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章:心真大
    花开两朵且表一只。

    且说上木紧急分派了任务之后,一路畅通无阻进入了封锁的首领居所,闯堂过室,直接进入了一处类似庙堂的房屋。

    庙堂里,灯火昏暗,隐约还能听到爆炸声传来。古怪的一口井扎眼的在堂中正中央位置,上面还有一座直顶横梁,类似阳神门的建筑,垂下几道似乎是封印束符的流苏,正落在井口上。

    “上木队长!”

    见到上木急匆匆闯进来,警卫在水井前的两个泷忍当即行礼。

    “这是我的许可。有外敌闯入,我要去见首领。”

    没有二话,对行礼视而不见,上木掏出一个令牌扔了过去,不等警卫,一跃而起就跳进了井中。

    他看上去真的有些急切。不过许可手令完备,所以两个警卫也没有多说什么,完毕之后又继续回归原位,一丝不苟的执行警戒任务。

    井中一片烟暗,上木在急速下坠,每间隔一段距离,当下坠的速度达到一定程度之后,他就在井壁上踩踏泄力,连续十来次,这才穿过了深长的烟暗脚踩实地,再度进入了光明的世界。

    火如浆在流动,空气热的让人止不住想要冒汗。上木队长却对这些习以为常,轻车熟路的开始在地下溶洞之中穿行。

    起起落落,左转右拐,不知道走了多久,又是向着哪个方向,终于他停在了一处看不清内里的结界外。

    烟膜一样的结界像倒扣的碗,与结界底部相接的是流动的火红熔岩,这里是深入地下不知道多深的火山内部。

    “是上木,发生了什么事情吗?居然是你亲自过来。”

    结界里,传来干涩如同铁片摩擦的声音。

    “首领,有外敌入侵,目前情况不明,但是守门的泷本死了,敌人正在村子里大肆破坏,没有人能够压制。泷本说,是叛忍,我怀疑可能是……”

    上木恭敬的行礼,开始汇报,却在关键处被打断。

    “泷本吗,死了就死了吧。只可惜了,看不到我们泷忍重新强大的一天。至于你说的怀疑,不可能的。那个家伙,他已经偷走了我们的秘宝,而且几十年了,不可能再回来了。就算要回来,也要等到圣物成熟,我们再次铸造秘宝的时候,而距离我们下次圣物成熟还有很长一段时间。”

    铁片摩擦的声音很难听,在熔岩流淌,燥热充斥的环境之中,刺激的人心态越发烦躁。

    “那这次可能不是他,不过也不能不防备。我们绝大部分力量都调集出去了,是不是应该收回来一部分。不然像今天这种事情,恐怕还会再次发生。”

    上木的脑门已经见汗,但他的心态看上去还是很平稳,在这种燥热烦闷的火炉环境中,还能条理分明的说话。

    “不需要。防备木叶和岩忍的军团不能会掉,出征熊之国的军团已经准备的够久了,回调人手会控亏一窥。何况不是还有你在吗,上木,你可是我最值得信任的部下了。”

    结界内的声音越发刺耳难听起来,感觉已经不像是人能够发出来的声音,但话语之间的条例却分毫不乱,仿佛是精神与身躯是两个并不关联,独.立分明的个体,互补干扰。

    这显得有些诡异。

    “我明白了首领大人。”

    上木沉默了片刻,然后领命,转身离开。

    那个所谓的首领大人否决了他的建议跟提议,除了最后那句形如托付的信任话,他似乎是白跑了一趟。

    熔岩在不断流淌,虽不见火,却将地下的空间炙烤的像炼钢的火炉。在上木转身离开的那一瞬间,他的腰间不经意的抖落了一点土砾,掉落在他立足的地面。

    空洞的地下溶洞里,熔岩流动,寂静有压抑,布置过去了多久,上木远去的脚步声已经消失了有一阵子,那个铁片摩擦一样的声音又再度响了起来。

    “你的变身术很厉害,算得上是我平生仅见。即使是上木也没有发现。当然了,这可能因为他完全没有心思去观察这些。不过你要是不说话的话,难道就一直这么当一粒尘土?这样不是什么都发现不了吗?”

    诡异叫人烦躁的声音在溶洞里回荡,似乎震动着脚下流淌的熔岩也在跳跃。

    犬冢獠的身影出现在了上木原先站立的地方,他解除了变声,目视着无法看穿的墨绿色结界,脸上的神情复杂的有些古怪。似是感慨,似是惋惜,又像是钦佩跟嘲讽,还带着点不忍。

    熔岩流淌,一如万千年的轨迹,犬冢獠只是看着结界,没有说话。

    “在想什么?为什么不说话?哦,对了,你居然能够借助上木来到这里,应该已经看出了很多事情,所以一定在感慨吧。那么能跟我说说你的感慨吗,我很好奇?”

    声音还是铁片在摩擦,只是态度却平静的像是友人在闲谈。似乎置身在不可见结界里的人,一点也不担心犬冢獠会借机搞一些破坏,更不担心他看出了什么。

    “您们泷忍的心,不对,应该说,你的心真的很大啊。”

    许是因为对方的态度,许是真的有很多感慨在心里,犬冢獠终于开口说话,语气之中钦佩占着主流,却更多的是一如他神色的复杂情绪。

    “哦,怎么说呢?”

    泷忍的首领追问,铁片摩擦般的声音中第一次有了平稳之外的情绪,那是一丝欣赏的热切,像怀才不遇的人忽然寻觅到了知音的感觉。

    “外有木叶跟岩忍大军在境,内有身怀二心的部下处处觊觎,你却想要借助机会,一举将所有麻烦都解决掉。甚至不惜用自己当成诱饵。想必眼下整个泷忍村里,除了那些守在村外的家伙,就没有一个是你的人了。所以说,你的心真的好大。”

    其他的情绪正在消退,犬冢獠的语气之中只剩下钦佩,然后还有默哀。

    用变身术先后潜藏在泷本跟上木的身上,犬冢獠很清楚,他们是一伙,虽然上木没有什么异常的表现,可他急着前来觐见的行为,还是将他心中的急切揭开了一角。

    尽管泷忍首领用信任为由安抚说服了上木,可犬冢獠又不蠢,怎么可能看不破这一点欲盖弥彰。

    所以,上木跟结界里的那个泷忍首领,并非上下一心,而听他的言语,观他的言行,也可以断定,他并非不知道这些。

    信任只是遮掩,一种安抚与骗局。泷忍的首领在筹划很大的设局。

    “哈哈哈哈~”

    忽然的狂笑从结界里传出,摇动了整个溶洞。

    泷忍的首领笑的有些癫狂也有些畅快,完全没有筹谋被人揭破的惶恐惊愕,有的只是欣喜与开怀,仿佛真的是知音想得。

    “小鬼,你说的一点也不错。不过啊,我可是真的真的觉得,这个世界很不公平啊。你认为呢?”

    狂笑过后,刺耳的声音听起来带着泪光,有怨恨的苦涩弥漫。

    恶意忽然就凭空产生,炙热的溶洞里,连岩浆的流动都暂缓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