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三章:后辈
    来到泷之国的第一场会议是成功的会议,是胜利的会议。

    在奈良鹿久总指挥英明的领导下,木叶忍者众志成城的协作下,成功的挫败了岩忍的又一次反动阴谋,没有给敌人任何一点窃取劳动果实的机会。

    会议充分的听取了与会人员的报告,总结归纳了岩忍短期内不会在发动大规模攻势,充分肯定了奈良鹿丸的英明领导,同时深入讨论之后,达成了优先解决大地主泷忍村问题的共识。

    会议总结发现,只有所有木叶忍者团结在以奈良鹿丸为中心的领导下,才能取得最终胜利的正确认知。会议在友好和谐的氛围下,取得圆满成功。

    所以问,会议是谁啊?

    “如果不想待在城里发霉的话,去申请任务吧。”

    会议结束,散场的时候,看着犬冢毅还是满腔郁闷幽怨,看上去很不开心的样子,犬冢獠提点了一句。

    “申请任务!什么任务?岩忍整个冬天都不可能再动了,有什么任务?”

    犬冢毅过于简单的头脑看出了岩忍目下的糗境,却无法在看到需要意会的深层内容。

    “啧,算了,你自己理解去吧。”

    感觉像犬冢毅这样,从里到外都是野兽派标准的人物,哪怕是亲戚也无法沟通,犬冢獠撇了撇嘴,不想多浪费口水。

    “獠,等一等。”

    撇下欲言又止,满头雾水,却认识到自己被鄙视,不想认输,决定要靠自己想个明白的犬冢毅,犬冢獠在会议厅外被人高马大的犬冢琢磨拦住。

    看样子他似乎有些恭候多时。

    “大叔,有事?”

    准备早点赶回去干自己的事情,所以被一副有备而来的犬冢琢磨拦住,犬冢獠的语气并不那么开心,他抬头扫了一眼过去,目光很清楚的表达了心情。

    “昨天晚上的收获应该不错吧。”

    全当没有看见犬冢獠的嫌弃目光,犬冢琢磨自顾自的开始进入话题。

    “还行吧,一般般。”

    尽管犬冢琢磨没有明说是什么收获,但犬冢獠不用动脑子都知道他想要说的是什么,于是心情越发不美丽起来,简直就是耽误时间。

    “那好,看来战斗是有助益的,好好加油,会成功的。”

    依然是一些不着边际的话,犬冢琢磨迟迟不肯进入主题。

    “大叔,如果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走了啊。”

    犬冢獠不想再继续浪费时间,很明确的表示准备结束这次无意义的寒暄。

    “好了去吧去吧。不过如果之后执行任务遇到其他后辈,你多担待一点。不过也不要怕,我们犬冢一族,也是木叶一族来的。”

    有些慎重,又有些不好意思,最后却很严肃,犬冢琢磨说着意有所指的话,到是自己先行离开了。

    “我说,几个意思啊?”

    犬冢獠有点满头雾水了。倒不是觉得自己脑子不够用,而是犬冢琢磨的表述里,完全连一点关联前后的要素都抓不到,感觉就是莫名其妙。

    不过很快,犬冢獠就知道为什么犬冢琢磨会有这么一番交流了。

    “你就是那个犬冢獠!”

    上吊眼,倒八眉,一张马脸,扎在脑子后面的褐色马尾辫子浓密且长,都到了腰上,一开口就满满的都是挑衅。

    “三天!”

    旁边跟着的是个长得有点急的小马尾,头发同样在脑门后面扎了起来,不过相比于马尾,看上去更像个大一些的毛笔。他拉了拉自己的伙伴,不想让他跟犬冢獠产生冲突。

    “盐水你别拉我。不过是个养狗的而已,没什么好怕的。”

    被叫做三天的大马尾头也不回的拍开了伙伴的手,虽然看上去是冲着伙伴在解释,一双眼睛却一直凶凶的盯着犬冢獠。

    “虽然不知道你要表达什么。不过看你的样子,好像很不服气。不过在此之前,身为一个队伍的成员,按照规定还是先来互相介绍一下比较好。“

    瞄了一眼气势汹汹的三天一眼,犬冢獠决定先不理他。

    ”我叫犬冢獠,目前大概是上忍。不过请不要将我跟普通的上忍混为一谈。至于我养狗,白丸病了,还在治疗。关于个人爱好什么的,我想你们不感兴趣,我也不打算告诉你们。对了,今年我水十二岁。好了,接下来到你们了。”

    虽然打算暂时按照规矩来,不跟别扭的小鬼多扯,不过犬冢獠淡然的言辞之中,到处都是机锋。说话的途中,目光也有意无意的总往叫做三天的少年身上瞥。

    “你这个家……”

    叫做三天少年并不鱼唇,相反他的反应还很机敏,第一时间发现了犬冢獠言词中蕴含的讥讽,五官一拧就要说话,却叫自己的好伙伴一屁股撞开。

    “我叫奈良盐水,目前是中忍,同样十二岁。这次任务,还请队长多多指教。”

    怼开了一言不合就要爆发的好基友,长相急切的奈良盐水一本正经的介绍自己,一双有着淡淡烟眼圈的眸子凝望着犬冢獠,平和之下同样有一丝丝掩盖不住的跃跃欲试。

    那是想要比较一番的雀跃。

    “油女牟田,十一岁,中忍,请队长多多指教。”

    虽然少见的没有用衣领遮住自己的脸庞,而且脸上带着的类似潜水镜的墨镜多少有些抢眼,一张秀气的脸庞,一头既烟且直又长的头发,整个人秀秀静静的,很书生气,可惜直到他说完自我介绍,也没有获得多少关注。

    “好了,叫三天的小子,你不用自我介绍了。看你的装扮,我知道你是山中一族。现在我们来聊一聊,你似乎,对我很有意见的样子。我们今天这是第一次见面吧,应该没有什么毛对才对。别跟我说,你是对我的实力有所怀疑哦,我会生气的。”

    不知道为什么冷淡对待了油女牟田的自我介绍,犬冢獠一回头,重新将矛头对准了接连被队友抢了话头,愤愤不平的山中三天。

    苍穹高出,风在呼啸,远处的城墙上,晶莹剔透的厚重冰层泛绽着冰冷,似乎目光停留的时间久了都会顺着传导到身上,让人打寒战。犬冢獠突兀的回头,似笑非笑的看着山中三天。

    “对了哦,山中三天,问你个问题哦。我的名字是犬冢獠,简单的字面意思理解就是,犬冢一族的獠牙,蕴含着我父母对我的期许。那么,你的名字是什么寓意呢?山中三天,昨天今天明天,你要干什么?爆肝吗?”

    “或者说,你在山中孕育了三天?嘛,可真是寓意深远的名字哟。”

    话锋徒然一转,犬冢獠轻佻的语气,用很有深意的话正面回应了山中三天的挑衅。

    “混蛋,宰了你!心转……”

    山中三天很聪明,他完整的从犬冢獠轻佻的话语之中听出了侮辱及挑衅,第一时间暴怒。

    “滋—”

    一声轻响,一道蓝白交杂的光从犬冢獠指尖迸射而出,划着山中三天的脸颊一闪而过。

    “通~”

    十米之外的地上,蓝白闪光落地,细微的动静却在地上留下一道指母粗细,烟黝黝不知几许深的孔洞。

    有一缕鬓发断裂,飘落,一道血线出现在山中三天的脸颊,渗出一颗殷红的血珠将落未落的泫然。

    他的忍术再发动不出来,真个人都麻痹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