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章:手术开始
    医院里的味道并不那么好闻。不过犬冢獠已经习以为常。并非是来过很多次,只不过很清楚,无论是那个世界,只要是医院,就不可能太过清新。

    救死扶伤之处,不能苛求太多,只要专业技术过得去,其他都是细节,不必深究。

    一边整理着心神,一边跟着纲手,穿过了忙忙碌碌的大厅,走过了人员往来奔行,尽量加快了脚步的楼层,渐渐走向医院的偏僻处。

    “让你们就等了。”

    越走越偏,犬冢獠正有些许惊讶,琢磨着木叶医院还有这么一个去处,就见头前带路的纲手已经快走了两步,谦虚致歉,十分得体的迎住了焦躁不安等在僻静走廊中的一对中年夫妇。

    “不,并没有等多久的纲手大人,只是我们太郎他……”

    中年夫妇风霜在发,本就操劳而苍老的容颜因为焦急已经盈满了不安,妇人嗫喏着不敢太过开口说话,只用一双期盼,带着泪光的眼睛看着纲手,男人到尚算有些镇定,礼貌的谦虚之后,却也忍不住对儿子的牵挂,开口直奔主题。

    “没有时间说太多了。太郎必须马上治疗。不过不要嫌我啰嗦,之前已经跟你们说过,太郎的这种伤势,我也是第一次接触,有很多地方不能准备完全。不能百分之百,不,应该说,完全不能保证成功可能,说白了,答应治疗太郎,也是有我自己的私心,想要借此机会做一些实验。”

    纲手打断了男人的话,严肃的点明了一切,直白的话说的有些急促,显然也是不想再耽误时间。

    “要不要继续,还请你们一定要想清楚。”

    看着一番话后,没有了主意,踟蹰起来的男人,纲手整个人都严肃了起来,妙目之中一片平静,一眨不眨的看着这对中年夫妇,将最后的决断权利交付给他们。

    “我……我……太郎……太郎他……我……”

    许是想到了什么不可承受的后果,许是慑于纲手肃穆的气势,一家之主的男人吱呜着,慌乱的拿不下主意。

    “纲手大人。如果不成功的话,太郎也不过还是一死。与其让太郎一直这么痛苦的活着,身为母亲却无能为力,我情愿太郎还是不要再继续这样痛苦下去了。”

    涉及到十月怀胎,含辛茹苦养育成人的孩子,身为母亲的妇人在自家男人关心则乱,没有了主意之后勇敢的站了出来,含泪对上了纲手的目光。

    “谢谢纲手大人的明言忠告,身为太郎的母亲,我请求您,请求您,无论成功不成功,请结束太郎的痛……呜呜~”

    说道不忍言之处,夫人忽然捂着嘴,再也忍耐不住积蓄的泪水,哭泣的软倒在丈夫的怀中。

    “泰泰子,你坚强一点,有纲手大人在,太郎一定会没事的!”

    扶着下定决心之后,软绵无力,哭泣的仿佛脊梁都被这瞬间抽走的妻子,沧桑满是岁月风霜的男人也不禁泪下,却还坚强的安慰。

    “泰泰子桑,我知道了,以千手纲手之名,我一定会倾尽全力。獠,静音,跟上我。”

    亲情生离死别的痛,伴着妇人的泣不成声填满了僻静的走廊,纲手却古井无波,只是掷地有声的放下一个保证,便回身推开了救护室的大门,大步迈入。

    “一切,都拜托您了,纲手大人!”

    沉默的走过泣不成声的中年夫妇身边时,他们挣扎又坚强的挺身,由男人搀扶着软绵无力的妇人,向着已经进入救护室的纲手背影深深鞠躬。

    “咔~”

    随着一声轻响,救护室的大门在獠跟静音进入之后闭合,落下来锁坠,厚实的大门隔绝了外面亲生即将别离的凄切。

    救护室里,早已经有更多助手准备就绪,严阵以待,躺在正中病床上的太郎,正在医护人员的照料下扭着五官,满头大汗的昏睡。

    “纲手大人您来了,请快些开始治疗吧!病人的伤势太重,左侧肾脏已经完全衰竭,肝脏因为破坏,功能现在也在急剧减退,心率也来越低,医疗忍术已经维持不了多久了!”

    普一见到纲手进来,正埋头全力维持着太郎生机的忍者已经大汗淋漓,一身白色的医疗服饰都被浸透的贴在了身上,顾不上寒暄,催促了纲手快些行动,才有口气说明紧急情况。

    “獠,你接替天善,稳固太郎的伤情,在我治疗完毕之前不允许出现恶化。同时负责血液输送。静音,随时观察太郎的情况,准备开始治疗手术。其他人,全部就位,做好诊断记录。治疗开始。”

    雷厉风行的做出吩咐,纲手双手伸出,已经运用了掌仙术。

    “这里挂着的血袋是对应的吗?有没有可以通用的血液?”

    收到纲手的影响,人命关天,犬冢獠也正式起来,一边接手天善的工作,一边肃声发问。

    “血袋纲手大人有亲自检验过,绝对没有问题。能够通用的血液也有,应纲手大人的要求已经准备好了。而且这两天收集到的血液全部都在这里了。”

    纲手的治疗已经开始,掌仙术一划就已经剖开了太郎的腹部,天善一边回答着犬冢獠的问题,一边又检查了一遍已经开始工作的输血带。

    “固定腹部切口,我需要直接观察坏死的肾脏,安静。”

    纲手双手翻飞,精确的避开了所有可能造成麻烦的部位,全神贯注的进入了治疗状态。

    “这些恐怕还不够,毕竟是第一次,为了以防万一,请再准备一份同等份的血液备用,要快。”

    犬冢獠最后吩咐了一句,心里对纲手这次仓促到有些迫不及待的手术很是腹诽,不过是简单的弄明白了血型匹配的问题,就敢直接做这种器官更换的手术,也太胡来了,器官排斥问题就没有想过吗?

    不过事情弄到这一步,也顾不上再追究责任,纲手的动作越来越快,犬冢獠只得赶紧收束精神,勉力配合跟上。

    “左侧肾脏坏死,右侧肾脏功能正在减退。我需要切除坏死的肾脏,把到位的肾脏拿来,加大输血,我要开始切除了。”

    “纲手大人,病人心率正在大幅度减弱。”

    “静音,刺激起勃,保证病人心率平稳。”

    “纲手大人,病人肝脏功能正在急剧下降,同时脾脏也在衰减,他呼吸困难了。”

    “天善,救助呼吸,保证氧气供应。减缓病人动脉供血,减轻心脏负荷,不要让他醒了,打晕他!”

    准备不足,仓促上马,这次的手术进行中,各种问题层出不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