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五章:大事以毕,暂告段落。
    应付着三代的嘉奖,犬冢獠偷眼看已经心思不属的团藏萨玛,笑的比阳光还灿烂。

    三代目到底说了些什么暖人的话,犬冢獠已经不在意了。

    是他的就是他的,功绩是一笔一划牢实的记在功劳簿上的,何况蛇叔跟自来也一个是他的老师,一个是他的师叔或者说是师伯,两个主笔功劳簿的都是自己人,三代怎么都不可能少了他犬冢獠的奖励。

    哎~肿么忘记了,三代目才是我们这一系人马的最高boss吶。这么说来,要是划分势力的话,作为蛇叔的弟子,又彻底跟团藏交恶,那么我就是不折不扣的火影系咯?!

    感觉日后可以为所欲为了呀,嗯,当然前提是蛇叔别叛逃才行,不然红豆的日常就是我的日常了,吃撑成球形生物,想想都很可怕吶。

    好在蛇叔今天表态了,那就不能让蛇叔跟原著一样一路走到烟了啊,为了大爷我日后的身材着想也得努力把蛇叔掰弯才行。

    得意之中,明显心不在焉的配合着三代完成表彰,犬冢獠还沉浸在自己的喜悦里胡思乱想。

    面带灿烂,感受着注视的目光之中虽然还有,却已经大幅度消退的愤恨,终于接受完了表彰,犬冢獠一步一踱,带着得意走下了主席台。

    跟团藏在台上正面硬刚,唇枪舌剑的杀伐一番,有蛇叔的补刀取得了最后的辉煌胜利,关注的焦点已经转移到了团藏身上,并不会因为他的沉默而再此改变,犬冢獠有种无债一身轻,想要放纵的愉悦。

    这次挖了坑差点就把团藏给埋了,不过犬冢獠高兴归高兴,却也是一时恣意放纵心情罢了。

    锅王能够屹立辣么多年,什么风浪没经历过,这次的失败只不过是措手不及之下被接连的暴起发难打的有些懵而已,错失先手之余一时想不到应付的方法,才会陷入如此被动境地。

    相信锅王一定会挺过来的。没看到三代最后还是袒护他的小伙伴,把话题压下来了么。

    毕竟他犬冢獠虽然穿越,有金手指,但到底不是挂逼,暂时还怼不死早已经是究极完全体的锅王。

    只不过是锅王日后的日子不好过而已,后续的报复也一定会转换方式,同时也会很猛烈的。

    坚毅果敢的锅王,人生快到花甲之年,什么时候吃过今天这样的闷亏?才不会轻易认输呢,哼!

    话又说回来,纵观锅王一生,吖的日子到底哪天好过过了,人家早就习以为常了好伐。

    不过言语舆论上的压迫方式,经过今天这么一场,已经暴露的部分面目的锅王日后就不会再用了。

    剩下的,不是鬼蜮伎俩就是阴谋暴力,犬冢獠大爷一时爽,日后可是要抓紧时间增强实力了呀。

    带着三代赋予的荣光走下台,犬冢獠心下欢愉舒畅,大出一口恶气的同时,有很好的警醒自己。

    “獠,棒极了!”

    路过族长观礼区域的时候,犬冢琢磨不顾礼仪,仗着人高马大,硬是挤过了代表族长前来观礼,一脸肃穆刻板的日向日足,用他蒲扇一样大的手重重拍在犬冢獠的肩膀上,咧嘴笑的甚是没有形象。

    “呵呵,一般吧,还得虚心向师酱求教才是呢。”

    被犬冢琢磨的大手拍的一个趔趄,肩头疼痛十足,犬冢獠抽着脸咧嘴发笑,很是谦虚的接受了族长意味深长的赞誉,短暂交流之后,脚下不停继续前行。

    “獠,干得好!”

    “獠大人是最棒的!”

    “獠大人好厉害!”

    “最喜欢獠大人了!”

    一路跟之前出声支援他的几个家族人员点头打过招呼,一切都在不言之中,脚步不停,犬冢獠最终来到了犬冢一族之前,顿时引得热情洋溢的欢呼中,聚集在人群前方的小萝卜头们一阵热烈的叫嚷,期间夹杂着几个明显激动的成年族人的赞誉。

    “小南音今天真漂亮,跟千葵姐姐一样呀。还有近藤也是,帅气!”

    跟族人打过招呼,犬冢獠蹲下身来,一把抱过了激动的小南音,开始跟孩子们亲密互动起来。

    这群小家伙可是之前最先出声,也是最彻底的给予他支持的呢,就是应该好好表扬一下。

    至于观礼的礼节,就让他见鬼去吧!

    相信大功在身,三代目及一众高层们不会太过追究他这一点点得志猖狂的。

    “獠大人超厉害!”

    “獠大人超棒的,我以后也要像獠大人一样!”

    “就是就是,我也要一样!”

    “所以大家都要好好努力呀,这样以后才能像我一样,万众瞩目中接受火影大人的嘉奖噢。”

    在犬冢獠与犬冢一族的孩子们和乐融融的互动之中,表彰大会按部就班,有条不紊的进行并直至结束。

    从朝日初升到午时正浓,大会在热切的期盼中展开,在热烈的欢呼中结束。

    劳苦功高的战斗人员得到了嘉奖,一众高层确认了他们的领导地位,三代目彰显了自己的存在感,参与其中的木叶人员们,也因为这场表彰胜利的大会再度凝聚了信心。

    除了中间有一场不那么愉快的插曲,一切都和谐有爱又热情洋溢,保家卫国,奋斗在前线,舍生忘死,百战余生的人得到了嘉奖。

    坐镇中枢,临危不乱,指挥有度的高层们体现了自己的价值,彰显了自己的存在。

    参与期间的人们得到了抚慰,见证了胜利,肯定了以三代为首的木叶领导班子的功绩,也加强了心里建设,深化了继续战斗并取得最终胜利的底气。

    这是一场虽不完美,却胜利的,你我大家都满意的大会。

    嗯,当然了,团藏萨玛得除外,这一场你好我好大家好的胜利大会,只有他亏了个底掉,能开心起来不是疯了,就是见鬼了。

    无视团藏最后离场时那深深的一抹森冷注视,送走了热情难却,有些吃不消的孩子们跟族人一起回去,犬冢獠挣脱了犬冢毅拉扯剧烈的庆祝邀请,独自穿过人群,远远的跟上了也离开了高层队伍的蛇叔。

    刚才在台上,师徒两个不约而同却配合默契,现在阳光正暖,正是一天最好的时候,他想去跟自己的老师好好聊聊。

    想来,蛇叔一定也是这么想的,不然又何必孤身一人离开呢。

    三代跟一众高层明显是要开个小会的架势,就算为了避嫌团藏,蛇叔也没必要现在就抽身离开。

    风一直在吹,穿过了木板夹道的街,吹起了路上散落,被人流远去踩碎的黄叶。

    没有了汇聚的人群加持,风声就进入了耳朵,尽管正是一日阳光正好的时刻,也不禁感受到了丝丝风的凉意。

    看了一眼清空远方堆积的云翳,感觉今年的木叶说不定也会下上一场大雪,犬冢獠带着淡淡的笑意,转过了几个街角之后,来到了蛇叔家门前。

    这是一处位于火影岩侧后地区,有些偏僻的房子。

    平凡的见不到什么值得人在意的地方,如果不是看到蛇叔开门进去,而且还给他留了门,恐怕亲自去打听一番,也不一定能够知道,这里就是三忍之一,威名卓著的蛇叔居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