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七章:抵达
    最后一段行程,依旧是波澜不惊。

    顶着扑面刮骨的寒风,木叶忍军越过了火之国的边境线,大摇大摆的进入了泷之国地界,至于泷之国的边境布防,完全没有看到。

    哪怕拥有尾兽,作为五大国之外数得上号的大型忍村,泷之国泷忍村,也只能放任土火两国在他们的国土上对峙厮杀。

    面对五大流氓之中的两个,泷忍村不敢稍有炸刺。

    最新传回的消息,前军已经跟营地派来的先头侦查人员接上了线,再有最多不过大半天的日程,增援而来的忍军就能全部抵达营地。

    这一路上,除了那场彻头彻尾失败的袭击,再没有遇到任何变故。

    仿佛犬冢獠破去先期的谋划,犬冢琢磨摆下了乌龟阵,团藏百般琢磨也找不到合适的下手机会,于是就偃旗息鼓,再度潜伏下去等待下一次机会。

    似乎惯于雇佣叛忍浪人组成的赏金忍者,用些盘外招烟手套来对付敌人的岩忍,也在那次袭击之后被吓了一跳,不再有心思浪费精力,做些吃力不讨好的事情。

    甚至,这一路上,岩忍连一次形式上的阻击都没有,不,不对,根据侦查情报显示,岩忍似乎是直接漠视了他们这一股三千人,力量不小的增援,不闻不问的就像是从来没有见过一样,连侦查都不曾派遣。

    营地遥遥在望的时候,岩忍即使有什么计划也都来不及施展了,犬冢琢磨戒备了一路都做了无用功,放下戒心之后,不免疑惑,便来找犬冢獠。

    “岩忍这是什么意思?”

    百思不得骑姐,大块头的琢磨族长烟粗的眉头皱成了一团,想借助犬冢獠已经证实了聪慧的脑袋里得到解答。

    “撒,可能岩忍觉得一次雇佣袭击就能万无一失的搞定我们了吧。再要不就是岩忍实在是钱多的没地方花了,觉得增援再多也无所谓。无非是砸钱多雇佣几个像角都那样的高手就能把我们直接清盘了呗。”

    关于磁力的研究终于打开了突破口,这几天虽然因为赶路不能马上着手深度投入,但犬冢獠还是很开心,于是面对琢磨大叔的苦恼,耸了耸肩,开了个看似的玩笑。

    相比于岩忍对于他们这支增援忍军视而不见的怪异态度,犬冢獠反倒更在意团藏在计划什么。

    锅王老而弥坚,愈老愈贱,这次出手刚开了个头就被他用上不了台面的招数破了去,却不应该就这么简单的放任不管才对。这个有点说不过去,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

    时间拖得越久,对锅王来说就越不利,毕竟白丸虽然伤重,但有纲手亲自出手,最多三五个月就能痊愈,这会儿时间就过去一个月了。

    犬冢一族的实力,至少半数要压在自己的战斗伴当身上,很多威力巨大的秘术如果没有战斗伴当配合,完全无法施展,而失去了白丸的配合,犬冢獠实力的跌落尤为严重。

    这是团藏对付他的好机会。犬冢獠不相信,团藏萨玛就这么轻易的放过这次难逢的好机会。

    “好了,不开玩笑。实际上我也想不明白为什么。不过天要下雨,娘要嫁人,我们又挡不住人家,也不是蛔虫,不可能知道人家脑子里做什么妖。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就是了。至少目前形势对我们有利不是。看,鹿久大人他们来迎接我们了大叔。”

    犬冢獠调侃的回答并不能让犬冢琢磨满意,但正如他自己所说,敌人在暗,他们在明,一时半会也搞不清楚人家的意图,深谈下去只是徒增烦恼。于是便安慰了一番之后,瞥见远处奈良鹿久领着两个伙伴正前来,便转移了话题。

    “哈哈,琢磨你们终于来了,这下岩忍就算稳了。”

    人未到,笑声已经传来,正当年的奈良鹿久有着符合他们一族的装扮,扫把似的凤梨头就是奈良的标志。

    “鹿久,丁座,亥一,我来了,真是好久不见!”

    好友相迎,有着一股迫不及待的喜意扑面而来,哪怕是北国的阵阵冬风也不能冷却,犬冢琢磨只得抛下了犬冢獠,开心的迎了上去。

    “上次还是回去述职,我们几个才聚了一下,好像都是两年前了。”

    “是啊,时间过得真快。”

    “没想到再见,鹿久跟琢磨你们两个都已经成为一族之长了。看来我们也得多加努力才行了。”

    老友相见的场面自然是温馨一片,大家开口闭口之间有感叹也有感慨。

    队伍依旧在行进,少了犬冢琢磨的指挥,还有更多具体负责的人在引导,犬冢獠便默默站在一旁静候。

    倒不是犬冢獠在偷懒,只是,奈良鹿久之名早已久闻,智将的名头,最近以来可是不小,哪怕是战败了砂忍的大蛇丸风光正胜,在村子里也偶尔还能听到他的名字。

    所以犬冢獠很有兴趣认识一下这位在原著主线之中也有不俗表现的奈良一族族长。

    如今的木叶,无论是谁提到他,都免不了要赞誉一番。

    当初三代力排众议,安排奈良鹿久全权负责对岩忍战事的时候,因为他的稚嫩跟低调,虽然说不上沸反盈天,但也说得上群情汹涌了。

    毕竟几年之前的奈良鹿久还只是个二十刚出头的小青年,除了猪鹿蝶的名声之外,也没有什么特殊的惊人建树,遭到冷遇和反对也是情理之中。

    军国大事吗,不可不三思而后行,何况是一军统领。哪怕是三忍也是经过了二战的磨砺,到了三战之后,才都有了独领一军的资格,就这还要受到一定的质疑。

    当然了,针对三忍的质疑主要来自哪里就不用说了。除了团藏萨玛,估计也是没谁了。

    一切对自己独揽大权,觊觎火影宝座不利的事情,锅王大人都是反对的。

    在一片反对声中从三代手上接掌了独领一军对抗岩忍的旗帜,数年战争打下来,到如今,当初的反对声音早已经在事实面前粉碎的一干二净。

    这几年来,奈良鹿久干的可是真不赖。能够继承族长之名就是明证。宇智波富岳到现在可还没有成为族长呢。

    目前中生代里成为族长的人里面,除了犬冢琢磨就是奈良鹿久了,对了还有油女一族的那个叫油女什么来的?记得是那个跟太子同届的油女什么的父亲,油女啥啥的,算了想不起来了。

    总之到目前为止,奈良鹿久真的是干的不多,没有愧对三代当初力排众议的支持,算是火影有识人之名。

    “你就是犬冢獠了对吧。即使在泷之国,最近也听到不少关于你的消息。干得不错!”

    终于一叙别情,奈良鹿久注意到了静观在旁的犬冢獠,不用犬冢琢磨多做介绍,一眼就叫破了犬冢獠的身份,末了的称赞听上去很由衷。

    “多谢奈良族长夸奖,愧领了。我差的还远,还需要多多学习。”

    犬冢獠的表现的很谦虚,对于不熟悉的人,他一向是温良恭厚的。

    不过,奈良族长,你这夸奖,话里有话啊。

    我最近干的事情可多了,你这简单的一句干得不错,覆盖面可有些广泛啊。

    嘛,算了,知道你们猪鹿蝶是铁杆的火影系,你这意有所指的称赞,我就好好手下了哦。

    “初来乍到,就请奈良族长多多指教咯!”

    犬冢獠趁机卖了个乖。话里话外的奈良族长的称呼,做足了论述私情的分量,决口不提更应该说的奈良统领的称呼。

    “不过是岩忍,目前我还对付得了他们。”

    奈良鹿久挂着老友相见的笑容,好似没有听懂犬冢獠话中的玄机,并没有大包大揽,只是公事公办的提了一下岩忍,其他再多的事情,只字不提。

    “那就拜托了。区区岩忍,初次见面,提前预祝鹿久族长旗开得胜!”

    聪明人说话喜欢打机锋,讲究话不露白,十分之漏三分,剩下七分全靠自己领悟,犬冢獠却睁着眼睛说瞎话。

    原著里,岩忍战争的胜负,靠的可是黄色闪光一锤定音,哪怕奈良鹿久之前有再多功劳,到最后都是为波风水门做了嫁衣。

    再有,他是欣赏奈良鹿久,但他并不喜欢跟聪明人过多交流。

    他心里的秘密太多了,不适合跟聪明人深入接触。

    “走,先回营地再说。”

    许是看出了犬冢獠潜藏的心思,对于他的祝贺,奈良鹿久不做表示,反倒再次招呼起了犬冢琢磨,一同开始掉头回营。

    带着水汽的北风从远海出来,呼啸着卷过了大地,越过了高山,带来冻结万物生机的寒冷。

    天地萧索,苍穹昏沉,一场大雪恍惚就要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