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六章:磁力②
    任务在身,出征在外,没办法借助外部条件去深入研究,只凭自己以目前的一点点收获来思考做推断,缺乏必要的资料支持,只会自寻烦恼,走上一条越走越窄,最终死循环的胡同。

    于是就采用了这种多说多想不如多练的方法。犬冢獠相信,书读百遍其义自见。

    雷遁是他主修了这么多年的属性,而且目前更是修炼到了一个极限,虽然因为以前一直没有意识到电磁的存在,所有从来没有留意过,但它们却是一直存在的,只等待他去揭开而已。

    卖油翁的唯熟而已,相信只要补上了必要的程序,就一定能够彻底找到隐藏在雷盾之中的磁力,并将它们提纯出来,化为己用。

    而这个缺少的程序,就是熟练。要做到熟练很简单,不过是流汗而已。

    越是接近泷之国,来自北方的朔风就越冷,随着距离木叶的距离拉远,温度渐渐已经降低到了零度左右。

    呼吸之间白气可见,天上的太阳昏昏淡淡,虽然有光却带不来一点温度。哪怕时间已经接近了正午,枝桠尖翘处还能看到夜晚凝结在上边的透明结晶。

    离开风之国的战场,回到木叶过了一阵没有皑皑白雪,相对温暖的日子,很多人又在战争的催促下,不得不再度回归冬季北国,接受寒风刮骨。

    很多从风之国战场退下来,这次又奉命前往支援岩忍战场的木叶忍者,在火之国的土地上,估摸着越过了草之国纬度的时候,都感觉到了比当初风之国大雪更冷的朔风。

    风之国的风沙出了名的大,当初与砂忍的战场也比较靠近土之国,加上土之国岩石山川加速之后吹来的朔风,已经说得上非常冷了。

    毕竟让很多习惯了木叶村这个火之国偏南方气候生活的木叶忍者感觉,那场决战之夜的大雪带来的冷已经是平生仅见。

    只不过没想到,对比起火之国北方,接近泷之国南方边境线来说,纵然还有森林作为庇护,这股透骨的冷意已经有些叫人招架不住。

    不过这股彻骨的寒冷也是能够理解,毕竟泷之国在往北就是一望无垠的大海,风自然是不小的,而且更靠近北方,加上又是个小国家,地理空间的跨服不够大,自然挡不住太多从北方大海上出来的寒风。

    还没有赶赴到战场,木叶前来支援的忍军们已经受到了北国风光的热情,感受到了作战环境的艰难。

    虽然打败了砂忍,但对岩忍的战争似乎更为严峻。

    越接近预定目的,木叶援军集团的气氛就愈发严谨到慎重起来。

    行军依旧继续,大家都很沉默,习以为常是一方面,另一方面也是连续将近一个月的赶路,身体的疲惫已经积攒到了一定程度,大家还要防备岩忍可能的狙击与偷袭,都没有太多心思再多浪费精神交流。

    “咔嚓~”

    忽然一声脆响,已经持续一心多用赶路了快一个月,早就习以为常的犬冢獠脚下突然一轻,许是北方的风太冷,冻坏了树枝,许是这根看似完好的树枝实则内里已经腐朽,总之,犬冢獠脚下的树枝折断,他整个人直直往地面摔去。

    “獠,小心!”

    第一个发现异常的犬冢琢磨人已经腾空而起,发现异常之后当即出声。

    “嗞~”

    身体的反应比神智更快一步,代表雷遁的电光第一时间出现,包裹住了犬冢獠,只是这个下意识的反应似乎并没有起到什么作用,跌落之后无处着力,犬冢獠沉浸在火遁知识海洋之中的意识还没有回归,于是便像一颗雷球一样,继续坠向地面。

    “滋滋~嗡……”

    “咚~”

    秤砣一样坠落,没有感受到危机所以神智转醒过慢的犬冢獠最终还是砸到了地上,发出一声不大不小的响声。

    “獠你在干什么,怎么回事?居然……”

    紧随追来的犬冢琢磨本来就偏烟的脸色被北风吹的发红,这会却有重新变烟的趋向,犬冢獠的失误太低级,他忍不住要责备一番,却被一阵由低到高,最终畅快之意充斥的笑声打断。

    “哈哈哈~功夫不负有心人,我找到了,哈哈哈~”

    四仰八叉,以一个很不雅观的姿势躺在地上的犬冢獠笑的裂开了嘴,见眉不见眼。

    “什么找到了?獠你是不是摔……是不是……那个找到了?”

    犬冢獠浪荡的笑声很不合时宜,犬冢琢磨被机械的赶路僵住的思维一时没明白过来,正要改指责为教训,却一顿之后猛地恍悟。

    当初他可是亲自参与了犬冢獠那个危险的试验,整个犬冢一族的地下密室都报废了大半。

    旋即,不等犬冢獠回答,犬冢琢磨又想起之前追过来的时候,在跌落声音响起之前,似乎在电流声中有听到一声有别于雷遁的嗡鸣。虽然只是刹那就被坠落声掩盖了过去,但此刻结合犬冢獠的模样回想起来,却是真的出现并存在过。

    “就是那个,终于找到了。不过只是再次有了那天晚上的感觉,一切都只是开了个头,还需要继续深入才有价值。不过先不说这些,我们也快到目的地了,赶路才要紧,走吧大叔,别耽误大家,我们跟上。”

    嘴上虽然说着赶路要紧,可犬冢獠一跃而起之后,怎么都收不住的笑意还是出卖了他心中的跃跃欲试以及迫不及待。

    寻找雷遁之中蕴含的磁力,将他们清晰分明的分离开来,加以掌控应用的研究走通了第一步,算是打开了门扉跨进去了半只脚。接下来就不再是简单的行军中不断练习能够更进一步了。

    犬冢獠需要一个比较稳定的环境,才能继续深入研究。

    并肩而行,眼角余光瞥见犬冢獠的笑脸以及笑脸之下看似为大家着想,不想因为自己拖后腿影响行军进度,实则有些迫不及待的模样,犬冢琢磨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真诚的感觉到高兴。

    身为犬冢一族的族长,族中有出类拔萃的后辈出现,犬冢琢磨当然会很开心。

    如果这个后辈还是在自己的关照之下取得了大成就,那么这种与有荣焉的感觉就真是太叫人心怀大慰了。

    就像园丁,培土施肥浇水,心情劳作,精心呵护,看着在双手之下,幼苗茁壮成长,直到开花结果,这种收获满满的心情,不足为外人道。

    人到中年,已经明白自己不可能再进一步,犬冢琢磨身为一族之长,自然而然的就会更加呵护后辈,帮助他们成长。

    而犬冢獠作为犬冢一族最为惊才绝艳的后辈,犬冢琢磨自然抱有更多的期待,在看到他成长之后,也就有更多的满足感与成就感。

    只是想到犬冢獠,生出园丁心态的犬冢琢磨忽然脸又变烟了。

    他想起了自己的女儿,那个不孝女。

    同样是精心呵护,培土施肥浇水,双手捧着养着,眼见就要开花结果了,却不知道被哪个混账连盆给他一起端了。

    “滋滋嗡嗡~”

    鼓掌之间,雷光跳跃,有细微的异样声音出现。追上队伍,重新回归阵列之后,犬冢獠还是没忍住,暴露了他心中的急切。

    想起女儿正在生闷气的犬冢琢磨瞧见犬冢獠的急不可耐,想到他先前一副大义凛然的模样,不禁又笑了起来。

    这个时候看上去有些猴急的犬冢獠在他的眼里,才有些孩子的模样。

    至于那个不孝女,回去再机会好好收拾她!既然敢不老实交代那个混账家伙是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