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三章:想干嘛
    黄土破功了。

    犬冢獠欢乐的叫嚷声滚过,逆着风雪好像雷霆,一波又一波潮涨潮落的盖过来,整个营地都听到了。黄土也没办法再保持他那一副泥塑木雕的状态。

    虽然这一阵接着一阵的叫嚣没有直接点他的名字,但话里话外,只要不是傻子都能听明白,指名道姓的就是他黄土。

    然后新仇旧恨齐上心头。赶上这会有在挨批,黄土能有好心情就奇怪了。

    “嘭!”

    一拳砸在身前的议事桌上,留下一个硕大的窟窿,不用领导发话,黄土一屁股顶开了板凳,粗又长的大腿迈开就往外冲。

    “我去宰了他!”

    气势汹汹的话音尤在耳,门帘扬处卷进来一阵风雪,黄土已经狂奔而去。

    不知道为什么,黄土气冲冲跑了,营帐里的一众岩忍却有种暗自松了口气的赶脚。

    实在是,面对木叶的乌龟阵想不到什么办法啊。天上地下,空袭打洞的方式都用过了,但面对奈良鹿久这个叫人讨厌的混蛋,几年了,一点好处都没讨过来。

    表面上集合是为了集思广益,找点办法突破艰局,实际上不过还是来领骂而已。

    面对木叶的严防死守,除了被顶在这里不得寸进的丢人,唯一能做的就是大家抱团,一起陪着互相绝望罢了。

    黄土现在这么一走,今天这顿骂是可以免了。

    尽管不应该由这样的心思,但好些人还是忍不住暗中庆幸,感谢犬冢獠送上的助攻。

    “走,一起去看看,找机会宰了那个小鬼!”

    脸上神色阴晴不定的变换了一阵,将部下的神采都意义观察在眼,知道他们在心里想些什么,可又不能真的挑明了说出来骂,再有黄土虽然是自己部下,却也是土影的儿子,为了安危着想,注定徒劳的会议只能暂时作罢。

    这边岩忍一种高层从帐篷中涌出来,要去围观。那边黄土已经一声怒吼,跟犬冢獠打成了一团。

    雪在飘,岩石迸溅,雷光激射。

    一个存心找事,一个报仇心切,两下里一见着面,四目相对,不需要什么废话,撸起袖子就是怼。

    “死胖子,你脚软了吗,慢的跟乌龟一样!”

    “小鬼,今天把你打成肉酱!”

    “哇~吓死我了!你也不看看你那熊样,摸得着我再说大话吧!”

    “一拳打爆你的狗头!”

    “哇哈哈,这么慢的拳头,你这是在锄地还是打桩?莫非打算转行去耕田?哦不错的想法,我支持你!”

    “轰轰轰~”

    黄土的攻击很狂暴,裹着一身岩石,变身成数米高的山岭巨人,一拳一脚都带着狂暴,每一次攻击落下地面都要跳上两下,留下一个足够当墓穴的大坑。

    犬冢獠的雷光亮眼,本来狂暴的姿态在黄土面前反倒显得优雅,绕来绕去把飘雪的天空切割,留下一道道红光,围着黄土雨打芭蕉似的猛攻,打的岩石四迸。

    攻伐之间,一拳一脚都卯足了劲,嘴上也互不饶人。

    岩忍的高级围观团开始就位,只是却没能形成包围,犬冢獠只是想跟黄土打一架作为庆祝,怎么可能给留下可趁之机。他拉着黄土慢慢往两方营地的中间空旷挪去。

    在木叶城池的方向,接到禀报,正在翻看犬冢獠那份潦草到爆炸的报告书,整理其中蕴含的信息,思考真相与应对的奈良鹿久,不得不坐起而行,抛下了一应事物,跑出来。

    今时今日的犬冢獠,造就不同以往。不说仅仅是犬冢一族的超新星,就是蛇叔弟子以及三代看中这几点,都由不得奈良鹿久不重视。

    何况他跟犬冢琢磨还是好友。

    登上城楼时,犬冢琢磨跟山中亥一也早就到了,显然他们两个更早得到消息。

    虽然落雪如絮,可也阻碍不了忍者的目光,纵然相隔了几里地,黄土跟犬冢獠火光四射的恶斗还是一览无余。

    同时也看到了岩忍高级围观军团在战斗的两人时候尾随,形成了一个随时可以包围上去的阵势。

    “通知丁座,我们去看看。”

    说实话有些不那么喜欢犬冢獠自作主张,聪明人就是喜欢掌控操纵一切,不在计划之中的意外总是让他们讨厌。不过事关犬冢獠,奈良鹿久也没有时间想太多,只能先被牵着鼻子走。

    “等等,我也要去!”

    好战的犬冢毅姗姗来迟,却一副唯恐天下不乱,打架这种好事不能少了我的架势,带着自己的狗从城墙上跳了下去,反倒超过了奈良鹿久一行人,一马当先跑了出去。

    “琢磨。”

    奈良鹿久的眉头一挑,行进中看向了犬冢琢磨。一个犬冢獠就够了,这会又来一个犬冢毅,犬冢琢磨你们想干嘛。

    “哈哈,别急啊鹿久,看看再说。”

    作为犬冢一族的族长,又跟犬冢獠十分熟悉,犬冢琢磨虽然隐约的察觉到了一点真相,不过为了和谐,还是选择装傻和稀泥。

    “亥一,准备一下。”

    状况来的突然,情况也不容分说,奈良鹿久很不喜欢这种被人架着走的节奏,却不得不细致小心的吩咐,做万全准备。

    “别紧张鹿久,打不起来的。犬冢毅你给我回来!不然回头我就把壕调过来!”

    前面正打的火起,岩忍明显不怀好意,犬冢琢磨到是很淡定的首先安慰了好友,然后放开喉咙一句话就让狂飙突进,一副赶紧上去插一脚的犬冢毅就戛然而止的蔫了下来。

    所谓一物降一物,犬冢毅是个狂放的好战分子,有一股天不怕地不怕,干一架再说的性子,却很受不了他的表亲兄长犬冢壕。

    可惜木叶这边不想打还好说,能控制得住,但岩忍那边就不那么好说了。

    蹉跎在泷之国的时间都能用年来当计算单位了,烦躁的猫爪挠心呢,怎么可能放过任何可以抓住的机会。

    犬冢毅停了下来,岩忍那边试图包围犬冢獠的计划始终不成功,这会一见有机可乘,当即就分出了两个人往犬冢毅杀了过去。

    “琢磨你个烟大个看好了,这次可不是我故意找事,使他们来找我的!”

    带着得意和兴奋,犬冢毅一顿之后,义无反顾的抢先向对面发动了攻击。

    “琢磨,到底想干嘛,回去最好给我说清楚。亥一准备战斗,我要发布命令。通知丁座马上过来!”

    事态有彻底失控的苗头,奈良鹿久已经看见对面的岩忍有人回头开始招呼大部队,没好气的怼了还在装傻的犬冢琢磨一句,开始接通亥一的心灵网络。

    眼见岩忍要借机发动一场大战,把木叶军团从成立拖出来打一场,木叶又不得不被动应对,事件起因的关键人物,犬冢獠却突然虚晃一枪,切断了黄土的一队岩石手臂潇洒的退了。

    “土影家的傻大个,今天心情好,先留你一命,回头继续。”

    飞退之后一个穿插,将犬冢毅跟他的狗领着脖子提起来,犬冢獠扔下句场面话,毫不犹豫的往回跑。

    不过是单纯的想跟黄土打一架,把他当个修炼用的磨刀石而已,虽然也不否认有趁机小小报复一下奈良鹿久,给他找点小麻烦的心思,但犬冢獠很清楚目前木叶的大战略。

    就是死守待援拖时间,根本不跟岩忍也不适合跟岩忍大面积的打对攻战。

    虽然没有尽兴,但两面看起来已经有拉开架势当面锣对面鼓的干一架的苗头,当然是先退为好。

    犬冢獠去的欢乐,回的潇洒,却苦了紧急动员的岩忍跟木叶,一下子没了目标,感觉像用力过猛闪了腰。

    奈良鹿久很郁闷,到现在为止也完全看不懂犬冢獠想干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