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六章:各位,我们开始愉快的做研究吧!
    跨进了门扉,入目的依旧是平凡到分毫也不起眼的建筑,略微扫眼看过之后,感觉还不如犬冢獠自己的那个小院大。

    蛇叔的居所相比他那些动则深入地下百米,虽然阴沉却大气磅礴的研究建筑,两者之间的差距简直不可以道理计。

    生活之中的蛇叔,意外的简朴。

    不过也是,没有功成名就,没有发迹之前的蛇叔,也不过是个普通的忍者家庭出身而已,成为上忍之后,不是在出任务就是接连参与了二战跟三战,哪里有时间打理其他事物。于是与起坐拥千手一族资产的纲手,那真是没得比。

    心间有些感慨,犬冢獠推开了虚掩着的房门,走了进去。

    “坐。”

    跟犬冢獠的客厅比起来大不了多少,一如房屋外在的简朴客厅里,蛇叔已经坐好,并煮上了一壶茶水,见到犬冢獠进来,也不意外,简单的招呼了一声。

    “师酱,今天在台上,真是叫弟子大开眼界,厉害!”

    随意的坐了下来,犬冢獠由衷的向蛇叔奉上赞叹。对于蛇叔今天在台上对团藏的补刀,犬冢獠真心觉得妙到了极点。

    无论是时机选择,还是当断则断的果决,以及含而不漏却意味深远的方式,都是无可挑剔的恰当。

    “已经过去的事情,没有必要再提它。我在木叶待不了多久,等老头子开完会,我就要重新回前线去了。有几件事需要跟你交代一下。”

    对于顺水推舟算计了团藏一把,蛇叔表现的很淡定,有股说不出的大气。轻轻略过之后,打算直入正题。

    “关于血继限界的试验,我已经有了初步的研究论证成果,到目前为止,跟你的猜想基本吻合。“

    ”不过要继续深入,还缺少必要的资料支持,接下来你如果还被排上战场的话,多收集一些土影那个小老头的信息。尘盾血继淘汰会是研究很好的补充。”

    “另外,那个岩忍的爆遁血继限界的尸体,既然是你的战果,就把他给我找回来。“

    ”我需要压制风之国战线,不方便行动,不过必要的情报我会提供给你。”

    “再有,你的实力目前已经达到了一个瓶颈极限,短时间不可能直线拔高,但也不能因此停步不前。“

    ”你的雷遁已经开发到了一个极限,我跟老头子说了,把你的奖励换成开放雷遁忍术的资料储备,你现在就可以着手开发雷遁的横向能力了。”

    “如果有精力的话,其他属性的掌握也不要停下,不然就算研究明白了血继限界,基础不足的话,你也只能干看着。”

    不给犬冢獠说话的机会,蛇叔看上去真是有些时间紧迫的意思,一口气说了很多,最后掏出了几个卷轴推到了他面前。

    茶壶里的水已经烧开,犬冢獠没有去接蛇叔推过来的卷轴,琢磨着蛇叔的一大通话,有点不开心,感觉蛇叔又在坑他了,不过却又有些奇怪的无所谓,于是一时半会理不清,便索性提起茶壶给两人满上茶水。

    滚烫的茶水倾入茶杯,腾起淡淡的热气,袅袅的直向上去,渐渐散开,稍稍朦胧了两人的脸庞。

    犬冢獠小口的喝完一杯茶水,蛇叔一直静静坐着,没有再开口说话,似乎需要交代的事情已经全部交代完毕,剩下的只是静待他的回应。

    “我知道了。如果没有其他事情的话,我就先告辞了。”

    放下空空如也,却还冒着丝缕热气的茶杯,犬冢獠明显感觉蛇叔今天有些反常,不是个好的交流对象,便不再多说什么。应了一声后,拿过了桌上的卷轴,也不看看是什么,直接往怀里一塞,起身离开。

    “给你的东西认真看,之后你得作为我的助手。另外,小心点团藏。”

    临出门,蛇叔的声音再度响起,端起在胸前的茶杯冒出热气,挡住了他的脸庞,让人看不见他的神情。

    “好的老师。”

    犬冢獠的脚步一顿,有些闷闷的最后应了一声,没有往昔的跳脱,反倒有些受到蛇叔低沉的影响,显得很是正式,旋即再不停留,大步离开。

    伴着落叶破碎的脚步声渐渐行远,本就偏僻的屋子里归于寂静。

    穿堂而过的风奏响低低的鸣咽,大蛇丸端着热气腾腾的茶水悬在胸前,笼在雾气之后的脸庞难以看见。

    蛇叔一双雾气遮不住的明黄眼眸,只是静静看着洞开的客厅门扉,他静静的端坐着,仿佛僵硬住了,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犬冢獠,老头子,可别让我再失望啊……”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时间仿佛在屋子里已经静止,手中一直未曾饮用过的茶水终于散去了最后一丝温度,大蛇丸眨了眨明黄的瞳,幽幽如叹息般低吟。

    “嘭~”

    忽如其来的一蓬烟雾从他身下散开,从上到下将大蛇丸笼罩,待到烟雾消散时,空空如也的客厅里,就只剩下一杯翻倒在桌上,已经冰冷的茶水。

    从蛇叔家里离开,匆匆一面,感觉到蛇叔的凝重与迟疑不定,犬冢獠出门之后,被冷风一吹,头脑一醒,终于琢磨出蛇叔之所以这般低沉表现的味道来。

    当众意味深长不动声色的捅了团藏一刀,对蛇叔来说,不单单是为了撇清跟团藏合作过的干系,这些都只是机会太好,忍不住想要插上一刀的冲动。

    更多的内在寓意反倒是从此以后,蛇叔即将告别过去,走上一条犬冢獠向他述说畅想过,可以两全其美,不用左右取舍的道路,是对曾经有过坠入烟暗的心灵的一场诀别。

    这是一条看上去美好,想象上也美好,但却在犬冢獠提出之前,从来没有设想过的道路。

    这是一条完全陌生的,没有丝毫心理准备的道路。

    纵然是蛇叔,在捅了团藏一刀,跨出第一步之后,面对可能的美好以及不可测的未知,依旧有一股赌徒般忐忑,让他的心久久无法安定。

    “迎接新生的忐忑么。师酱,我理解的,毕竟是初哥吗,紧张难免。不过我们走着看吧,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被冷风一吹,豁然贯通了其中的关节,洞悉了蛇叔心中的踟蹰,犬冢獠不禁笑了起来。

    三忍黄赌毒,蛇叔你也有今天,哈哈哈哈~

    “不过抢回狩的尸体是肿么回事,蛇叔你特么又坑我!”

    恍惚回忆起蛇叔的长篇大论,犬冢獠悚然惊醒,一阵抽搐从脚后跟蔓延向上,感觉到阵阵拔筋般的蛋疼。

    娘蛋啊,狩的尸体过了这么长时间,早就运回岩忍村了好不好,特么的这会叫我去弄回来,这不是摆明了要整死我啊!

    蛇叔我让你走向新生,你丫就这么报答我?

    不行,我不服,我要去找三代坦白,要死大家一起来!

    “哟,小鬼你在这里揪头发干什么?真是奇怪了,难道是你知道了老头子要给你开放雷遁资料,所以高兴过头了?嘛算了,小鬼你跟我来,我的试验是你提出来的,现在表彰大会也结束了,给我当助手去!静音能力还是差了点。”

    结束了高层会议,不知道从哪路过这里的纲手,兴致勃勃的抓了感觉人生无望,一脸灰白的犬冢獠壮丁,一把提溜起犬冢獠的衣领就走。

    “凤凰院凶真,我讨厌当助手啊啊啊啊~放开我,你这个乳牛!”

    “小鬼,你说什么?!”

    “我说放开我!”

    “不对,后面一句说什么?!”

    “我说你是乳牛啊乳牛,你聋了吗?听不见就赶紧回家奶孩子吧!我才不要当你的助呃……”

    “小鬼你这是自寻死路!”

    “轰——”

    一声炸雷般轰响之后,一切归于平静。今天的木叶,也是平和的一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