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七章:科研学家,我当定了。
    亮堂的实验室里,不需要灯光,窗帘完全打开之后,斜照的阳光就铺洒了进来。

    明亮的玻璃将冷风隔绝在外,屋子里不但被照的暖洋洋,甚至还有些让人感觉慵懒。

    资源丰厚的千手一族,就连纲手平常用来做些小实验跟小研究的实验室,都无处不彰显着土豪的气息。

    即使千手再怎么没落,一个实验室也很好的体现了曾经忍界第一家族的辉煌跟如今的底蕴。

    静音端着医疗用的白盘子,看看臭着脸的纲手,又看看憋气,有点出工不出力,一副不情不愿应付差事模样的犬冢獠,心下有点好奇也有点好笑,两个人感觉就像是斗气的孩子。

    “静音,别干站着,去重新拿一套器具过来。”

    纲手有些烦躁的推开了眼前的玻璃瓶,研究毫无头绪,让她有些上火,加上之前被犬冢獠冒犯,心情就越发不好,头也不抬的冲静音嚷嚷。

    “好的,老师,稍等一下。”

    老师明显的心里憋着一股闷气,静音机灵的不想去触霉头,乖巧的应了一声,脚下迈步,三两个呼吸就找到了地方,把手里的盘子摆满,麻溜的送到了纲手面前的实验台上。

    不小的试验台上已经堆满了使用过的器具,里面红白蓝绿各种颜色都有,凌乱的摆在台面上,看上去很能体现使用者纲手此时的烦躁。

    也不去管静音悄么的开始收拾快要堆满桌子,全部都是失败成果的试验器具,纲手抄过全新的器皿,再次投入了她的试验。

    “嘭~”

    忽然一拳重重捶打在试验台上,震的桌面上堆积的器具一阵跳动,吓了正在收拾的静音一跳。

    “犬冢獠你这个小鬼,一点心都不用的吗?再敢浪费我的素材,小心叫你好看!”

    左手抓着正在反应的玻璃瓶,忙碌中的纲手不经意间目光扫过了试验台另一端,蔫吧如死蛇的犬冢獠,充盈在心头的的烦躁顿时压不住爆发。

    “嘁,到底是谁在浪费啊。”

    正慢条斯理的把手上的褐红液体往另一个手上的瓶子漫不经心的倾倒,心不在焉扭捏的犬冢獠扫了一眼桌上堆积的器具,撇了撇嘴嘟囔了一声。

    估计着脑袋上刚才被纲手一拳砸过,现在还有些隐隐作疼的伤害,理智重新回归的犬冢獠虽然满腹怨气,却不敢再继续叫嚣。

    “小鬼你又嘀咕什么,大声点说出来我听听!”

    有着前车之鉴,纲手攥着手里正在剧烈反应的瓶子,用危险的目光盯着犬冢獠,恶声恶气。

    “我说我快被你打傻了,现在脑子一片空白,什么都想不起来!呃……”

    虽然不想跟纲手正面刚,但并不妨碍犬冢獠换一种方式发泄自己的不满,却不料正说着话,手上正在相互倾倒的瓶子起了变化。

    右手褐红色的液体倾入了左手装着鲜血的瓶子,殷红鲜血在褐色液体侵入之后,颜色一阵晃动,继而重归平静,没有丝毫变化,只是刻度不停的增高。

    比对桌上装满花花绿绿液体的器具,貌似犬冢獠应付差事瞎胡搞的试验,不经意之间居然成功了。

    添加了特殊试剂,变得褐红的血液倒进纯粹的血液之中,两者相容了,没有任何排异反应造成试剂催动血液变色。

    麻蛋,这就成了?居然就成了?怎么就成了呢?大爷我完全就是在瞎搞好不好,连血型都没鉴定,怎么可能就成了呢?

    太特么欺负人了!

    成功来的猝不及防,打定了注意应付差事,从没想过今天就做出点什么贡献来,犬冢獠看着已经相容的血液,满心妈卖批。

    先是被蛇叔再次坑了一把,又被路过的纲手无缘无故,不由分说的抓了壮丁,还特么挨了一顿打,我是疯了才会出工出力,不行我不服,我得毁了它!

    大爷我就算知道是怎么回事,也不想要你这个暴力乳牛坐享其成啊,哼!

    心一横,手上就是一松,犬冢獠准备把手上起了良性反应的试验瓶直接摔碎,毛都不留给纲手,让这个暴力的乳牛继续毫无头绪的烦躁去吧!

    “呼~”

    一阵风吹过,犬冢獠心烟手快,但纲手的动作更快,两人隔着的试验台,被她一把掀飞了出去,一步横跨而过劈手就将他才松开的试验瓶抓了过去。

    “哗啦~嘭~”

    静音的惊呼声中,被纲手掀飞的试验台撞在墙上断成两节,还没来得及整理的器具哗啦啦碎了一地。

    “排异反应没有,二次变化没有,试剂释出没有,相容性完整,这……是成功了!?”

    痴迷的举起从犬冢獠手中夺过来的瓶子,看着里面良好到完美的相容,纲手顾不上在意犬冢獠刚才不怀好意的小动作,双眼冒光,眼皮跳动,嘴唇都有些哆嗦了起来。

    居然……真的成功了。

    不同个体的鲜血是可以融合的,那么……内脏呢?也是……可以的吧!

    “啪~”

    另一只手上还握着的,正在剧烈反应,颜色已经从鲜红变成一种奇异无法形容之色的玻璃瓶从失神的纲手手中滑落,摔碎在脚下,里面的液体溅射开来,已经闻不到一点血腥味的污秽沾染了她的鞋面。

    “成功了,成功了,成了……”

    双手捧着已经反应完毕,安然相容的瓶子,看着里面因为双手的抖动产生晃动的血液,纲手呢喃,目光一瞬不眨的盯着看着,仿佛捧着绝世珍宝。

    “老师!老师?纲手大人?!”

    纲手突然的暴力之后,捧着个装着血液的小瓶子陷入了痴傻状态,奇怪的表现有些吓住了静音,她连忙呼唤,想要关心一下自己的老师,却不料从小心翼翼的呼唤到最后大声的呼喊,都没能拔动纲手的心神分毫。

    五官在颤动,捧着瓶子的双手在抖,纲手仿佛突然就魔怔了,切割了世界之后,将自己独立了出去,听不见,也看不见任何东西,全服心神之中,都只剩下那瓶晃动殷红的瓶子。

    犬冢獠悄悄在挪动,成功来的有些意料不急,纲手现在的状态也很吓人。

    静音不知道其中缘由,犬冢獠确实知道的一清二楚,纲手这幅模样,明显的是又回忆起了死不瞑目的前男友香消玉殒,自己却只能徒劳无功,眼睁睁无能为力的那一幕。

    看看纲手现在的状态,再想想先前自个心一烟的举动,犬冢獠觉得他还是先走为妙。

    再待下去,等一会纲手醒过来,说不定他就要gg思密达了。

    因为他的挑动,纲手克制了自己的恐血症,展开了血液相容性方面的试验,搞的自己心力憔悴烦躁不堪,眼瞅着有那么一列成功案例出现了,犬冢獠却想直接毁掉。

    你说,纲手要是醒过来,会不会直接用当年差点打死自来也的一拳招呼他?

    天大地大,小命最大,现在麻溜的闪人才是正经,等纲手冷静下来再说其他。

    “纲手大人?獠,你要干嘛?!还不过来帮忙”

    正焦急纲手异常状态的静音瞥见一点一点,悄然趁机挪到了实验室门口的犬冢獠,惊慌急切中见到他要一走了之的架势,顿时一口恶气就顶到了心口,高声怒斥。

    “我脑仁好疼,静音你照顾好她,她没事,我得休息一下,有事回头再说!”

    静音一声怒斥出口,已经到了门口的犬冢獠一惊非同小可,生怕纲手被惊醒过来,心情激动之下没轻没重给他一拳。顾不上再去留意纲手的状态,一把拉开大门,匆匆交代着,头也不回的跑了。

    “獠,犬冢獠!你真是个大混蛋啊!”

    身后,静音憋屈的恼怒声传来,犬冢獠跳过了纲手家的院墙,狼奔猪突,祈祷着纲手千万不要这个时候醒过来。

    斜阳在天,风扫落叶,犬冢獠跑的甚是狼狈,满腔都是郁闷。

    我这是得罪哪路毛神了啊是。这一天狼狈的,也是够够的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