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八章:雷遁最强,不服来辩
    风火水土雷,五种忍界最常见的属性遁术,当然了,后面还有阴阳两种不显与常人面前的属性。

    相较于难得一见,也不知道应该如何具体修行,或者说是被敝扫自珍的阴阳属性,五属性忍术是忍界的常识以及普遍泛用性的忍术。

    不过五属性虽然是泛用,常见且普通,但却是忍界的支柱型忍术。就像是忍者高于平民,但平民却是人类社会存在的必要基础,五属性忍术的存在比不上阴阳属性,更比不上血继限界,却也是所有忍术存在的基础。

    当然了,普遍以及泛用并不代表贫弱。否则五大国的最高战力——忍村首领也不会分别以风火水土雷来命名。

    五属性的忍术之所以普及,只能说是它们相对于阴阳属性这种特殊属性,以及血继限界更加适合也更契合忍者,所以才会被大量使用。

    一切能够量产的东西,都是强大的。因为它的存在感够强。

    然而,无论是再怎么本质相同的东西,总也会分出个一二三等来。

    就像人会有高下,动物会有阶级,风火水土雷五种属性同样也分高下。

    只是犬冢獠的个人判断,五属性之中,因为互相克制,到底谁排第二真是不好说,但毋庸置疑的,雷遁应该是排在五个属性之中的首位。

    不是因为在东西方古老的传说中,雷霆属于天罚的力量,是五行之外最强之力,有辟邪镇恶的作用才强行拔高了雷遁的排位。

    雷遁第一的排行,只是单纯的从雷遁的效果上来评判,然后做出的切实排位。

    尽管雷遁会被风遁克制,也没有火遁的爆裂,没有水遁的覆盖范围,没有土遁的地动山摇叹为观止,但雷遁却有强力的速度加成,以点破面,强大的穿刺杀伤,以及辅助作用的麻痹功能。

    同时具有辅助自身的强速,攻击加成的锐利,还有控制类的麻痹。

    一种属性,同时附加了三种状态,试问其他四个属性可有?

    哦对了,使用雷遁加速的同时,还能够淬炼体魄,这一点虽然要求比较高,但也不能忽略,算是半种附加状态。

    那么再看其他几个属性,风遁便于塑造,切割无双。锅王修炼到极致的风遁可以直接切开二柱子的外挂狗。

    水遁有二代火影的水断波,单论切割能力不亚于风遁,还有鲨鱼脸的填陆造海都是一等一的厉害。

    土遁有防护自身的硬化术,三代土影大鼻子更是将土遁变种的重力操控的信手拈来,甚至能飞。

    至于火遁……好吧不谈火遁我们还能继续。

    但说了那么多,风遁的切割跟塑造也好,水遁的滂沱跟雄浑也罢,甚至土遁的防护能力,重力操控等等,这些都是因人而异才会添加的附属能力。

    而雷遁,天然的自带麻痹能力,同时受到自然环境的限制很少,几乎少到没有。

    沙漠里水遁威力大减,山岩地区风遁命中率感人,火遁在多水环境下甚至烤不熟一条鱼,土遁受到地形限制最大。

    那么雷遁呢,除了被所谓的风遁克制,还有什么桎梏吗?

    基本没有。

    好了,如果从适用性跟附加属性上还不足以说明雷遁强大的话,那么作为仅次于喇嘛的鬼牛被三代雷影这个单纯的雷遁忍者吊打,总能说明一些雷遁的强大了吧。

    雷遁不是血继,但在火影的世界里,雷遁修炼到极致之后,却强的有些没道理。

    其中的代表就是镇压八尾,独战万军的三代雷影。

    风遁极致的代表暂定算是锅王,也不过是切开了不完全的须佐能乎。水遁的代表莫过于填土造海的鲨鱼脸,但那是因为他查克拉够多,不能说明水遁强大。

    至于土遁的代表,刨除血继淘汰的大鼻子三代土影,最具代表性的莫过于黄土与烟土父女,然鹅这两个人实际也没有强大到哪里去的样子,最终之战也不过是有些台词跟戏份的高级龙套。

    至于火遁……火影死得早,说好不谈火遁。

    将影的境界分成上中下三等,略过其他影不提,三代雷影必然是处于三等分类之中最顶级的那一个。至于谁是最弱的影,反正找砂忍准没错。

    所以,五属性之中,雷遁最强,也是做过综合的判断,又因为实际需要,雷遁能够在修炼的同时增强体质,犬冢獠才会选择雷遁作为主修的方向。

    如今对外,忍界大战虽然战败了砂忍,但实际上却已经来到了爆发高峰。

    对内的话,已经彻底跟团藏撕破脸皮,连表面上的和谐也不能再维持,犬冢獠与锅王的矛盾呈现在了光天化日之下。

    尽管对外的战场上,有对阵砂忍的功劳打底,犬冢獠可以愉快的划水。对内已经通过利益交换,跟心照不宣的人们形成了必要的默契,营造出了一层势力与舆论的保护,小心一点也能应付团藏的威胁。

    不过犬冢獠却不打算这么干,略过玩笑性质的穿越者骄傲不谈,即使是他自己本人,越发融入木叶的同时,始终无法完全否认外来者的孤独,而这份孤独是只能交给时间消融,是不能分享,只能带进棺材里面的秘密。

    为了守护这层秘密,靠山山倒,脆弱的舆论平衡之下,还是得靠自己,得要有足够的实力才能安枕无忧。

    那么,雷遁已经开发到目前年龄体质所限的天花板之后,犬冢獠唯一能做的就是增加自己的手段多样性。

    从杂交的角度来讲,纯血就是蠢。单纯的雷遁强大总有一个界限,一旦哪天被团藏摸透,就是他犬冢獠要栽跟头的时候。

    为了应对战争也好,为了增强自身实力对抗团藏也罢,犬冢獠继续增强都是刻不容缓。

    那么有什么比从目前所掌握的最强属性雷遁开始着手更好的方向吗?

    显然没有了。

    沉迷学习的时光总是过得很快。当犬冢獠挑挑拣拣,看了不少思路合适又新奇的有用资料后,天色渐渐暗了下来。

    “嗯,已经晚上了吗,时间过的真快。”

    随意将手中不知道第几卷略有收获的卷轴放下,犬冢獠看了眼窗外开始昏暗的天空,站起来伸了个懒腰。

    “虽然大部分都是些不靠谱的垃圾玩意。不过还是有很多有用的东西,不少都是以前忽略了的地方。宇智波的底蕴还是很深厚的。我该说,不愧是写轮眼么,红眼病就是厉害。”

    噼里啪啦的骨骼错动声带走了长时间跌坐的酸爽,舒展开身体,打算结束今天行程的犬冢獠虽然调侃,却也真诚的称赞了宇智波。

    “还剩下不少啊。估计最少还能在看几天的样子。得抓紧时间了。”

    目光扫过已经被翻动的一团狼藉的房间,看到书架上淘汰大量不适用资料之后,一天努力还剩下至少五分之一的数量,犬冢獠满足中有些微的急切。

    团藏不可能老实太久,而且对砂忍的战争已经结束有段时间,从风之国回来也不少时间了,没剩下多少可以自由支配的时间给他了。

    “那么至少也得在新的任务下来之前,看完这里的资料才行。今天就到这里吧,好好休息一下,明天开始加把劲才行。”

    拍了拍有些麻木的脸颊,随手扒拉了几口已经彻底凉掉的食物垫了垫咕咕叫的肚子,犬冢獠扔下了一室的凌乱,准备回家休息。

    “这几天我都会来,屋子里面暂时不要收拾。”

    出门的时候,早上带路的宇智波已经恭候多时,站在凄清的夜风里,冻的脸色发青,抖的像条快要僵硬的狗。犬冢獠随意摆手交代了一声,无视他的幽怨,自顾自离开。

    他正在思考问题,没有多余的心思关注鸡毛蒜皮的事情。既然准备等着看我会不会再次看书看到扑街,那你就冻死算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