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四章:压制
    呼号声从高天落下,跨过高入云天的山峰,来到城外的风已经是漏网之鱼,但依旧很冷。

    城池外壁上,青灰的条石色泽已经不可见,一日夜之间,整座城池都披上厚厚一层冰甲。此刻正从各个角度散发森寒。

    而比风更冷,比冰甲更寒的,是犬冢獠的目光。

    “小鬼,我不知道你从哪里听到了一些什么。但你肯定没听过,我并不是一个很大度的人。”

    迸射过雷光的手指虚点着麻痹住的山中三天,犬冢獠微微眯眼,目光之中有锐利光芒在跳。

    “在我这里,除了自己人就是敌人。而敌人并不看身份,只要有敌意,那就是敌人。那么,小鬼,你知道我是怎么对付我的敌人的吗?”

    娓娓的声音里,刺骨的寒意在飘。

    “岩忍是敌人,所以他们的爆遁血继限界死了。”

    “沙忍是敌人,所以他们的英雄叛逃了,战争也失败了。”

    “至于你们,自认为比得过志村团藏的话,大可以来找我试试看。”

    没有说造成死亡和失败的人是谁,但也不会有人傻傻的多嘴去问。

    尤其是,当犬冢獠直白的表示对志村团藏这位木叶大佬的敌意之后,就更不会有谁不开眼。

    风在吹,寒冷弥漫。犬冢獠的目光从山中三天的脸上移开,虚着眼扫过了另外两个人。

    “我们只是临时组成的队伍。一切以任务为核心。我不管你们被谁塞进来,有什么骄傲跟成就。在这里,我是队长,所以我就是权威,你们都得听我的。”

    “如果不服气,现在说出来,别说没给你们机会。”

    踏步,犬冢獠向前迈步,走到了三人中间。

    “滋滋……”

    跳跃的雷光在呼吸之间将他包裹,蓝白交织的弧光闪耀着,通过目光刺激每一根神经,发出必死的危险警告。

    “要么打一场,生死各安天命。要么就给我滚,我这里不需要不听命令的部下。要么,老老实实,乖乖的听话。”

    犬冢獠的话很不留情面,而且粗暴。但更粗暴的是他身上缭绕的雷光。

    所以哪怕是正初出茅庐心高气傲,又有些小城就自得意满,最动也最受不得刺激的年纪,却没有人敢再跳出来。

    即使是山中三天也同样闭口不言,唯一比两个同伴强上一点的,就是那双眼睛里的不服输。

    只不过,真正面对面,近距离见识了犬冢獠的强大,以及这强大之下不掩饰的危险,刺激着他哪怕被羞辱,也不敢再出言不逊,只能暗自咬牙切齿的不甘。

    “很好,不说话就当你们默认了。身为队长,我就喜欢沉默寡言的部下,如果再办事积极一点就更好了。”

    环眼再次扫过,犬冢獠才不去管他们三个在强压之下到底是什么一种心情,又有多少异样的心思。

    竞争本来就无处不在。岩忍战场的负责是奈良鹿久,除去平民出身的忍者之外,几大主力也都是各个密术家族或者中层家族。

    没有宇智波,没有千手,也没有日向。哪怕猿飞一族的族长现在是火影,但实际上从出身评判额,大家其实都相差不远。

    所以大家哪怕有在岩忍这个共同敌人面前需要精诚协作,可暗中比个高下也是在所难免。

    只不过,犬冢獠不是很想沾染这些狗屁倒炉子的事情,而且从接触以来,山中三天的表现来看,明显他们接受了一些有意的引导,已经对他产生了竞争之外,并不应该存在的敌意。

    这就更惹人烦了。

    你犬冢獠凭什么能这么优秀!

    这样的不服气可以理解,毕竟年少热血。

    但你犬冢獠不允许这么优秀!这样的思想就很不和谐了。

    你不是要竞争,而是准备做敌人。

    于是,用实力碾压震慑,辅助粗暴**的语言暴力,犬冢獠在苗头刚出现的时候就快刀斩乱麻,直接连根拔起。

    本来想趁着岩忍龟缩的机会,好好研究研究的,忽然被派了任务本来就很不爽,犬冢獠哪还有心思跟小孩子过家家。

    不管你们要干什么,背后是谁在指使,统统碾过去就好了。

    当然,犬冢獠不是没想过,这可能是锅王大人的手段,为的是撕开这些之前被他争取来,从舆论上支持他的盟友。

    不过无所谓了,舆论这种东西可一不可再,已经怼了锅王一次,舆论这玩意暂时就不那么重要了。

    何况,犬冢獠已经找到了继续增强的方法。

    如果能够无脑平推过去,谁特么还有心思熬脑汁啊。

    所以,管它去死。犬冢獠大爷现在心情很不美丽,谁来谁死。

    “任务,探查泷忍动向以及秘密筹备的目标。必要时刻给予引导或者破坏。清除窥探的泷忍忍者。”

    雷光敛去,气氛有些压抑沉默。因为犬冢獠的蛮横霸道,队友都不想说话,他自顾自开始进入任务状态。

    “清除窥探泷忍是常规任务。你们比我这个队长经验丰富,自己看着办就好。重点是探查泷忍最新一次秘密行动的目标。必要时候将之引导向岩忍。如果无法引导,确认是为了对付我们,那就即时破坏。”

    “我不想再罗嗦第三遍,你们最好记住。除了清除监察的泷忍,任务之中一切由我说了算。否则……呵呵。”

    犬冢獠没有明说否则会如何,只不过一笑带过。

    但没有谁会认为,一旦出错,会有好结果。

    犬冢獠的态度已经表达的很明确,而且一再强调了独断专行的权利。

    “现在出发。”

    最后环扫而过,山中三天的敢怒不敢言,奈良盐水沉默之中的若有所思,油女牟田存在感稀薄的注视一一入眼,犬冢獠挥手,下达了启程命令,一马当先向着北方冲去。

    长天之上,朔风呼啸,鬼泣般嚎叫。

    本就冰冷到刺骨的湿寒,在挂在城池之上,闪耀着冷光的冰甲衬托下,愈发叫人感觉冷的难以忍耐。

    “三天,别想太多了。他是上忍。三代大人亲自提拔的。”

    拍了怕好友的肩膀,悄悄将他死死攥紧的拳头掰开,奈良盐水知道自己的基友受到了严重的打击,却无法再说更多。

    “队长已经出发了,我们快点跟上吧。”

    存在感稀薄的油女牟田闷闷的开口,一抖衣领,大步追了上去。

    呼号声仿佛绵绵无绝,远天的山峰直插入云,山中三天不言不语,让奈良盐水拉着,沉默着前进,恨恨的目光始终盯着犬冢獠的背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