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二章:始动
    所以说,火影世界就是神奇呢,烟丸犬冢獠也见过不少次,无论是体型还是外貌以及性格,简直没有一点点像眼前站在犬冢琢磨肩膀上,依旧对他虎视眈眈的吉祥丸。

    烟丸虽然只是普通的大型犬,还比不上经过加强之后,已经突破了先天极限,逐步成长为超大型犬的白丸,但无论怎么看,都不可能有一个吉娃娃父亲才对。

    然而事情有时候就是这么诡异,别看吉祥丸的名字搞笑,体型娇小,但人家的战斗力就是杠杠的。

    “火影大人的调遣下来了。三天之后出发支援泷之国的战场。犬冢一族是主力,我作为支援军团的首领,你也需要一起行动。我们跟岩忍的战争全面爆发了。”

    简单的收拾了吉祥丸之后,犬冢琢磨有些别扭的盘腿坐了下来,壮硕的身躯看上去很不适合犬冢獠家的小客厅。

    “居然是支援岩忍战场。看来这里面有我们团藏大人的一份功劳呢。”

    犬冢獠略作沉吟,不禁冷笑。

    犬冢琢磨的说不上是喜是忧,以犬冢一族偏向于体术作战的秘术传承以及追踪作用,更合适的战场应该是河之国的雾忍战场,或者是田之国的云忍也能够接受。

    唯独是一手土遁硬化术普及的非常彻底,以及爆炸狂人很多的岩忍,是最不适合犬冢一族这种偏向辅助,攻坚能力平庸的秘术家族。

    然而偏偏这种浅显的道理就是被刻意忽略了过去,火影的命令不但明说了派遣犬冢一族前往岩忍战场,而且还是由族长带队,将会投入大部分犬冢一族的人手。

    这种吃力不讨好的派遣,如果说其中没有团藏的影响,犬冢獠情愿被吉祥丸咬一口。

    沉默了很长一段时间的锅王,终于再度出手,而且有种一出手就打中了七寸的感觉。

    “岩忍战场的负责,目前还是猪鹿蝶么?”

    犬冢琢磨对于犬冢獠的分析心照不宣的默认,一阵沉思之后,犬冢獠向他发问。

    “没错,还是鹿久在负责。”

    犬冢琢磨沉声点头。

    “那就行了。奈良鹿久大人可是我们木叶新一代的智囊。有他在,到了战场一切都会正常有序起来。我们需要担心的,反倒是去支援的路上。”

    有了族长肯定的回答,战场信息有些滞后的犬冢獠反倒反向安慰起了一副严肃到有些沉重的族长来。

    奈良一族从家族层面上来说,也不见得比犬冢一族高出去多少,同样是秘术传家,负责某一方面工作木叶中层家族罢了。但奈何人家盟友可靠并且负责的是脑力思考的问题。

    用脑子的人无论再哪里,都会得到特殊的优待。所以锅王哪怕一手遮天,对上奈良一族的族长鹿久,恐怕也不敢玩太过分的手段。

    何况奈良一族本身就是以智略见长,又跟团藏尿不到一个壶里去。想要在奈良鹿久这个奈良一族族长负责的战场上耍花枪,团藏还差点。

    那么团藏又不可能白白浪费自己的作用,派遣犬冢一族去对付明显不合适的敌人,并非只是简单的报复,想要恶心人。

    团藏还没那么无聊也没那么温柔。

    犬冢獠已经跟他撕破了脸皮,而全力支持,站在犬冢獠一边的犬冢琢磨以及犬冢一族,当然是他打击报复的首要目标。

    从表彰大会以后,憋了这么久的坏,团藏图的可不是给犬冢一族增加点难度而已。

    “既然是增援,我们又是主力,按道理应该是一起行动才行。不过想来,大叔接到的命令应该是我们犬冢一族为前驱开路吧。”

    增援人员不可能能力太过单一,否则增援效果不显的同时,还容易出事,并且意图太过明显。团藏影响力再大,也不可能逼迫的火影单独派出犬冢一族,必然有其他人员协同。人多眼杂的,团藏想耍手段也就没那么容易。不过这对玩惯了手段的团藏来说,算不上什么大事。

    “嗯。”

    犬冢琢磨这次的回答越发简短,看上去整个人都严肃的很。

    显然团藏这一手规则下合理的安排,让一族之长的犬冢琢磨很苦恼,于是越发期待犬冢獠有什么办法破解。

    犬冢一族的能力更偏向于辅助和追踪,作为前驱开路的话,十分合适,能够揪出不少敌人可能的伏击。但相应的,缺乏攻坚能力的犬冢一族,应付起突发危机的能力也不是很出色。

    团藏这一手简单的操作,就割裂了犬冢一族跟大部队的联系,给他的操作找到了巨大的空间。

    “大叔别担心。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吗,今天晚上就在我这里留宿吧。爪我会让她一直待在纲手大人那里,直到白丸痊愈为止。这次人家的手笔可是很大呀,准备把我们一网打尽呢。事不宜迟,我写个纸条,麻烦叫吉祥丸走一趟。”

    随手寻了一张白纸,撕下来一小条,写上了些话,犬冢獠将之卷了起来,递到了犬冢琢磨蒲扇般粗糙的大手上。

    虽然明明知道这都是团藏玩出来的手段,但犬冢琢磨却没有太好的办法,毕竟论起钻规则的空子,团藏可是老手了。而且官大一级压死人,团藏可是木叶的二号人物,所以在第一之间来找了犬冢獠,又再接到他的纸条后,不由分说的开始吩咐有些不情愿的吉祥丸。

    “送给谁?”

    多说了两句才安抚下来明显不情愿,有些嫌弃的叼起犬冢獠上诉写的纸条卷子的吉祥丸,犬冢琢磨也没看到底是什么内容,更没有多说多问,干脆的询问看上去有些惟命是从的意思。

    “随便找个大叔信得过的族人送过去就行了。不过是些不入流的手段。不若用来应急还是可以的。”

    无所谓的摆摆手,犬冢獠看上去云淡风轻,一点也不在乎三天之后,犬冢一族将要独自上路隐含的危机。

    “汪汪!”

    又侧头简单的跟吉祥丸交代了两句,不情不愿的吉娃娃嫌弃的叼着纸条含混的叫了两声,化作一道烟影蹿了出去。

    “大叔放轻松。没事的,不入流的手段对不入流的手段,想算计我们,可没那么容易。来尝尝我的茶艺怎么样?最近跟师酱有过探讨来着,自我感觉还不错。”

    仿佛之前那卷小纸条就能让犬冢琢磨严肃以待的问题化解,犬冢獠惬意的拿出了茶具,开始煮茶。

    天色渐渐过去,一日夜的时光匆匆而去。

    就在三日的时间已经放任不作为的蹉跎中过去,眼见明天就要出发,在第二日的凌晨时分,犬冢一族随着早起的族人去最后看望集中起来的战斗伙伴时,骚乱产生了。

    不久之后,犬冢一族的狗吃了不干净的食物,大部分产生轻微中毒的消息风一样传了出来,短短时间就已经漫过了犬冢一族,传荡到了村子之中。

    “啪~”

    木叶深沉的烟暗地下宫殿里,智珠在握的团藏摔断了他从不离手的拐杖,脸上阴晴不定,尊巴蠕动了半晌,却最终也没骂出口。

    废了那么大心思筹划对付犬冢一族这个恶人他的蛆虫,明明接待雷霆之势不可拒绝的手段,竟然会这么轻易的就被对付了过去。

    食物中毒你妹啊!

    愤怒的同时,团藏久久难以言喻,感觉自己被侮辱了。不是身体上,而是精神上。

    动用自己火影辅佐以及木叶长老的权势,还有下面更多依附势力的影响,晓之以情动之以理的说动了两个伙伴,多方努力才艰难的让已经起了疑心的三代确认他这次真的是一副公心,勉强下达了符合他预想的调令。

    就这么轻飘飘的被一个狗狗食物中毒给淹了。

    眼瞅着明天就要出发了,你们今天食物中毒了,哪有这么巧合的事情!哪有这么……总只团藏好气好气,想要爆炸。

    “犬冢獠!”

    幽深的烟暗里,烛火都驱散不了压抑,团藏久久沉默之后,咬牙切齿的呢喃。

    锅王十分肯定,敢用这种简单粗暴,简直侮辱人智商的方式来抹消他筹划的人,只有那个叫犬冢獠的小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