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三章:袭击
    风鸣犬吠,一片肃杀。

    长风卷地,森寒扑面。落尽了叶子,枯败着光秃秃的枝桠参差在头顶。

    天地间冬风呼啸。

    时间继续向前,距离那日搞笑的中毒事件已经过去了五天。

    这里是距离木叶数百里之外的冬日丛林。

    自天空俯瞰下去,失去了繁华茂密伞盖遮蔽,光秃秃横在天际的枝桠有股灰败气息。

    冬风扫过,哪怕是茂盛的火之国丛林,也只剩下萧索与苍凉。

    “咻咻……”

    密集而有序的破空声在响。萧索冷清的,一片荒凉的枯枝丛林忽然热闹了起来。

    一层绿线从远处覆盖了过来,紧接着是第二条,第三条乃至更多延绵开来,横跨数里的绿线。

    仿佛浪潮疾驰而过,又像绿毯覆盖过来。

    那些绿线,近看就能发现,都是一个个正装在身,一脸悍勇的木叶忍者。

    “琢磨大人,前侦小队第三队报告,前方十里将有河流,水量充沛。三十里外出现丘陵,百里之内没有发现异常情况。”

    有条不紊的行进之中,负责侦查的忍者前来汇报。

    “继续侦查,第一小队将侦查范围扩大到三百里,第二小队扩大到两百里。第三小队负责消息传递,继续增派人手,我们即将离开安全区域,绝对不可大意,不能放过任何疑点。”

    “遵命。”

    “传令,犬冢一族全体警戒,我们到前方河流休整一刻钟。”

    “得令。”

    犬冢琢磨的命令被传达出去,行进之中的队伍依旧沉默着肃然,只是脚下的步伐默默加快了些许。

    从木叶出发以来,除了夜晚宿营,整个部队不过才休息了两次罢了。

    尽管还没有走出木叶辐射的绝对安全距离,但这阵急行军依旧让人产生了些许疲惫。

    “快走出绝对安全区域了。如果还有什么后手的话,估计也该出现了。我们得小心了。”

    河水静静流淌的岸边,安全区内最后的休整开始,犬冢琢磨伫立在草木枯败之后,裸露出土地与卵石的河岸上,神色肃然。

    “放宽心大叔。无论他是出卖情报还是另有安排都无所谓。我们现在有三千人。”

    相比犬冢琢磨的责任重大以及肃然,哪怕没有白丸在身边,犬冢獠还是表现的很轻松。

    团藏不管有什么算计,前提基础都是要割裂犬冢一族跟大部队的联系,这才有实施的条件。

    现在三千忍者汇聚在一起行动。浩浩荡荡碾过去,哪怕是三代雷影亲自来了也揍给你看。

    然后,一阵风从远处吹来,哗啦啦摇动了河岸的光秃树桠,犬冢獠的淡定就被打脸了。

    “嗯……我似乎闻到了查克拉的味道,大叔你…小心!”

    卷过河流的风带着水汽,扑到肌肤上就是一股森凉,正在指尖的细弱雷光中跳动的硬币一顿,犬冢獠深深嗅了两下鼻子,话还没有说完,河水就已经暴起,水箭般射向了犬冢琢磨。

    “汪!”

    吉祥丸从犬冢琢磨的领子里钻了出来,不等主人吩咐,一声咆哮便发动忍术撞了上去。

    “居然敢来,简直自寻死路!”

    袭击来的很突兀,犬冢琢磨却并没有慌乱,有犬冢獠的提醒,有合作了二十余年,默契天成的吉祥丸阻了一阻,他已经有了足够的准备,爆喝一声化作一道烟风,不闪不避冲着水箭中窜出的人影撞了过去。

    “时机选的真好啊。各种意义上的大胆呢。”

    玩味的轻语声里,犬冢獠的动作同样不慢,滋啦啦的雷光闪出,就化作一抹闪电飙过了涓涓流水,一头扎进了对岸丛林。

    来自水下的袭击对于犬冢琢磨这个一族之长来说,完全不在话下。作为接触的最多的一个当打之年的族长级别人物,犬冢獠可是很清楚犬冢琢磨的实力。

    人家只从体型来看就很不好惹,虽然袭击者找了个好时机,也隐藏的够好,可惜目标找错了。

    “敌袭,第一大队应变,第二大队搜索敌人,第三第四大队散出去,封锁战场,封闭圈拉开二十里。居然敢在火之国的地盘袭击我们木叶的忍者,那就一个也别想离开!”

    暴脾气的犬冢毅作为目前全军的副指挥,一拍自己伴当冲出去的同时,恶狠狠的发布了命令,杀机腾腾。

    “可恶,这个小鬼是谁?啊……”

    “情报出错了,我们被骗了!”

    “混蛋,根本跟情报上说的完全不一样,我呃……”

    “赏金所的王八蛋,老子要是能活着回去,一定要拧断你的脖子!”

    “跑不了了,想活命的,一口气杀过去宰了那个傻大个!”

    鲜血飞溅,厮杀激烈,夹着各种或绝望或悲愤的叱骂。雷光纵横所过之处,枯枝摧断,雷电流动掩盖不了惨叫。

    “说说看,你们从哪里得来的情报?”

    如流的雷光电起了袭击者的头发,他额前划着伤痕的护额上是并不出名的图案,犬冢獠将河岸对面丛林之中的袭击者杀了个对穿,提着这个叛忍的脖子,将他拎起。

    “呸~大爷从叛逃那天开始,就没想过再屈服,要杀就呃~”

    受制于人的绝境之中,有股疯狂的血性悍勇,被擒拿的叛忍到是表现的很坚毅,直到他被犬冢獠随手捏断了脖子。

    “如你所愿好了。最佩服你们这些宁折不弯的好汉了。”

    随手抛掉临死终于漏出愕然之色的叛忍尸体,回身甩臂震飞了射到的手里剑,身上的雷光再度闪亮,犬冢獠反身杀回。

    这是一群叛忍加亡命之徒,并不是预料之中的任何一个敌人。

    一群只为了钱财卖命的凶徒,悍不畏死。

    哪怕明显情报出错,还是悍然发动了袭击,并且在逆境之中做亡命一搏。

    血在飞,雷光夺目。

    战斗的经验有了风之国战争的磨砺,早已经驾轻就熟,哪怕面对的是一群淡漠生死的叛忍亡命徒,犬冢獠依旧游刃有余。

    呼呵声与咆哮共鸣,悍勇和血腥弥漫,冬风阵阵,渐渐充斥生命凋零的气息。

    雷光越发变得无情起来,直到大军层层包围,袭击者已经毫无逃脱的机会,犬冢獠却连一个俘虏也没有留下。

    “咔嚓~”

    扭断了最后一个敌人的脖子,夺目的雷光却不曾收敛,反倒蓦然大亮,犬冢獠化作一道光,跃过了看他赶尽杀绝有些错愕不解的同僚包围,直冲河流而去。

    “秘术—通牙雷龙!”

    电光如龙,冲破了重林,轰然撞向河水,犬冢獠的攻击看上去毫无目的,因为在那里,已经打完收工的犬冢琢磨正在抓捕俘虏。

    “嗤~”

    就在战斗落幕,尘埃貌似落定,精神最为放松的一刻,变故横生。一道既细却锐的烟芒如蛇般蹿起,从水下直取犬冢琢磨后心。

    之前看似悍勇却没头没脑的袭击不过都是假象,为的就是这一刻一击必杀。

    不过犬冢獠的攻击却也同时到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