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六章:贪心
    时间悄然流逝。

    屋子里匆匆翻阅资料的沙沙抽纸声细密的像蚕虫在进食,随着窗外偏移的光照变得越来越快,却又隔绝在屋子里,不能透过墙壁传播出去。

    屋外的院落一如往昔的寂静,今天这里只属于犬冢獠一个人,没有了平日偶尔会有些需求前来翻阅资料的宇智波族人,萧瑟的寒风把这个闹中幽静的小院落变得愈加清冷起来。

    院门之外,两个驻守的宇智波族人挺立如柱,炯炯有神的锐利目光不时扫视四周,不放过任何一处可能产生疑点的地方。严肃的连半点相互交谈的意思都没有。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犬冢獠的脸色随着时间推移慢慢变得越来越差,苍白的偏近了雪色。

    有种显而易见的虚弱从他开始粗重又断续的喘息中透露出来。

    “不行,快扛不住了。来不及细看了,囫囵吞枣也罢,加快速度,把所有资料都浏览一遍,我把他们连同精神力一块封印起来。以后有时间解开了慢慢再看!”

    窗外生起昏沉,将要进入夜晚的时候,屋子里的灯火越发通明,已经维持着封印大半个白天,快要到达极限的犬冢獠猛的睁开了已经浮出血丝的双眼,咬牙低声向还在紧张汲取知识的分身发出警告。

    手中忍印做了点细微的变化,萦绕在身的阴属性查克拉涨潮一样猛地膨胀了一层,接受到犬冢獠警告,感受到他身上变化的查克拉,十二个分身放弃了快速浏览,双手翻飞开始打开一个个卷轴,不求甚解的粗暴扫了过去。

    “马丹……撑不……住了。灵写转印之术—给大爷我封印!”

    夜色彻底降临之时,窗外透入了明光的灯火,犬冢獠继发出警告之后,再度睁开了眼睛,里面已经充血的一片赤红,配着狰狞苍白面容,有种择人而噬的凶戾,在分身接触的大蓬烟雾之中,手上忍印变换,咬牙在不可控的查克拉爆发最后一秒将之重新封印了起来。

    “嗯~呃……”

    影分身解除,信息回流,尽管借助阴属性查克拉的特性,用灵写转印封印的绝大部分,但剩下的部分还是冲击的本就已经进入极限的犬冢獠一阵恍惚,不由自主的发出一阵痛苦呻吟。

    “呼呼~呼呼~娘列,感觉脑袋要炸。下次再不能这么干了,影分身强行加大查克拉增加分身数量还是太难勉强了。影分身之术一定得弄到才行。而且维持封印的时间也太长了,不行,不能再用脑子了,我的回去好好睡一觉。”

    抱着脑袋剧烈喘息了好一阵,这才稍微缓过一口气来,大汗淋漓又虚弱的身体让犬冢獠有种人心不足,侥幸幸免之后的后怕。

    一手捂着脑袋,瞪大充血之后视线模糊摇晃的双眼,犬冢獠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扶着墙又缓了好一阵,这才推开了门,准备回家。

    “吱~咚……”

    门开处,夜里寂静,门扉摩擦声就异常响亮。夜幕的烟暗夹着灯光铺开在院子里,迈步出了门的犬冢獠被冷风一吹,打了个哆嗦,脚下一软,面朝大地就扑了下去。

    “卧槽,这下糗大了。看书都能看出人命来。”

    昏厥之前的最后一缕还清醒的思绪,只剩下吐槽之后深深的无奈。

    这次真的是太过贪心了,虽然最后还是差不多一网打尽了宇智波富岳奉上的大礼,可形象也是全毁了。

    等再睁开眼睛的时候,看到的是熟悉的天花板。

    “哟~看书看到死的獠大人醒了啊!怎么样,饿不饿,要不要吃点什么?哦对了,我忘了,你是只要看书就能饱的天才吗,根本就不需要吃我们这些俗人的食物。”

    犬冢爪阴阳怪气的嘲讽在犬冢獠还恍惚的时候就砸了过来。

    “咚~”

    一声碗碟被顿在桌上的声音。

    “千葵你看着他,我先走了。看他这幅纵欲过度的样子就来气,一点都不像我们犬冢一族的人。哼~”

    一把扯过欣喜还残留着担忧紧张的千葵按在自己的位置上,犬冢爪根本不给犬冢獠开口的机会,一通没来由的嘲讽之后站起来就走。

    “獠大人,爪姐姐她不是……”

    “没事。我才没心思跟一个孕妇计较。来千葵告诉我,我睡了多久,时间过去多长了?”

    挥手打断了千葵对爪的辩解,相对于犬冢爪粗糙又别扭的关怀,犬冢獠有更迫切需要知道的事情。

    “啊,哦。已经过去两天了,从富岳大人送獠大人回来,您已经昏睡了整整两天了。”

    “居然两天了。看来这次可真是危险,如果持续时间再长一点,恐怕麻烦就大了。不过富岳前辈居然第一时间送我回来,而不是让我留宿,看来是怕事情传播出去,被人看我笑话啊。没想到富岳前辈还是个心思细腻的好人呢。”

    “不过话说回来,这次真的是有点太贪心了。以后可不敢这么玩了。”

    有了千葵的回答,犬冢獠连贯起了思绪,念及当时那种勉强的状态,不禁再次后怕起来,呢喃着不得不再次告诫自己。

    “獠大人……”

    千葵捧着装着食物的碗筷,呼唤他之后,有些欲言又止。还有着淡黄细绒的小额头狠狠的皱在一起,仿佛心里正有什么不得不说有实在不想说的话。

    “怎么了千葵。有什么事情直接说出来就好。别看我现在这样,只不过是消耗有点大而已,休息两天已经缓过来了。再吃点食物就完全好了。来把碗给我,我自己吃。”

    一挺身坐了起来,犬冢獠不由分说的从千葵手上夺过了碗筷,开始把里面盛着,味道有些奇特的粥一股脑倒进了嘴里。

    我呃~真难吃,这粥一定是爪熬得,真是要毒死个人了。要不是肚子不争气,打死也不吃。

    奇特的味道不但冲击着犬冢獠的味蕾,还冲击着他刚醒来有些虚弱的精神,感觉有股重新再晕过去的冲动。但最后还是耐不住空了两天,这会已经火烧一样抗议的胃囊,犬冢獠屏住呼吸,强忍着把粥猛往下灌。

    “獠大人,村子里……村子里……”

    看到犬冢獠精神的还能从她手里抢饭吃,千葵虽然还有些犹豫,却也还是嗫嚅着,想要把心里不太情愿说的消息告诉他。

    “嗯嗯,尊自(村子)肿么啦?”

    一边继续灌味道奇特的粥,一边给还犹豫的千葵鼓励。

    “獠大人看书看到晕倒,生命垂危,纲手大人亲自出手救治,连续昏迷两天的事情村子里已经传遍啦!”

    终于在犬冢獠不断的鼓励下,鼓足了勇气的千葵眼睛一闭,双手握拳,趁着一口勇气,喊出了一个冲击性的消息。

    “噗~”

    一口粥喷出去八米远,两道还能看见半生不熟百米的流痕从鼻子里冒了出来,犬冢獠瞪大了眼睛扭头看着千葵。

    “小千葵……别开玩笑……你刚才说什么?再说一遍!”

    “我我我……我说獠大人的事情,村子里已经传遍啦!”

    再次闭着眼睛用喊得会答,千葵屁股下面像是扎了针,蹦起来就跑。

    “学堂早课要开始了,獠大人,千葵我先走了!”

    匆匆留下一句话,千葵绝尘而去。

    “呵呵~呵呵呵~什么连夜送回来是为了隐瞒消息,保全我的颜面。根本上就是抬着我招摇过市,不想担待责任吧。呵呵呵呵~亏我还把你想的那么好,宇智波富岳,连夜送我回来,是怕我醒过来生撕你才对吧!呵呵呵~~~”

    “忍界最年轻的上忍~呵呵呵~毁了啊~~毁了,我的名声啊,连千葵都怕我怕的跑了~~~~呵呵呵~~~”

    穿堂而过的风带着料峭的寒,千葵来不及关上房门洞开着,犬冢獠捧着味道怪异的粥碗,笑的像是坏掉了。

    这次贪心的代价,才刚睁开眼就已经品味到了。

    犬冢獠大爷想杀人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