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二章:泷忍
    东方漏出鱼白的时候,岩忍开始退去。

    “小鬼,下次,下次我一定要打爆你的狗头!”

    黄土恶狠狠的盯着犬冢獠,嘴里不甘的说着狠话,看上去足有一个半犬冢獠高大的身躯上,烟熏火燎,一身衣服破烂的像乞丐装束。

    “呼~死胖子,下次,下次我一定要打爆你的狗头!”

    犬冢獠大口的喘息了一口,染满了硝烟的脸上挂着胜利者的笑容,没有说什么狠话,只是鹦鹉学舌的重复了一遍黄土所说,却气的黄土也喘了起来。

    整整一夜的缠斗,从土墙崩塌之后,他们两个厮杀了一整晚,可惜谁也没能奈何得了谁。

    黄土的实力确实胜过犬冢獠一筹,毕竟他已经挣脱了普遍意义上的忍者等级束缚,已经是精英上忍之上,准影之下,准备走向巅峰的境界。

    犬冢獠纵然有雷刀的辅助,也不过勉强达到了精英上忍的程度,不过因为属性相克,一夜纠缠,反倒是他看上去沾了点便宜。

    至少犬冢獠虽然看是喘,但身上的衣服却还大致完整,只是黄仆仆,灰蒙蒙的,染了不少土。

    “下次,宰了你。”

    喘息了好一阵才平息下来,眼见秋道丁座已经击退了对手往这边走,自负一时半会也拿不下犬冢獠,嘴上更是占不了什么便宜,黄土便不欲再多废话,恨恨丢下句话,开始撤退。

    “原话奉还,下次可是真的,小心你那个肥头大耳的猪头!”

    纵然输人不输阵,何况阵势上犬冢獠也不输,对于黄土的叫嚣,他可不会惯着。他们现在是各为其主的敌人。

    “走吧,回去吧。岩忍这次攻势不成,下次至少也要等化冻了。”

    恢复了正常体型的秋道丁座抓着宾特长棍来到了犬冢獠身边,健壮的胳膊一伸,将他搀了起来。

    犬冢獠的消耗很大,即使有秋道丁座搀着,双腿也还是有些发软。倒不是不济到这份上,如果继续打下去,至少还能跟黄土再痴缠半天。

    只不过是第一次战斗这么久,不吃不喝,体力有些跟不上。一米七的身高跟将近两米二的身高,这中间足足差了五十个公分的体格,应付持久战的脂肪储备就不在一个层次上。

    “这一晚上,没白干。呵呵。”

    坑坑洼洼,烟熏火燎的战场上,双方罢兵,开始救助伤员,回收尸体,搀着秋道丁座的胳膊往回走,看着面向岩忍防线的城池大部分已经贴上了一层厚厚的冰层,犬冢獠笑的愈发灿烂。

    虽然才只来到这里一天一夜,但大体上犬冢獠已经摸清了奈良鹿久对付岩忍的套路。

    就是据城死守,半步不退,誓要把岩忍钉死在这里。

    高层战力有缺憾,不可能一举将岩忍打崩或者歼灭,但奈良鹿久有信心,在其他战场上木叶终究会取得胜利,然后派遣足够改变战局,定鼎胜局的高手过来。

    在这之前,只要不让岩忍前进就是胜利。而风之国对岩忍的胜利就是对他策略的最好回应。

    五大国等级的四个敌人,已经打退了一个,除了木叶之外就只剩下三个,相信有北方一整个长达五个月以上的冬天做缓冲,无论雾忍还是云忍,总会再解决一个。

    那么到那时,木叶就肯定能够抽出足够的人手,组成豪华的高手团来教导岩忍,什么是是非对错,什么是木叶天团。

    不过一切计划都只是计划,在没有成为现实之前,都不能太过大意。

    战争时节,什么事情都可能发生。

    只是这些都不是犬冢獠需要去操心的事情了。

    恶战一夜,他需要好好休息,然后去参加战后必定召开的会议,这些都是流程了,早在风之国就经历过不少次,犬冢獠倒不会奇怪,最后则是,继续他的研究。

    今晚这一场大战,不说对木叶以及对奈良鹿久计划的收获,只是关于磁力,也有了不少的心得,急需要趁热打铁。

    黄土是个好对手,嗯,好的不能再好的陪练。

    皮糙肉厚,耐打耐干,用雷遁怼了他一晚上,收获真的很不错,足够研究一段时间了。

    何况,这一场表面上不分胜负的恶战打下来,岩忍在想不到更好的办法突破木叶城池之前,有的是时间好好做研究。

    唯一需要担心的就是,团藏貌似沉默的有点久。

    这个可不是什么好消息。

    “滋滋嗡嗡嗡~”

    细碎的雷光像是触手,每一次鞭子一样抽出去,都会让悬浮在掌心的硬币滴溜溜转起来,同时伴随着细微的嗡嗡声。

    那是不可触摸的磁力确实存在的动静。

    “不错吗。跟黄土打了一架,回来就能把硬币悬起来了。天天都打一场的话,估计要不了两个月,就能摆个香案画长符烧了请炮姐上身了。”

    磁力有明显的进步,犬冢獠心情开朗,一场好睡起来过后,随手做着小检测,开着自己的玩笑。

    “獠起来了没有,起来了赶紧过来,要开会了。”

    犬冢毅闷闷不乐的声音从门外传来,然后就没了动静。

    “呵呵,你个倒货。我要是没睡醒,你是不是就不管了。”

    失笑的摇摇头,犬冢獠隔着屋子也能听见犬冢毅远去的脚步声,不禁骂了一句。

    大战一整晚,奈良鹿久为了防备岩忍可能来自地下的攻击,自始至终都没有派出守城的预备人员,至于休息了半天,才缓过来半口气的增援军团就更别说了。

    犬冢毅作为犬冢一族的负责跟增援军团高层,硬是陪着在城楼吹了一晚上冷风,而且这风还是自己人吹上来的。

    嗯,是制造冰层的时候,为了加速凝结使用的风遁。

    直肠子,爱厮杀的犬冢毅那份郁闷,犬冢獠能理解,所以不跟他计较。

    “大家都到齐了,那么就开始会议。关于战斗跟增援军团安排的事情暂时先压后,我们优先处理关于泷忍的事情,这个比较急,也很重要。”

    刚来到议事厅坐下,就听到上首主位的奈良鹿丸开声,抛出了一个犬冢獠没预料到,也有些不解的话题。

    所以说,泷忍怎么了?不是好好的待在山那边吗?难不成在两大流氓面前,他们还要耍个猴怎么的?

    见识过河之国忍者的窝囊,二战时最跳腾的雨忍村被镇压了下去,这会也被团藏萨玛玩得稀烂,还有哪个阿猫阿狗敢在五大国发动的忍界大战中找存在感?

    “最新情报显示,泷忍在计划什么,具体还需要探明。但依照泷忍最近几年的风格,不能保证到底是针对我们还是岩忍。这是个麻烦,岩忍不动的情况下,必须优先解决。”

    坐在下手第一位的山中亥一接过了奈良鹿久的话头,开始做补充。

    看山中亥一慎重的样子,犬冢獠越发不解。貌似泷忍……真的有点搞头的意思。而且听话里话外的意思,人家泷忍这都不是第一次了,早就是个惯犯了。

    这就很神奇了。还真有不怕死的敢在五大流氓面前跳腾,而且人家还不是刻意针对谁,而是觉得在坐的都是垃圾,准备木叶和岩忍一块收拾。

    怎么说呢……泷忍……很有骨气啊。

    情报方面有些缺失,不好评判泷忍的作为,不过就第一感觉上,对比河之国跟雨忍村还有其他一些瑟缩起来的小国家,犬冢獠不得不承认,虽然才听了三言两语,但泷忍给人的感觉就是——做得一手好死。

    那么,泷忍敢这么嘚瑟的底气是啥?如果说是角都的话,肯定不可能。那么没有影级高手坐镇,泷忍怼了岩忍怼木叶的仰仗,恐怕应该就只剩下尾兽了吧。

    呵呵有意思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