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三章:还在幼年的她和他
    木叶的天气最近几天越发冷了。仿佛是从风之国战场回来的人们,带来了远在千里之外的北方风雪气息,枯叶渐渐稀疏的枝头昭示着,今年的一场雪已经不可避免。

    不过才五八天的时间而已,原来还能够见到的明媚阳光就越发消减,反倒是带着淡淡灰色的云翳从四面八方的远天蔓延到了木叶头顶,一股风雨欲来的感觉。

    春困秋乏夏无力,冬风阵阵正好眠。

    还是清早,不见阳光的街道上残存着冷寂的萧索,多数时候只有冷风卷着枯叶在飘动打旋,即使有数千人的风之国回归人员,但偌大的木叶,因为寒冷,真正热闹的地方,除了医院,跟商业街之外也没有几处了,越见寒冷的天气里,一个两个都选择窝在家里猫着。

    还没有经过九尾之难,遭受排斥与打击的宇智波一族,目前的聚集地还在木叶比较靠近核心阶段的中心。

    走过大气更胜过厚重的大门,走进了宇智波一族的聚集地,来来往往,早起忙碌,准备着一天生计的普通宇智波族人,让这里的热闹跟冷清的外间相比,瞬间上了几个台阶。

    尽管没有朝阳的早晨,昨夜残留下来的冷寂无法快速驱散,让温度比平日越见冷意,但族群之间更胜外界一筹的团结,以及此起彼伏的招呼寒暄声,还是让一门之隔的宇智波族地鲜活起来。

    走在街道上,入目的都是宇智波族人们家长里短的生活气息,偶然有几簇目光投来好奇,也不会引来更多目光注视。宇智波一族如今还跟木叶相处和谐,只当犬冢獠不过是个早起的勤奋小孩罢了。

    至于说,曾经参加过那场表彰大会,有过一面之缘,对犬冢獠有些印象的人们,也只是跟同伴低声的交流一阵便作罢,并没有上来打搅。

    这是个井然有序,各安其职,生活氛围和谐的城中小城。

    宇智波一族,仅此而已。

    与普通的木叶村民们没有太多的区别,硬要说有什么不同的话,也就是更加有活力吧。

    毕竟头顶着木叶第一,甚至可以说是忍界第一的宇智波光环,这里的普通人生活的更积极且自信。

    “这位忍者大人,要不要来一碗小店的羊汤?大冷天的,一碗热乎乎的羊汤下肚,保准浑身舒泰!”

    走过一个更加早起,已经架起柴火,将大锅里的羊肉煮的咕嘟咕嘟冒热气的小店时,中年老板笑盈盈热切的贴上来招呼。

    “羊汤就不必了。不过,你认识我?”

    忍者护额这东西,犬冢獠有些嫌弃麻烦,加上河之国的时候为了行动方便,就将之塞到了忍具包里,而且他又是出名的不爱带忍具包,所以今天出行,除了气质,身上没有一点能够证明忍者身份的东西。

    店家不但一口道破了他的忍者身份,还热切的招呼上来,犬冢獠便有些好奇。

    表彰大会过去了没几天,认识他犬冢獠的人并不少,毕竟那天他的表现可是很出彩的,是波澜不惊的大会上仅有的波澜,这张脸给了很多人深刻印象。

    可店家的热切,明显不同于其他认出了他身份的人。

    “啊,是呢。前几天参加了表彰大会,有幸见过忍者大人。而且因为收摊比较晚的缘故,远远的见过富岳大人送您。对了,泉美,不要磨蹭,快点给忍者大人准备食物,要最好的!”

    中年老板笑的越发灿烂,仿佛犬冢獠愿意停下来跟他交流,是什么值得炫耀的事情,转脸就吼着叫自家女儿有点眼色。

    “知道啦。”

    伴着有些闷闷不乐的清脆声音,一个烟长直的大眼睛小小萝莉从店铺里面跑了出来,一边打着哈欠,揉着还残留着睡意的眼角,一边开始熟练麻溜的准备碗筷与食物。

    “老板不要忙了,我今天还是来找富岳前辈有事情,就不吃了。等下次有机会,一定来尝尝老板闻着就很香的手艺。”

    犬冢獠笑笑,略带好奇的看了一眼叫做泉美的小萝莉,略过了老板自来熟的自作主张,施施然转身离开。

    中年老板的热情,更多冲着的是宇智波富岳,犬冢獠可不想沾这点便宜。

    不过宇智波泉美啊,是那个传说中鼬神的恋人吶,十三岁就被鼬神辣手摧花用以证道,香消玉殒了呢,想不到这会居然见到了。尽管只是个小小的小萝莉,倒是个不比千葵差的小美人胚子。

    所以说,火影世界的小鬼们真的都很早熟呢,十三岁就有恋人了,放到原来的世界,这年龄,也才小学刚毕业,正准备上初中好不啦,居然就生离死别了。

    说起来,野原琳死的时候,也就差不多这么个年纪吧。啧~别人家养孩子的生死坎是满月或者百天,火影世界到好,居然是忍者学校毕业,十二岁以后,想想也是有趣。

    暗地里吐槽着,在小萝莉的好奇目光之中渐行渐远,犬冢獠径直走到宇智波富岳家门前,不等招呼便自己推门进去。

    “那个人是谁啊?居然直接进到富岳大人家里去了。”

    老爹的热切让泉美小萝莉对犬冢獠很是好奇,等看着他自顾自直入宇智波富岳家,就越发好奇起来,顾不上跟老爹怄气,不禁发问。

    “忍者大人的事情,你管那么多干什么。别看那位只是小孩子,可人家已经是上忍了,而且是有史以来最年轻的上忍,同时还是富岳大人的同僚。过两年你也该上忍者学校了,既然今天见到了这么优秀的前辈,泉美你就要好好努力啦。赶紧干活!”

    “真的假的?居然是上忍?那么厉害!臭老爹,一早上凶我两次了,今天都不理你了,哼!”

    父女之间的沟通,带着浓浓的家庭和谐味道。

    见到宇智波富岳的时候,他正在用餐。

    榻榻米的饭桌前,宇智波富岳端坐上位,吃饭吃的一板一眼。

    妻子宇智波美琴坐在另一侧正在招呼坐在丈夫对面,执拗着要自己吃饭,不要妈妈照顾,坐下来比桌子高不了多少的鼬。

    “鼬,不要捣乱了,妈妈喂你吃饭好不好!”

    “不要,我要自己吃。”

    自己抓着筷子,吃的满脸都是的鼬很固执,躲避着妈妈抢夺筷子的手,端着小小的饭碗,瞅着机会就猛往自己嘴里巴拉,母子争夺之间,鼬吃的越发狼藉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