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张:开搞
    阳光昏昏淡淡,看上去有气无力。正是正午时光,头顶上挂着的太阳也未曾在正中的天空。

    冬日的气息已经到了呼吸之间,无处不在的风吹着,哪怕穿的够厚,早有准备的宇智波上树还是冻得不停吸鼻子,一会看一眼紧闭的院子,侧头想要倾听点里面的动静的同时,不住的跺脚。

    萧瑟在寒风之中,独自也饿的咕咕叫唤,宇智波上树感觉最近这段时间倒霉透了。准确的说是接到了负责犬冢獠迎送任务之后这段时间,简直倒了血霉。

    本来以为不过是个简单不过的事情,无非是来的时候接一下,走的时候送一下而已。无非饭点的时候再送几次食物的问题罢了。

    可谁能想到啊,哪怕想破脑袋也想不到好不好啊。居然有人看书能看的连命都豁出去了!

    自打犬冢獠出了那天晚上的意外之后,宇智波上树就多了一个随时监控犬冢獠状态的附加任务。

    如果不是因为意外之前就已经接了任务不能退,宇智波上树知道会有后面这种神展开,打死也不来啊。

    一想到那天晚上是他亲自送里面的那位回的犬冢一族,宇智波上树一点都不感觉冷也不觉得饿了,郁闷的只想拿头撞墙。

    这位可是出了意外以后,富岳大人一家都要躲着走的存在,我宇智波上树这种小胳膊小腿的,一旦被知道了是事件参与者之一,找不到富岳大人的情况下,会不会被打个半死啊?

    可怜我只是个普通的,没开眼的,平凡的,需要养家糊口……不对,媳妇还没有呢,一人吃饱全家不饿,哪来的养家糊口。

    好吧,宇智波上树,你可以的,就给你一次机会,从来一次吧!

    可怜我只是个普通的,没开眼的,平凡的,大冷天喝一口热水都得自己回家烧的可怜人啊,最大的愿望也不过是老婆孩子热炕头,最多有点奢望孩子不要像自己老爹一样平庸,一辈子都是个没有血继的中忍,白顶了宇智波的姓名,能开启写轮眼就好……所以我只是个……呃……怎么有个人?矮子你谁呀!这么讨厌不声不响的跑过来,吓死我了!

    “你看上去精神状态不是很好啊。是不是……最近没吃好?“

    ”嘛算了,反正以后我就不来了,你也不用这么辛苦每天监察我的状态了。好了我走了,你也会去吧,好好吃一顿睡一觉,明天起来又是新的一天!不想问你姓名的宇智波,有缘回见吧!”

    有了新思路,还有些迫不及待想要上手试试的犬冢獠心情大好,他拍了拍明显心思不属,扭着脸一副神游天外做白日梦,连他出来都没发觉的宇智波上树肩膀,笑容暖的流奶。

    “没没没有的,大人……怎么可能呢,监察什么的?完全……”

    定眼一看眼前的矮个子正是让他担惊受怕的犬冢獠,宇智波上树这一惊非同小可,加上被点破了他的监察的任务,顿时紧张的连话都说不利索了。

    “嘁,还不承认。一点意思都没有。我还没说早就知道你是当晚送我回去的那个家伙呢,是不是很奇怪我咋知道的?犬冢一族的鼻子可是很灵的!看看,看把你吓的。”

    宇智波上树失态的很严重,犬冢獠心情大好,看的很有趣的同时起了点捉弄的意思,脱口就甩出了一个更吓人的劲爆消息。

    “不不不……不不是……是是是是……呃~”

    担惊受怕了好多天的最大秘密再度被犬冢獠笑眯眯的挑爆,宇智波上树已经不是话说不利索,想到犬冢獠在富岳大人那里收到的重视,加上最年轻上忍的身份,以及犬冢一族当晚的焦躁,无论哪一样都是他不可抗拒的触摸的高远,再想到当初犬冢獠说过要给他打小报告,宇智波上树直接两眼一翻,吱喽一声自己把自己吓晕了。

    “噗~居然晕了?这么脆的宇智波……你厉害,不过……”

    犬冢獠一口气没忍住,喷了。宇智波上树的表现实在有点预料之外,开个玩笑而已,不至于吧。

    虽然狠狠在吐槽,但犬冢獠还是上前一步,弯腰掀起了晕倒的宇智波上树眼皮。

    一抹红色出现,一颗勾玉正在已经躺倒在地的宇智波上树右眼之中显眼的存在。

    犬冢獠撇嘴,掀开了宇智波上树的左眼,里面到是很平静,除了泛着白眼,看不到写轮眼的痕迹。

    “虽然只有一颗,但还是想说一句,你厉害……挂逼惹不起,你就好好躺着纳凉吧。拜拜。”

    默默吐槽了一句写轮眼牛叉不解释,本来只是心情好,开个玩笑而已,却不想居然吓的人家直接开眼了,犬冢獠出了佩服也真是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好。

    索性还是继续拍屁股走人吧。

    犬冢一族的密室深处。

    儿臂粗细的牛油大蜡正在高挂四壁的烛台上燃烧,散播开的光亮照的偌大的空间格外明亮。

    亮光里,两道巨大的影子投在地上,既粗且大。

    “准备的差不多了。”

    即使灯火摇曳,地面投下的粗大影子也见不到多少晃动,站在两道阴影之间,看着相互对立耸立着的金属造物,犬冢獠神情凝重。

    在他身后,犬冢琢磨和犬冢爪这对正在闹矛盾的父女也暂时摒弃了别扭,同时产生了担忧。

    两人旁边,纲手的情绪有些冷清的样子,似乎对犬冢琢磨父女的担忧视而不见,又或者心中本来就充满思绪,没有空隙再容纳更多后来的忧愁,只是细致的给白丸做着检查。

    这次犬冢獠的实验做的有点急,必须要有白丸的配合,而且玩的也有些大,她除了保证白丸的伤情之外,还要再实验开始之后,随时注意情况变化,以保证能够第一时间压制可能出现的变故。

    “好了,准备开始吧。大叔随时准备打散,纲手大人注意白丸就好,确保第一时间保护她。至于我,如果产生意外,暂时可以放在第二位治疗。”

    深呼吸,犬冢獠没有回头,目光盯着眼前两个似是而非却非常熟悉的东西,沉声做最后的嘱咐。

    光滑笔直的圆柱大约有数米高的样子,直到顶端的时候突然的变大,仿佛是套进了一个金属的椭圆圆盘,而整个圆盘仔细看就能发现,是由同样粗细的金属丝拉结而成。

    左右对称耸立的金属造物,在烛火的照耀下闪着银色的冷光,犬冢獠上前几步之后,站定在了两者之间。

    如果有人跟犬冢獠来自同一个世界,恰巧又知道的比较广泛的话,一定会惊呼“卧槽,特斯拉电圈!还特么是两个并行的,这是要作大死啊!”

    “来吧,开始吧。白丸,用雷遁持续攻击我!”

    细微的电光在犬冢獠身上迸溅,他伸开双手,左右对准了两个特斯拉电圈。

    “呜汪汪~”

    白丸从纲手的怀里挣脱出来,低沉的咆哮声中,张嘴喷出一股电流直射自己的主人。

    “滋滋~”

    苍蓝的的雷电在接触犬冢獠的瞬间,他身上同样爆发出同源的雷光,不及转眼的瞬间,雷电沿着他的双手射出,打到了两侧的线圈上。

    “嗡~噼啪~”

    苍蓝霎时化作醉人的紫红,骤起的狂风横扫过去,卷灭了所有灯火。烟暗之中只剩下左右两团大大的苍白泛着紫红的雷团在跳跃,夹击中间一团苍白雷电。

    “这种强度的雷遁,简直是太乱来了!”

    纵使距离雷光中心很远,而雷电的攻击目标主要还是犬冢獠,但纲手依旧在雷电爆发之后,无法再保持自己的冷淡,目光一眨不眨的盯住了完全被雷光吞没的犬冢獠。

    紫红雷光暴躁的跃动扭曲,左右夹击犬冢獠,空气之中的水分短短时间便被蒸发,过量的电荷游离开来,满满将毛发炸开竖起。

    “白丸加大输出,我感觉到,就快抓住它了!”

    犬冢獠哑了下来的声音有勉力的缠斗,更多的却是一股兴奋。

    “汪吼~”

    白丸将雷光再度加大。

    “不行,小鬼,已经到极限了,不能在加……”

    “滋滋滋~轰——”

    紫红雷光大盛,继而轰然炸裂,将纲手阻止的话语声淹没。

    “秘术—暴风通牙!”

    淹没一切的雷光苍白之中,犬冢琢磨发动了忍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