冢獠惹麻烦的脾性,但事情涉及到切身要害的时候,奈良鹿久到没有迟疑犹豫,反倒很是大开方便之门的同时,还关心是否需要助力。

    “不需要了鹿久大人。我现在很急,脑子也很乱,如果有队友的话,我怕会害了他们,还是我自己去吧。谢谢鹿久大人了。纲手大人,静音,我先走了,等我找到白丸回见吧。”

    没有时间去追究为什么时间过去这么久,一直到现在见面才告知白丸失踪的事情,犬冢獠有些匆忙的告辞,话还没有说完,人已经没了踪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