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二章:出来啊,你出来啊!
    去时朔风如刀刮面,归来风雪兼程。

    回程路上第六天时,北国带着大海气息的风终于没能再吹散高天上堆积的云翳,纷纷扬扬的飘雪如丝如缕,迷蒙了天地。

    也多亏了这场久违的风雪助益,去时花费数天时间,接连战斗才闯了过去的泷忍阵线,回来的时候,静悄悄的,没有再受到哪怕一次攻击。

    本来就已经够冷,而且还潮湿,如今又是飘雪迷蒙,哪怕遭遇之后只有死战的泷忍,在这种糟糕的天气里,也不愿意太拼命。

    交接完任务,解散了相处并不那么愉快的队伍,粗略估算了一下,这个简单的情报刺探任务,来回之间居然就用去了大半个月时间。

    “我的生命,感觉又被人别人给浪费了。”

    走在回屋的路上,犬冢獠顶着飘雪,心中有小小的怨念。

    奈良鹿久是木叶公认,聪明智慧首屈一指的家伙,所以派遣他去做这个情报探查的任务,估计也是看中了他有一颗还算聪明的脑袋。想花一分力气,得到十分的回报。

    不然也不会用上忍强制任务的次数以及名目,在一夜大战,硝烟未曾散尽就点名了他。

    但讲真,任务不算太难,一会回去捉笔做一份言之有物的细致报告也是手到擒来。可是,感觉还是应该把这段时间用来研究电磁掌握更好啊。

    “所以,泷忍村的情报,就愉快的决定不纠结了。结合一下破损的情报,差不多就上报吧。让木叶智囊自己琢磨去好了。”

    心里有怨念,自然工作就会消极,犬冢獠带着一身落雪,推开房门的时候,愉快的决定,关于泷忍村的事情,就这么扔出去,然后就撒手不管。

    反正这次强制任务完成之后,身为上忍,哪怕现在这里是战场,如果不是岩忍大举进攻过来,他在三个月之内都是可以拒绝再执行任务。

    “首先,远征熊之国的情报尚算清晰,一定要着重交代清楚。然后是关于泷忍秘宝,这个情报破损的有点厉害,算了就瞎猜吧……别,情报这么重要,误导了可不好……那就危言耸听好了。”

    收拾妥当,犬冢獠叼着笔,开始书写上报任务文件。

    “嗯,然后还有泷忍内部不合,不能团结一致的内容,这个很重要,不能漏。毕竟泷本的嘲讽还是很记忆犹新的,泷忍那么视死如归,有个吐槽自己人的家伙,很显眼啊。”

    一笔一划落在卷轴上,看上去很是潦草又不用心。十分不用心的书写过程,充分释放了犬冢獠心中的怨气。

    然后也不做修改整理,随手扔掉笔,把卷轴一卷,犬冢獠也不休息,起身重新开门去上交。

    非常确定的告诉看过潦草报告,一再追问暗示需要修改的忍者,这份花了不到半个小时写出来的东西,就是交给奈良鹿久这个总指挥的最终任务报告,犬冢獠才懒得应付他,摆了摆手自顾自离开。

    知不知道我才风尘仆仆赶路一个月增援啊?来的第一天晚上就帮你跟岩忍打了一场大的啊?第二天太阳都没升起,房子分下来,拢共睡了都不到一天,就敢用强制任务使唤我。

    以为我是没脾气还是真大公无私到没有自我啊?现在好好尝尝犬冢獠大爷的怨念吧,奈良鹿久。

    “啊哈,虽然是小孩子报复才会用的把戏。不过不想跟聪明人接触太多的前提下,目前也就只能这样了。”

    出了任务交接厅,迎着风雪伸了个大大的懒腰,让浑身的骨头都松活一番,犬冢獠对奈良鹿久那点小小的怨气都发散了出去,有种无债一身轻的舒畅。

    赶路一个月,来到这里觉都没有好睡一个,刚跟岩忍大战一夜,第二天就出去跑任务,一来一回又是大半个月。

    这么一算下来,貌似四五十天都在忙忙碌碌不得停呢,这会终于是暂时告一段落了。

    是时候,可以好好休息调整一段时间,然后尽情的做研究,成为一个科学家啦。

    “啊哈,真是可喜可贺,接下来是大把可自由支配的时间。作为庆祝,是不是应该大吃一顿补一补营养啊?最近我可是在长身体了呢。”

    再次走上回去的路,虽然风雪当头,犬冢獠依旧好心情,琢磨着给自己来点小小的庆贺高兴一下,犒劳一下。

    “嘛,大吃大喝什么的,太没意思了。而且这里是前线,虽然上忍不愁吃喝,不过还是注意一点影响吧,补给什么的也是不那么充足啊。”

    摇头摆落了掉落在头顶的雪花,也甩掉了平庸到俗气的庆祝选项。犬冢獠认为应该再思考一下。

    “要不睡个三天三夜,养足精神?把错过的补上,把未来的攒上……算了,这个更俗。”

    推开房门,积蓄在室内的温暖扑面,犬冢獠想了不少庆祝方式,最终还是都一一否决。

    “啧……想不到,我这么聪明伶俐的脑瓜,居然会有一天被自我庆祝这小小的问题难住。有点不甘心啊。”

    一只脚已经跨进了房门,一只手还维持着推门的动作,犬冢獠呢喃,停顿。

    “雪下起来了,岩忍貌似就更加不会大举进攻了吧。估计到明年开春化雪之前,都不需要任务了,这么长时间光做研究,想想都很枯燥啊,不行我得找点乐……等等,就这办吧。”

    忽然眼前一亮,前一刻还在低落的情绪猛然像奇峰突起一般拔高,连门也懒得再关,一抖肩头雪花,犬冢獠回身就走。

    迈开大步如流星飒踏,风雪抛在背后,犬冢獠径直往城墙上走去。

    风雪迷蒙,寒意如针,绵绵密密,从每一个毛孔渗透进来。

    相比木叶条石修葺的雄浑城池,岩忍的营盘看上去简直落后的像是在石器时代。

    木栏栅削的参差不齐,捆绑的歪七扭八,四周围墙感觉就像是狗嘴啃出来的东西。

    一顶顶帐篷散乱无序的扎着,或大或小,相互夹杂,看上去一点规划都没有。

    除了也一样在供暖之外,从里到外,岩忍的营盘就没有任何一点地方可以拿来跟对手比较。

    不过这都无所谓,因为他们现在是战略进攻一方,根本不需要什么坚固的营盘来防御。

    就木叶那种乌龟阵的架势,已经摆起来好几年了,营盘就算修建的再好,人家不来攻,不是艳舞给瞎子咩。

    “今年初,木叶的城池造好了。现在,人家都给上装甲了。都说说看,我们怎么办?继续被顶在这里丢人?”

    议事用的大帐篷里,中年的岩忍大冷天依旧穿的像个高原僧人,一双壮硕的胳膊砸在桌案上,眸光扫过,有说不出的愤懑。

    下面一片寂静。

    哪怕是土影的儿子,此时此刻,黄土也是眼观鼻鼻观心,如同老僧入定,不发一语。

    跟木叶在泷之国打呆仗又不是一天两天,而是好几年了好不好。我们眼睁睁看着对面从无到有,从土城到石头城把关城一点一点修起来。

    从头到尾,连破坏修建过程都做不到,这会人家不但大功告成,还是增装加强版的,我们有什么办法啊!我们也很想有办法好不啦!但是我们现在只有绝望啊先生,有话好好说,不要咄咄相逼啊!

    “嘭!”

    突然擂拳砸在桌案上的响动很惊人,尤其是在所有人都闭口凝声的时候更是如此。

    “一个个到是说……”

    “报告首领大人,大营外有木叶忍者挑衅,他说……他说……”

    属下忽然都成了泥塑木雕,正要拍桌子发飙,就听营帐外有人来汇报消息,却吞吞吐吐犹犹豫豫不敢全言。

    “他说啥,你说!”

    正在气头上的首领爆吼出声,心里的不爽利已经到了极限。

    感觉谁谁谁都在跟他作对。

    “土影家的大个子你出来啊!”

    “大野木小老头的高个儿子你快出来啊!”

    “你不是要找我报仇吗?你来啊!”

    “我叫犬冢獠,我捅过你烟刀,你粗来呀!”

    “反正你们想破脑袋也想不到攻城办法,所以别浪费时间了傻大个,你出来啊!”

    “看看,下雪了!城墙上都是冰,爬上去滑下来摔不死也残废了。别想攻城了,你出来啊!”

    “你是缩头乌龟吗?快出来啊,我们打一架活动活动吧,不然多无聊啊!出来啊!”

    “出来啊,你出来啊!”

    一声声热情洋溢,连绵不断,中气十足的喊话压住了风雪,传来。

    已经不需要再汇报什么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