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五章:耍流氓
    战斗总是发生在不期而遇之间。

    进入山峦之后的第二天,犬冢獠他们被突袭了。

    准确的说是泷忍几乎与犬冢獠他们同时发现了对方,然后不需要二话,掏出兵器就是干。

    泷忍的攻击非常利落,干脆又决绝,还带着点义无反顾。

    憋着一肚子气的山中三天第一个冲了上去,明明是个偏向于辅助派的出身,却选择跟泷忍短兵相接。

    出乎预料的是,他以一敌二,还跟对手打了个旗鼓相当。虽然不能排除泷忍成色过于不足的原因,但也不可否认,他确实有值得骄傲的本钱。

    只不过这本钱在犬冢獠面前有些不够看而已。

    泷忍是标准的四人小队,有爆发的山中三天接住了两个敌人,剩下的另外两个对手,自然就归了油女牟田还有奈良盐水。

    于是本来就没想要插手的犬冢獠就悠闲的站在一边看戏,顺便监视战场,防备意外发生。

    观察了一阵,犬冢獠确认泷忍的领队是个资格比较深的中忍,有娴熟的战斗经验,明显是第一次遇到油女一族这种对手,却在油女牟田诡异莫测的虫子攻击下,还能防守的滴水不漏,偶尔发动反击。

    至于和奈良盐水放对的那个泷忍,应该是个新晋的中忍或者是精英下忍,实力上已经达到了中忍等级,但战斗之中体现出来的综合实力却还有些不足,故而从头到尾都被牵着鼻子走。

    而和山中三天放对的两个泷忍,看不出来具体是什么等级,他们虽然有两个人,但在山中三天明显迁怒的发泄性攻击下,连防守都有点捉襟见肘,所以根本看不出来有多少本事。

    不过已经出现了两个中忍,而且监视木叶跟岩忍也不算什么轻松任务,想来他们两个也应该是中忍,至少也是拥有中忍战力。所以这是个标准的中忍作战小队。

    然而就算是中忍作战小队,可惜也没什么卵用,战斗从一开始,泷忍的局势就很挣扎。

    因为出于一些心照不宣,犬冢獠也不想过多参与的良性明争暗斗,被塞进他这个队伍的三个部下,目前都可以说得上是一族之中,较为出类拔萃的后辈。

    四个看年龄,平均下来至少都是中年的泷忍,先天就发育不良,怎么可能比得过氪金玩家。

    胜利从一开始就已经注定,而且犬冢獠还在一旁看戏。

    只是犬冢獠也并非百无聊赖或者无所事事的瞎闲着,他在仔细观察细节。

    泷忍应该很清楚,他们不可能是对手。一个简单的判断,木叶在他们的国土上驻扎的时间一点都不短,城都筑起来一座了,互相之间应该了解的很清楚,明知道山里到处是泷忍,不可能也不应该派几个稚嫩的小鬼来这里出任务。

    那么既然木叶敢派四个小鬼来这里,当然是有绝对的信心,他们能够应付一切困难。

    可偏偏,泷忍在发现他们的时候,没有说过哪怕一句话,冲上来就是干,第一时间进入战斗。

    犬冢獠去过河之国战场,那里也是一个架在大国之间的小国家,他们的忍者只会龟缩在城池里瑟瑟发抖,跟自己人逞威风。

    仅有的少许敢战派,也都是些土鸡瓦狗,不值一提。

    比起泷忍对待敌人的利落干脆,简直就是天壤之别。

    明知不敌,还要迎难而上,战斗中勉力维持都够呛,却从头到尾一声不吭,寸步不让。

    战斗中的泷忍,感觉除了决然就是愤恨,有的都是一腔保家卫国,赶走侵略者的热血着胸腔里激荡,酝酿成勇者无畏。

    “又是一个相信人定胜天,或者不甘心,想要挣扎一下的家伙呢。祝你们能比雨忍好点吧。”

    犬冢獠没有参加过二战,但综合信息,找一些前因后果,大概的也是在忍界中找到了泷忍的横向对比目标,便是已经被彻底玩残的雨忍村。

    当年的雨忍村,可不比现在的泷忍差,有着忍界半神还有众志成城,以及多年战乱磨砺并积累下来,并不比五大国忍军逊色多少,规模也不比一部部队差的军团。

    在保家卫国的信念激励下,在纵横无敌的半藏带领下,怼了砂忍怼岩忍,怼的木叶损兵折将,连三忍如果不是形势所迫,也要埋骨雨幕,那是何等威风,何等意气风发,虽然号称是五大流氓之下最强,实际上也确实是。

    但结果呢,怎么样了呢?

    雨忍村现在在忍界就是个笑话。别说野心想要谋求大国地位,就连目前五大国三战特意避开了雨之国,也不全是因为半藏跟他属下的威慑,更多是觉得,一坨狗屎没必要自讨没趣去踩一脚。

    你看等半藏那个老东西一死,后继无人的雨忍还嚣张的起来不。

    前车之鉴,殷鉴不远,五大国制度已经被世人所承认,而且也通过一战二战几十年这么打下来,一直到三战的此时,早就已经开始固化了。

    宇智波斑说过,这个世界太小,小到什么程度呢?只能够勉强容下他一个人开疆拓土。

    五大国不敢比肩斑爷,可你泷忍又算哪根葱?大爷在你家地面上打仗,那是看得起你。你是龙给爷坨着,是虎给爷窝着。没搂草打兔子连着一块收拾了,是懒得麻烦。

    所以,泷忍保家卫国,不畏强(和谐)暴,奋起抗争的精神值得钦佩,但已经预见他们未来下场,犬冢獠也只能默默送上一份一文不值的祝福。

    如果必要的时候,身为木叶的一份子,他还可以亲自动手,让泷忍清醒一下,认识一下世界的残酷真实。

    不过是有个七尾而已,这点仰仗跟底蕴实在是太浅薄了。就靠这点东西,就想要同时对付五大流氓里面的两个,不得不说,泷忍的高层们一如既往的狂妄,或者是天真。

    就像他们当年妄想刺杀千手柱间一样,简直脑子里长草。

    “不过转念想想,泷忍应该很不甘吧。明明他们有尾兽,也有角都这种敢去刺杀初代的高手,凭什么就要屈居五大国之下,而不是平起平坐的六大国呢?而且记得,貌似第一届五影大会就是在泷之国召开的吧。”

    当年的事情,早已经掩盖在时光里,成为了历史尘埃,堆积在无法翻找的角落,注定今时今日只能通过推断猜测去琢磨。

    犬冢獠唯一能够肯定的是,当年的泷忍估计真的是天煞孤星的命,获得了尾兽,培养出了高手,比如说角都。积攒下了底蕴,比如说地怨虞什么的。

    泷忍一切就绪,正准备拔剑上车,也来一次大杀四方,可偏偏就特么遇到了千手跟宇智波这两个世仇握手言和,准备一起发力终结战国这个恣意扩张的混沌时代。

    当年的泷忍,估计很有点,裤子都脱了,却给我看这个的悲愤。

    所以才刺杀千手柱间,所以才这些年下来,在雨忍反抗失败之后,还会念念不忘想要搞事情,向世界发出属于他们的声音。

    曾经有一份可以横行世界,霸道蛮横耍流氓的资格摆在我面前,可惜不是我不珍惜,而是娘希匹有鬼畜aoe溅屏,生生毁了一切。

    我们等了几十年了,就是要等一个机会。不是证明我们比谁强,是要告诉你们这些妖艳贱货,我们失去的一定要拿回来。

    “不过呢,世界很残酷,而且烟幕还很重。泷忍的各位,心比天高命比纸薄,霉运当头就要认。自寻死路的路是走不通的。”

    泷忍的挣扎跟作死有着深长的传统,但犬冢獠仔细观察过战斗中,泷忍表现出来的各种细节,综合考量之后,只有不看好,以及做好了送泷忍一程的准备。

    所谓彼之英雄吾之仇寇,泷忍保家卫国,向命运咆哮不公的大无畏精神值得褒扬,不过斯德哥尔摩候群症这种东西,就不需要了。圣母婊更是有多远滚多远。

    “泷忍必须死。”

    泷忍很可怜,泷忍很坚强,犬冢獠的脚跟却也立的很正。身为木叶一份子,还曾受到三代亲自提拔及表彰,阶级这根弦,他还拎的清。

    何况世界就这么大,有五个流氓就够多了,再来一个,恐怕世界就要爆炸,炸诚哥一个尸骨无存。

    “滋咻——”

    电光闪过,犬冢獠屈指一弹,一把苦无就射了出去,速度快的连风都有些追不上。

    “叮~”

    金铁交鸣,一声脆响,带着电光飞射而来的苦无很快,破空声掩盖在头顶呼啸的上升气流中,直到撞在手上,将手里的兵器磕的打旋飞出去,泷忍还有些没有反应过来。

    “噗嗤~”

    锐器入体的声音在下个转瞬响起。战斗之中千钧一发,二打一还是左支右拙,又遇到突然的袭击措手不及,泷忍的死亡也就不意外了。

    没有想太多,遵从战斗意志的引导,机会来的实在太好也太顺手,山中三天一击就结果了一个久攻不下的对手,心里才反应过来,受了那个叫他打心里厌恶的家伙援手。

    可战斗却不容许他放水,也不容许他有太多不必要的思考。

    死去的泷忍瞪大眼睛,涣散的瞳孔之中是浓浓的不甘,直挺挺倒下去的最后时刻,扭头去看一直置身事外的犬冢獠,最后弥留的错愕神色里,仿佛在控诉犬冢獠的卑鄙。

    “啊~”

    一声绝望的咆哮,是泷忍相遇之后发出的第一声,也是最后一声咆哮。本来两个人都不是对手,突然失去了一个队友,剩下的泷忍悲愤中抢攻搏命,一腔热血也不过几个回合,就被山中三天化作了悲凉,魂归故里去追自己先行一步的伙伴。

    “木叶的,你们不会有好下场!”

    “我会等着,一定等着你们!”

    僵持一旦被打破,接下来自然是疾风骤雨。留下最后犹如诅咒的怨恨,另外两个泷忍也各自被格杀。

    一场突兀的遭遇战,结束的同样突兀又利落。

    不经意的,随手而为却恰到好处的一枚苦无,就改变了焦灼,给一切落下定义。

    “你……”

    一口气干掉了两个敌人,可山中三天却并不开心,相反还很愤怒,他扔掉手里已经崩开口的苦无,带着腥热的血腥气往犬冢獠扑了过去,瞪圆了眼睛要咆哮。

    “他们死了,这是任务。”

    奈良盐水再一次拉住了自己的好基友,镇定淡然甚至冷漠。

    冲突有一次就够了。跟已经表明了态度,自己又应付不过的人产生接二连三的正面产生冲突,是最不明智的表现。

    “给你们五分钟,去搜集战利品还有情报。五分钟后继续出发,天烟之前翻过这座山,找到足够安全的宿营地。”

    看也没有看怒发冲冠的山中三天,犬冢獠自顾自的下达命令,全然漠视了他。

    五大国不会在乎泷忍的跳腾,即使他们很有决心。犬冢獠也不会很在意山中三天的叫嚣,条件已经摆的很清楚,只要触线,没有什么好说的。

    在河之国的时候,能揍止水的队友,在泷之国,他就敢揍自己的队友。

    实力,是他更强。职务,是他更高。权威,是他更重。相比起来,山中三天除了一个山中一族俊秀的头衔,没有任何一点值得犬冢獠顾忌。

    认不清楚现实的家伙,就应该打一顿作为教训。不是因为我要对你耍流氓,而是你太弱小,孱弱的无论我怎样的一举一动,对你来说都是不可承受的像耍流氓。

    没有白丸在身边,实力至少折了一半有多,哪怕脑子还在,可犬冢獠依旧没有了那种安全感带来的自信与淡然。

    现如今的他,处理事情上,有些不那么和颜悦色的同时,渐渐粗暴。

    山中三天挣扎着被拉走,油女牟田一如既往的存在感稀薄的仿佛遗世独.立在外。

    五分钟还没有过去,战利品的搜集以及情报收集就全部完成。实际上,都是家族出身,也没有谁看得上几个平民挣扎上来的小国中忍身上的东西。

    不过是为了避免失去主人的资源又重新回到敌人手中被利用,不得不加以回收罢了。

    而且,也没有收集到什么可用的情报。敢来监视两个大流氓的泷忍,都是最坚定最热血的份子,怎么可能会留下什么有用的情报给他们朝思暮想要干掉的敌人。

    所以,事后处理只不过是简单粗暴的扯下了几个忍具包就结束了。

    然后行动继续,向着泷忍村所在的方向,继续顶风前进,开始沉默的翻山越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