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四章:别担心,是保留节目
    时光匆匆,风雪飞扬。

    距离那天由犬冢獠引起的闹剧已经过去了两个多月,时间也跨入了新的一年。

    岩忍还是那样,拿严防死守的木叶乌龟阵毫无办法。木叶也以逸待劳,轮流驻守警戒之后,躲在温暖到睡一觉鼻子冒血的屋子里猫冬。

    北国的雪一旦下起来,感觉就是没完没了,虽然不是很大,但连天的雪絮弥漫,温度一天一天在降低,到了最近,连撒尿都要拿着根棍子才可以,不然弄不好就要跟自己的兄弟说撒扬娜拉。

    于是连关于搞三搞四的泷忍最近也很安静。实际上不安静也不成,泷忍躲在山上,环境比岩忍还恶劣,估计想搞点事情,也都冻得没心思了。

    战争忽然就进入了谁也顾不上谁,谁也懒得搭理谁的静坐状态。

    “鹿久,火影大人已经通过了你的计划。只等自来也大人解决了雾忍,然后跟砂忍谈判完毕,就会前来支援。到时候就是岩忍的末日。”

    作为火影的钦差,日向日足跟奈良鹿久两个坐在议事厅里,传达了火影的认可后,很亲近的表达了必胜的信心。

    日向日足的言外之意,不难看出有安慰的成分。毕竟相比起来,不说已经基本战而胜之,尘埃落定只剩善后的砂忍战场,还是有来有往的雾忍跟云忍战场,就只有奈良鹿久对岩忍的战争打的最难看。

    “嘿,日足你也别安慰我了。我自己知道,岩忍虽然是被我顶在这里,不过是人家根本就没用上去全力罢了。岩忍的主力军团目前可是再跟云忍战斗呢,何况砂忍战场如果不是有那个小鬼,结果怎么样还真不好说。弄不好我就成罪人了。”

    自家人知道自家事,奈良鹿久跟日向日足的关系到也不错,在好友安慰话说完,便苦笑着自我剖析起来。不过说起犬冢獠的时候,感觉却有些磨牙又无奈。

    “那个小鬼?是犬冢獠吧。”

    日向日足听出了奈良鹿久话中有话。

    说起犬冢獠,他可也是很熟悉的。毕竟作为顶级家族之一,有族人因为他加入了那个叫人看不上的根部,当初这事情可是在族内好是掀起了一股风暴。

    而且三代目主持的表彰大会,当时他也是在场的。何况还是代行的族长职位去的。就是因为老族长不想看到犬冢獠在台上出风光,所以才叫了他代行前去。

    因而对于犬冢獠,日向日足尽管没有接触过,但也是印象深刻。

    “他应该也在鹿久你这里。看你的样子,他……”

    “他……”

    “轰轰轰~”

    突如其来的一阵轰鸣穿透了风雪,穿过了墙壁,也穿过了两人之间的谈话。

    奈良鹿久的脸色开始发臭。

    “是发生什么了?有战斗?”

    日向日足有些踟蹰也有些不解。报告里不是说,跟岩忍打的是静坐战争,在开春化雪之前不需要支援,不可能有大仗的吗?而且鹿久你这个脸色是肿么回事?

    轰鸣声一直在响,而且越来越密集,只是奈良鹿久什么也没做,就是沉默。

    正在日向日足的疑惑不断积累,试探着想提醒奈良鹿久要不要去履行以下职责的时候,他叹了口气,有了动作。

    “一起去看看你就明白了。”

    有点头疼,有点无力,奈良鹿久站了起来,示意日向日足一起。

    “轰——”

    出了房门之后,独属于战斗的轰鸣声越发清晰,远远从城外传了过来,好像连眼前的风雪都被震动。

    奈良鹿久一言不发,顶着风雪往城楼沉默行去。

    “丁座,亥一,还有琢磨,你们都在啊。发生了什么?”

    来到城楼时,已经有几个人早到了,日向日足的目光扫过,看到了几个熟人,也看到了犬冢琢磨身边那个跃跃欲试却不敢擅自行动,看上去很憋屈的犬冢族人。

    “啊哈哈,没什么的,一点娱乐节目而已。”

    奈良鹿久没好气的眼神瞪过来,犬冢琢磨蒲扇大手一抹吉祥丸,干笑着装傻。

    轰鸣到这里越发清晰,日向日足却也越发迷惑了。

    感觉你们有什么事情瞒着我啊。

    “死胖子,还是一点长进都没有,大爷我太失望了!”

    “长不长进,够打死你就行了!”

    雷光依然那么悦目,岩石形成的巨人还是同样吸睛,轰鸣中穿过了风雪的对骂声隐约还能听到。

    日向日足来到城楼窗前,看到了一副有趣又诡异的画面。

    留下道道如虹的尾光切割风雪的雷电,绕着一个行动敏捷到让人诧异的岩石巨人不断攻击,每一次雷光贴近巨人飞过,就有大片的岩石碎片飞溅。

    而岩石巨人的拳头却每每都差之毫厘追不上雷光,只能徒劳的打爆了空气,在地上留下一个个凹坑。

    双方争斗的地方,正好是木叶与岩忍营地的中央,地面上坑坑洼洼的凹坑密布着,就连积雪都比其他地方薄弱了很多。

    两个人打的很凶,都没有留手的意思,只是形势上谁也奈何不了谁。巨人追不上雷光,雷光也打不破岩石。

    巨人与雷光辗转腾挪,打的甚是激烈,却只是摧残了大地。

    孤零零横跨十里的地界,风雪在飘,就只有一个岩石巨人跟雷光死斗,然后再也看不到第三个身影存在。

    日向日足越发迷惑了。

    巨人与雷光明明是在生死相搏,但日向日足还是想问一句,他们这是在干嘛?

    “那个是犬冢獠?另外一个是谁?”

    目光从众人习以为常的脸上扫过,除了奈良鹿久越发深刻起来的无奈,日向日足没有得到解答,于是只好发问。

    “让琢磨跟你解释吧。我还有事要忙。”

    奈良鹿久没有解答,他很郁闷,没好气的扫了一眼假装没听见,一心关注城外战斗的犬冢琢磨,一甩手走了。

    事到如今,奈良鹿久也是看出来了,犬冢獠就是个麻烦,犬冢琢磨非但不教训,还故意推波助澜。

    犬冢獠这两个月是折腾爽了,却苦了奈良鹿久不得不日夜担心哪天就没控制好,将局面演变成了最不想看到的全面战争。

    那样的话,就完全违背了他的作战计划,是最不想也最不容许出现的情况。

    如果不是顾忌犬冢獠如今的身份地位,如果不是有犬冢琢磨的保证,如果不是……

    总之,奈良鹿久不开心,原本以为犬冢獠会是个好孩子,是个交流的好对象,但现在他已经不喜欢这个小鬼了。

    简直就是大麻烦精。

    离开的奈良鹿久琢磨着,是不是找个时间跟理由,把原先认为的可以平等交流,一起脑力风暴的犬冢獠调走。

    “另外一个是土影的儿子,岩忍的死胖子。日足别担心,大家都习惯了,不只是我们,连岩忍那边也是。他们这么样都打了两个月了。站着当看戏就好了,不会有事的。”

    奈良鹿久离开,不用再装的犬冢琢磨很热情的开始跟日向日**谈。

    “他们在干嘛?”

    虽然还是很奇怪,居然打了两个月还是打成这样,也迷惑为什么会有这种情况出现,但日向日足还是捡着重点开始询问。

    “死胖子原来在风之国的时候被獠捅过,估计是想要报仇。至于小獠的话,他跟我说,这是在修炼。”

    “修炼?”

    旧的迷惑没有解开,新的迷惑又加头,日向日足去看城外正激烈的战斗,有的只剩看不懂。

    生死相搏的战斗也算是修炼吗?你们这里的操作我越来越茫然了啊。

    “别担心,只是一点保留节目。坐着也是坐着,无聊的很,就当看戏吧。”

    犬冢琢磨用他的大手拍了拍日向日足的肩膀,一脸的宽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