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六章:理论完善
    犬冢獠抽了个爽。

    雷遁本来就克制土遁,铁砂之鞭因为源自雷遁变化,本身含有雷遁属性,质地上也高于黄土的土遁,哪怕是突破到准影等级的土遁,依旧没能全面避免被克制。

    所以黄土兴冲冲跑来挑衅,除了有心算无心给了犬冢獠一下狠得,情势直转极下的叫人侧目。

    堂堂土影的儿子,刚刚突破到准影级别,目前世界上数得上号的高手,得志了还不到一刻钟,就被一个还不如他的小鬼抽成了狗。

    没错,哪怕犬冢獠使用了铁砂之鞭,已经掌握了雷遁中的磁力运用,实力有所突破也不过是精英上忍罢了,比较起黄土来至少差了两个等级,但有时候事情并不是比一比数据就能分出优劣那么简单。

    属性相克这种事情,有时候是没什么道理好说。

    不然岩忍那么多高手,犬冢獠也不用老揪着黄土不放,总是找他麻烦。

    谁让放眼岩忍,能够放手一搏还不怕出差错的高手就只有他一个呢。

    身为上忍,至少懂得两种属性变化是普遍条件,但偏偏黄土就是个奇葩,除了土属性,其他属性是毛,能吃吗?

    所以不抓着黄土往死里收拾还去找谁呢。

    “啪~”

    烟影如蛇,曲直如意,饶过了烟金刚抓夺的五指,狠狠抽在了身上,留下一道既深且长的鞭痕,抽的烟石乱崩。

    “来呀,来锤我啊!“

    “啪啪~”

    ”你不是要锤死我吗死胖子,有本事你来啊!”

    “啪啪啪~”

    像煤块一样的碎块在暴雨般的鞭笞中八方崩飞,犬冢獠身上不见雷光,速度却并没有慢上分毫。

    依旧不给黄土一点抓住他的机会,围着烟金刚不停绕圈,犬冢獠一双手甩的像抽风一样,抽了黄土一个见头不见眼。

    犬冢獠抽的很爽,开心的有点欢脱,哪怕胸膛隐隐作痛也不愿意罢手。

    今天这一遭之后,黄土只要不傻,估计往后的日子,就算他再怎么变着方的百般挑衅都不可能再跑出来当靶子了。

    我都突破到准影了,居然还被你抽的跟三孙子似得,我脑子有病到什么程度,才要一而再的送脸上门啊。

    所以今天说不定就是这段孽缘的最后一遭,怎么都要彻底玩个够才行。

    至于之前所说,要干死黄土的话,无非是个气势,倒不是真的要那么做。

    别看场面上犬冢獠一度占据着上风,但对黄土也不过是伤皮不涉根而已。

    抽爆再多煤渣,抽不到人也没啥用。

    包裹在坚硬又厚重的岩石里面,只要查克拉足够,就能源源不断补充岩石铠甲的破损,除了看上去狼狈一些,只能被动挨打不能还手之外,再就没有一点实质性伤害了。

    如果是没有突破准影的黄土,犬冢獠使出铁砂之鞭说不定还能抽死人。

    可惜说到底黄土命不该绝。

    何况就算真能抽死黄土,犬冢獠也不会真那么干。

    黄土可是土影老头唯一的儿子,要是被他抽死了,保不齐就会打了小的引出老的。

    两天平大野木虽然是个小老头,可血继淘汰却真不是闹着玩的。

    死了儿子的小老头悲愤欲绝之下,不管不顾飞过来砸上两发尘盾,估计泷之国的木叶忍者别说人了,城头上能残留下来几块砖都不好说。

    在没有得到平等制空权的能力之前,占便宜可以,使劲作也行,但绝对不忘死里作。

    一切危及生命的苗头都要扼杀。

    一场大家习以为常的战斗,出了一些波折,最终有惊无险,重新又回归到了大家熟悉的流程。

    “走吧,回去吧。”

    危机解除,又是老生常谈的节奏,奈良鹿久苦思调离犬冢獠找不到名目,也不想多看着他脑仁疼,索性招呼着闻讯而来的几个高层离开。

    岩忍这边尽管消停了,可泷忍那边的事情还没眉目呢,就一个远征熊之国的情报,就够人研究关注烦恼了,没空也没心情管犬冢獠玩耍。

    奈良鹿久等一众高层离开,城头上的氛围顿时活跃起来,渐渐的欢呼助威声再起。

    犬冢琢磨没有走,把吉祥丸捧在手上不停婆娑着,一直看犬冢獠把黄土从怒吼连连抽到暴跳如雷,再抽的不管不顾跑回营地缩头不出,任由犬冢獠叫嚣挑衅全当没听见,一张黝烟的大脸笑的全是褶子。

    身为一族之长,没有什么比亲眼看到族中的后辈成长更开心的事情了。

    这关乎到一族的兴衰,何况这个光彩夺目的后辈还叫犬冢獠,只犬冢一族的明日之星。

    “咳~大叔快别笑了,脸僵不僵啊。笑的人看着都发麻了,吉祥丸都快被你摸秃噜了。咳咳,走回去吧。以后再想找这么好的靶子可不容易了,哎~”

    痛痛快快的爽过一回,回到城里的犬冢獠捂着胸口时不时咳嗦着,一副怅然若失的模样。

    “哈哈,今天我高兴,就是要笑。靶子没了就没了,闹腾了两个多月了,既然掌握方法了,那就静下心来好好研究沉淀一下也好。”

    大巴掌很豪迈的拍在犬冢獠肩上,留下一坨吉祥丸脱落的狗毛,犬冢琢磨笑的像抽了一样,笑哈哈的在吉祥丸的叫声中离开。

    “噗~”

    犬冢琢磨的巴掌太重,本就有伤在身的犬冢獠没忍住,一口气喷了出来,感觉胸口被黄土撞裂的肋骨都插到肺里了。

    “我真是……”

    目送犬冢琢磨一摇三晃荡的远去,切身体会了一把犬冢一族无论上下都蕴含的野兽基因,犬冢獠也是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回到自己的居所,不劳驾医疗忍者,自己动手做了简单治疗,趁着记忆犹新,犬冢獠扑倒了桌上,拿起笔开始在已经书写了一半的纸张上挥墨。

    实际上早在今天之前半个月,犬冢獠已经掌握了磁力的运用。几乎天天跟黄土干仗,可不是为了图好玩。

    没有研究条件的情况下,以战代研是最好最便捷的方法,而恰好黄土又是个绝佳的靶子。

    雷遁作为主修属性,犬冢獠早已经熟稔非常,所缺的不过是需要补上之前一直忽略过去,没有注意的实践而已。

    战斗就是最好的实践,生死搏杀的战斗更是优中选优的方式。而黄土就是那个打不死锤不烂,同时也奈何不了他的最好的陪练。

    只是黄土居然也借此突破了自身的关卡,这有些出乎预料之外。

    但犬冢獠有信心,哪怕黄土突破自身之后继续勇猛精进,下次再交手依旧能够取得压制。

    沙铁之鞭只是磁力的单独运用,后面结合雷遁的招数还有很多,无论哪一种成功,都不怕黄土翻上天去。

    电磁炮在彻底掌握磁力的第一时间就已经被提上了议程。

    后续关于磁力与雷遁的开发,已经在搭建框架,借助于黄土的战斗不断试验完善。

    哪怕今天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都将失去黄土这个绝佳的陪练,也无非是完善的进度拖慢一点。已经打破桎梏的道路这才刚刚起步而已。

    等到理论彻底完善起来,冲上影级境界可能有点难度,但犬冢獠却有信心,哪怕就是不带白丸,自己孤身一个也敢跟土影好好玩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