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四章:风格
    “啪~”

    一声鞭子抽响,威风堂堂的雷龙与细烟如蛇的影子相撞,就像最华而不实的花架子,雷龙直接被抽的散成了满天流萤。

    浩大对细弱,却是灼眼的雷龙被细小的烟蛇小鞭抽碎,剧烈的反差有些大。

    显然看上去,犬冢獠并非对手,两者之间的力量存在质的差距。

    不过好在犬冢獠虽然一击不中,却也没有让这蓄谋已久的袭杀得逞。

    雷龙碎散的像破碎的萤火,犬冢獠褪去了雷霆加身,划着弧线落向岸边,同时扯住了那条细细嘿嘿,坚韧如蛇的东西。

    “藏头露尾的家伙,给我出来!”

    落下脚步之后连退数步才稳住了腿脚,犬冢獠吐气开声一声暴喝,将细烟的长鞭往手臂上猛缠了几圈,然后双手一爪,腰腹用力,身上噼啪闪出电光,猛力一扯。

    “哗啦~”

    河水暴起浪花,一个人影从水下被扯了出来。

    “小鬼,居然能够发现我。干得不错。”

    这是一个全身包裹的只漏出了一双绿色带点天蓝眼睛的忍者,唯一能够看出身份的只有额头那块有着叛忍划痕的泷忍护额。

    置身在千军重围之中,一同行动的同伙已经被一网打尽,伺机在侧却被破坏了一击必杀之后,他被犬冢獠直接从藏身的河水中扯了出来,暴露在众多敌意锁定下,却淡然的看上去没有一点紧张。

    仿佛,根本就没有将一干已经严阵以待的木叶忍者,以及各种气机锁定当做一回事。

    双眸之中除了冷漠之外,只剩下本能般的杀机。

    他虽然说着称赞犬冢獠的话,可事实上却半点欣赏的意思都没有。哪怕犬冢獠的手中还抓着从他手心射出来,凝结成如蛇长鞭的触须。

    没错,用来袭击犬冢琢磨又被犬冢獠一把抓住的东西,就是触须,并且还是活的。一头在泷忍叛忍手心,好像是直接从身体之中伸出来的一样,另一头被犬冢獠缠在胳膊上,抓在手里。此刻还在不安分的扭动,想要挣脱开来。

    这看上去有些诡异莫测。

    犬冢獠在看清被他拽出来的忍者面容的第一时间,目光有明显的紧缩,继而整个人都郑重起来。

    “哦,看来小鬼你好像认识我。不过无所谓了,你的雷遁还不错,所以,请把你的心脏给我收藏吧。”

    犬冢獠细微的神态变化,没有逃脱袭击者的目光。

    只是,周围是虎视眈眈的上千忍军,袭击者却说着叫人感觉有恃无恐的话,虽不嚣张却更胜嚣张,平淡之间,气焰高灼的比全歼袭击之后,将他团团包围的木叶忍者还张狂。

    似乎看上去,一副不将眼前一切看在眼里的样子。

    已经有人在用看白痴的目光看这个貌似认不清形式的袭击者。

    “你是白痴吗?再敢用那种叫人讨厌的语气说话,小心直接打爆你的脑袋!还不快投降,你这白痴!”

    犬冢毅作为最典型的犬冢一族成员,他暴躁的脾气跟直言不讳十分充分的代表了在场大部分木叶忍者的心声。

    只是,如果他们都和犬冢獠一样,知道眼前这个目中无人的家伙叫做角都的话,恐怕就不会这么自信了。

    这个男人,可是从初代火影身上获得了八百里之外神枪手,忍界最擅长使用暗器忍者称号的男人。

    这可是个真正的影级人物,而且还是可以一次五开的那种特殊的影级,非是罗砂那种垫底货色可比的超危险的家伙,泷忍村s级的叛忍。

    “呵~”

    笑声里带着不屑,角都将他冷漠自带杀气的目光扫到了胜券在握的犬冢毅身上。

    “养狗的,说话的时候最好注意一点。我跟你们木叶的初代交手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

    轻描淡写的,角都抛出了这个石破天惊的话题。

    忍界之神,千手柱间的名头一出,似乎连冬风也都停滞了。严阵以待,虎视眈眈的包围也是一阵骚动。

    所谓人的影树的名,千手柱间吊打世界的传说早已经因为政治需要深入人心,加上角都一出现以来漠视一切,一副高手高手高高手,视木叶忍军如无物,平淡之中见真章的嚣狂,一时到是真的震惊当场。

    “跟初代大人交手还活着的,之前只是有些怀疑,不过现在,貌似我还真的知道你是谁来的。八百里开外手里剑,泷忍的叛忍角都。”

    角都震慑全场,一席话扔下就像湖水落进石子,涟漪不断,骚乱波荡,犬冢獠却猛地一拽手中挣动的地怨虞触手,说着玩味的话,将他扯的一个猝不及防的一个踉跄。

    “居然还妄想夺取大爷的心脏,那就好好尝尝这雷霆的滋味吧。”

    “滋吱~”

    璀璨的雷光骤然绽放光华,顺着地怨虞的触手漫流而过,在前所未有剧烈的雷鸣声中,将角都吞噬。

    “呃啊啊啊~小鬼,居然敢……绝对不会放过你!呃呃呃啊啊啊~”

    夺目的雷光闪耀成尖刺海胆,将嚣狂的角都整个吞下,经过土遁硬化的皮肤没能起到任何一点应有的防御,悲鸣般带着愤怒的惨叫声突兀的响起,角都形象落差大的让人难以置信,前后反差有点太大。

    所以,你这家伙到底当初是怎么跟初代大人交手并活下来的?这也太弱了点吧。

    “嘭~”

    随着最后的惨叫消泯,海胆般的雷光炸裂开来,成了一团烟灰的角都随风纷纷扬扬。

    他被犬冢獠全力迸发的雷遁电成了飞灰。

    “嘁,原来只是个会说大话的白痴。”

    随手扫开了飞到眼前的,如同头发燃烧残余之后的飞灰,犬冢毅不屑的翻了个白眼,便不再理会角都,啐了一口浓痰之后,开始安排善后。

    这次以角都为首,一群悍不畏死的叛忍袭击,感觉一点脑子都没有,甚至结局还有些虎头蛇尾到叫人惊愕。

    犬冢獠到是很清楚角都身为跟三代土影一个时代的超老级影级高手,为何装逼之后突然如此不堪。

    不过是见机不妙之后,又不舍得放弃,所以留下了一个心脏作为冒险一搏,哪怕失败也能当做替死鬼,用以拖延时间。

    角都当年能从威名赫赫,震慑忍界的千手柱间手中逃出来,靠的同样是这份机警。

    角都不傻,不过他考虑到了方方面面,甚至留下的是防御力最为强大的土遁分身,可惜却没有料到犬冢獠的雷遁正好完美的克制了他。

    显然,角都他们尽管受雇于人,得到了一定的情报,可实际上却并不细致,故而全军覆没,连他本来可以仗着土遁逃跑的分身也交代在了这里。

    角都的出场说不上威武霸气,可他装了一手好逼,然而被事实打了脸。大话才说出口,就被犬冢獠打了个难看,表现丢人到了家。

    “这次的袭击,觉得跟他有关吗?”

    队伍开始处理善后,犬冢琢磨踱步到了犬冢獠身边,肃然发问。

    “虽然手段有点像,不过应该不是。袭击太粗暴了,更像是土影老头的作为。毕竟两个人都是同时代过来的,手段相似也可以理解。而且战争里雇佣叛忍可是岩忍村一贯的风格。”

    犬冢獠略微思考了一阵,给出了否定的答案,反倒更觉得这种粗糙的手笔更像是大野木的操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