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一章:科研试验的正确使用姿势
    第一次做这样的手术,史无前例的更换一个人的内脏,各种并发的问题层出不穷,除了全神贯注,已经没有谁还有心思再想其他。在纲手临危不乱,有条不紊的指挥下,手术磕磕绊绊,却也踉跄着走了下去。

    受伤坏死的肾脏被切除,暂时没有第二个匹配脏器,并发衰竭的另一个肾脏被暂时封闭了功能。肝脏坏死的部分被清理,换上了新的部分与原来的残留在神奇的医疗忍术刺激下融合。

    各种并发症被纲手适时的应变以及其他人的通力合作抹平,火影世界第一列仓促上阵的脏器更换手术随着众人额头上越来越密集的汗水,一步一步,迈向了成功。

    “闭合伤口,静音维持病人心率,坚持一下,我们马上就成功了。”

    忙碌之中,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只感觉疲惫不停的包裹过来,接受治疗的太郎尽管虚弱,却平静的陷入了沉睡,终于在纲手长出了一口气之后,这场耗尽心神的手术走到了尽头。

    “我们成功……”

    “等等!”

    就在纲手宣布成功,大家正要喜笑颜开之时,犬冢獠满头大汗,不合时宜的喝断了这庆祝。

    “小鬼,你想干……”

    “纲手,你太操之过急了。病人体内出现了剧烈的器官排异反应,还缝合个鬼啊,起开!如果不想让他死,最好过来帮我!”

    双手之上查克拉密布,掌仙术的光明肉眼可见,犬冢獠顾不上太多,呵斥着纲手的同时,一屁股挤开了正在缝合的医疗忍者,将双手摁在了初见平和之后再度痛苦扭曲起来的太郎身上。

    “可恶,该死的。百豪之术—解!”

    也不知道到底在骂谁,或是骂些什么,看着犬冢獠咬牙竭力的模样,纲手银牙一合,猛地解开了身上的阴封印,巨量滂沱如大河滔滔的查克拉砰然涌动。

    “小鬼让开。见鬼的排异反应,统统给我滚!”

    随着纲手挤开了犬冢獠,她滂沱的查克拉通过医疗忍术转化,奔流般涌入了太郎的身体,他的痛苦再次平静了下来。

    “太郎!”

    “纲手,发生了什么事情,你的查克拉怎么……”

    救护室的门被撞开,三代目一身肃容当先而来,身后是太郎的父母不顾一切跌撞着挤了进来。

    “都冷静,不要激动,纲手大人只是在治疗太郎,没有发生任何事。”

    犬冢獠跨步横身,挡住了情绪激动想要扑上去看孩子的中年夫妇,大声解释着拦在了三代身前。

    “请给纲手大人一点时间,暂时不要打扰她。”

    不动声色的瞥了一眼跟在三代身后,没有好脸色,神色阴沉的团藏,犬冢獠像是劝解情绪激动的夫妇,又像是在劝告三代。

    看着紧随三代,还领先另外两个长老半步的团藏,犬冢獠心下已然明了,关于表彰大会上的一场风波,短短两天时间,就叫他应付过去了。

    “犬冢獠,你这样拦住我们,是对我们不信任吗?”

    所谓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团藏冷脸顿了一下拐杖,就要借题发挥,不放过任何给犬冢獠添堵的机会,显然应付过了表彰大会的麻烦,却也彻底引发了他心中的敌视。

    “好了团藏,等一会也没什么。”

    不等犬冢獠开口反击,三代已经抢先出声,将矛盾的火花镇压。

    看团藏有些迫不及待,不想放过任何机会找麻烦的样子,犬冢獠沉默,心底却乐开了花。

    看三代以及另外两个长老冷淡的模样,这次团藏确实是又一次涉险过关了,不过伙伴之间的情分也消耗的差不多了。

    仇人吃瘪是最值得开心的事情。

    变故引来的小插曲暂时平静了下去,继续如暗涌潜藏。顾不上抹一把脸上的泪痕,风霜满面的夫妇双手相握,互相依靠着彼此的扶持才能站稳发软的腿脚,目不转睛,一眨不眨的盯着正在强行治疗的纲手,心中的紧张流露无余。

    时间在流逝,除了中年夫妇一直都急促,满是紧张的呼吸,救护室之中只剩下纲手一点点变粗的喘息,其他人都尽力保持着安静,给她营造环境。

    浓郁的医疗用查克拉从纲手身上流出,经过忍术转化之后,变成最能促进身体愈合的能量涓流到病床上的太郎体内。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纲手脸上因为解开封印而蔓延的墨色符绘开始变淡,渐渐消散,伴随着的是原本惊人的查克拉回缩,削弱,终至于无。

    “呼~”

    一口长气呼出,纲手有些僵硬的直起了腰,额头上的汗水已经将秀发黏住,她看了一眼重新恢复平静,虚弱呼吸着昏睡的太郎,因为疲惫而显得苍白的脸上没有太多喜悦。

    “对不起,我太大意了。虽然强行治疗了太郎,但日后可能他就不能再成为一个忍者了。”

    没有先去跟身份地位最高的老师三代叙话,纲手稍微喘息,向一直注视着状况,紧绷忐忑担忧,一直没有见到最坏情况而略微放下了一些不安的夫妇致歉。

    “不,纲手大人,应该是我们向您表示感激才对。如果没有您,太郎恐怕……恐怕……就算不能在成为忍者,但是太郎还能好好的活着,对吗?”

    慌忙的感谢说道不忍言的悲切,终于缓过劲来的男人意识到还没有来得及问到核心关键的问题,忐忑踟蹰惊疑着最后发问。

    “太郎活着,他活下来了,是吗?”

    一直关注,直到纲手结束治疗都没有移开眼神的妇人,也被自家丈夫的问题惊醒过来,双手紧紧抓着丈夫的手臂,殷切又不安。

    “只是作为普通人生活下去的话,已经没有问题了。”

    脸上有难掩的疲惫,心里也有些失意的阑珊,纲手耐心的回答着这对殷切不安着期盼的夫妇。

    “谢谢……谢谢纲手大人……呜呜~~太郎……呜~”

    本来已经绝望,以为在没有回转的余地,终于得到纲手肯定的回答,妇人泪如雨下,哆哆嗦嗦的依靠在丈夫身上,道谢之后,激动的已经不知道应该在说些什么,哭了两声之后,似乎想到了什么,努力的伸手捂着嘴呜咽,泪眼朦胧的双眸盯着床上的太郎,就再也移动不开。

    站在一旁,全程目睹了整个过程,甚至应邀参与这个带着浓重实验性质的手术,犬冢獠不禁感慨忍术真牛叉,能够直接强行排解人体排异性的同时,看着最后虽然略带睚眦,但还是算得上皆大欢喜的结果,有种强烈召唤蛇叔来观摩学习同行先进经验的冲动。

    看看,看看,都看看啊,尤其是你啊蛇叔。

    大家都是做试验,人家纲手就能一拍脑子仓促上马,过程之中波折不断,事前事后还名言相告不是真心实意救人,只是适逢其会需要这么一个素材,可最后非但没有招来什么流言蜚语,捅了的篓子人家家属也不计较,还满心都是感激。

    明明是性质差相仿佛的事情,为啥人家纲手做出来就光明磊落大气堂皇,蛇叔你就非要老鼠打洞,抠抠搜搜,偷偷摸摸,还背一大堆锅呢?

    莫非这就是高门旺邸的底蕴对平民百姓的碾压?

    静乖乖看着应付完了家属,开始跟三代叙话的纲手,犬冢獠再顾不上感慨还有残留的疲惫,思维一跳之下,感觉抓到了世界的本质。

    火影忍者,果然太特么烟暗了。同为三忍,凭啥都是做试验,破落户的千手纲手跟蛇叔的世俗评价就两极分化了。

    嘛,还是别虾扯蛋了,就蛇叔原著里那种行事手段跟做派,妥妥天生邪恶阵营。还是不要再给他洗白白了,趁早睡吧。

    经过了今天这场手术,纲手不说其他,起码恐血症是看不到了。这就算是走出了自我禁锢的第一步,至于自来也以后能不能喜闻乐见,那就不是他犬冢獠应该操心的事情了。

    纲手身上,最坚硬的外壳已经被敲开,能不能抱得美人归,那是自来也自己的事情,如果都帮忙到这地步了,自来也还是烂泥扶不上墙的话,那就由他孤撸一辈子去吧。

    犬冢獠无外乎只是出于偏好,不忍心看两人走上原来的老路,顺水推舟了一把罢了,不说跟自来也非亲非故,又不是他爹,还得一手操持给他找媳妇,就说男男女女,王八看绿豆这种事情,还得是你情我愿才好不是。

    再者说了,犬冢獠大爷我都还没着落呢,静音跟纲手这对师徒在他一手促成下可是都预备了下家了,已经够高尚无私了好伐。

    这么一想的话,感觉忽然对当月老,拉红线没有一点兴致了啊。

    满世界都充斥着情侣之间的酸臭味,只有我这个单身狗身上还散发着怡人的清香。

    真是够了,犬冢獠大爷不干了!团藏吃了那么大亏,后续的报复肯定已经在筹划了,大爷我要重新回归,继续走上未完的犬冢傲天的通天坦途!

    所以,下一步我是应该恶心一下日向,直接去找他们要忍术储备,还是继续加深跟宇智波的孽缘呢?

    这是个大问题呢,关乎实力增长,应对危机能力,可得好好考虑考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